【洛提】长梦 07

07.誓约

 

清晨,提耶利亚坐在餐桌前愉悦地享用着早餐。那场雨之后已经过了几天,他和尼尔解开彼此的误会后,相处模式又恢复到往日的常态,甚至还要更亲密一些。


他们会一起步行去上学,过马路时尼尔会悄悄牵起他的手,之后就不再放开;放学后,无论两个人社团活动到多晚,先结束的那一个都会耐心等待。四处无人的时候,他们会接吻,尼尔会温柔地抱住他。他喜欢尼尔的拥抱,也喜欢尼尔的吻。


想到这,正在吃三明治的提耶利亚红了脸颊,不经意间微扬起嘴角。


“最近我们提耶利亚看上去总是那么开心,是不是有什么好事情呀?”再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细心的狄兰迪夫人,她学着小孩的语气问道。说是问,也不过是随口一句打趣的话,看见提耶利亚开心她自然也感到开心,至于是什么原因,出于对孩子的尊重她也没有觉得一定要得到回答。


“伯母,这个问题我思考了许多天。”提耶利亚的反应令人有些意外,只见他放下手中的三明治坐直身体。“亲吻和拥抱的话,如果不是出于礼节性,那么是不是就意味着‘喜欢’对方?”


此话一出,坐在提耶利亚对面正在喝麦片的尼尔突然被呛了一口咳个不停。坐在他旁边的艾米见状凑过来帮他顺背,“老哥这是怎么……”话还没问完她就似想到了什么,抬起头看向自己的妈妈,母女两人快速交换了一下眼神。气氛变得奇怪起来,空气就像凝固了似的。连平时习惯于读晨报的狄兰迪先生都放下了报纸。


半响,狄兰迪夫人打破了沉默。


“哎呀,原来我们提耶利亚是有心事啦。”她站起身走到提耶利亚身边有些激动地搂住他,“怎么样,我是不是要如愿以偿地听到提耶利亚改口喊‘妈妈’了?”她凑近提耶利亚耳边,意味深长地看了尼尔一眼,自己坐在对面的儿子立刻红了脸。艾米也调皮地喊起提耶利亚“大嫂”来。狄兰迪先生没有表明自己立场,只是点了点头后又拿起了手中的报纸,临出门时和平时一样摸摸提耶利亚的头嘱咐他在学校也要注意劳逸结合。


虽然没太听懂狄兰迪夫人和艾米的意思,但是提耶利亚其实打心眼里早就想喊狄兰迪夫妇“爸爸、妈妈”只是这么多年已经喊习惯了“伯父、伯母”便一直不好意思改口。他喜欢这个家,喜欢这家人,喜欢家中轻松快乐的气氛。如果可以,他想一辈子留在这里。


只是,他的一辈子太长,而人类又太过脆弱。


狄兰迪夫人最终没能等到听见提耶利亚喊她一声“妈妈”。


十二月的天空飘着细雪,狄兰迪一家驱车出行时遇上了车祸,驾驶大型货车的肇事司机是严重的抑郁症患者,当时正好发病导致无法正常驾驶,事出之后因为头部重伤当场毙命。


提耶利亚在医院的病床上睁开眼。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医院,视野里模模糊糊的,能看到的只有一片素白。似曾相识的恐惧感爬上心头,记不清曾经在哪里也看到过这样的素白,令人害怕的白色。他猛地转过头,动作太剧烈导致自己头晕得厉害,但他看见尼尔坐在自己身边,模糊中看不清脸上的表情。是梦吗。他从被子里抽出手伸向那团虚幻。凉凉的空气中一双温暖的大手将他握紧,安下心后他敌不过困倦沉沉地睡去。


再醒来时已经是傍晚。透过窗子,可以看到天边残阳,不祥的红色。他想起来之前发生的事故。尽管头疼得厉害,他还是挣扎着坐起来,尼尔看见了扶住他歪向一边的身体,劝他不要勉强。


“饿了吗?”为了让他靠得舒服些,尼尔在他身后垫好枕头后平静地问。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个,旁边的床位是空的。他安静地注视着尼尔,犹豫着如何开口询问当时同样在车上的狄兰迪夫妇和艾米。从尼尔的表情中看不出悲伤,提耶利亚在心里劝自己往好处想,说不定自己是伤得最重的,说不定一会儿就能看见他们从病房外进来看望自己。只是,即便尼尔平时就是个稳重的人,今天他眼中的平静也异常得令人有种窒息的感觉。再三纠结之后,他还是在尼尔将要出去买便当时捉住了他的衣袖问出口。


“那个……伯父伯母……还有艾米……他们还好吗?”提耶利亚害怕听到坏消息,委婉地选着措辞。


尼尔停下脚步,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后,坐回床边的椅子上。“提耶利亚你头部受了伤情绪不能有太大的波动,我说了之后你不要太难过……”尼尔顿了顿,“爸、妈和艾米……没能抢救过来……去世了……”


那是提耶利亚第一次触碰到死亡,咫尺之遥。他在这个世界拥有的第一份幸福死掉了,他自己却活了下来。像是被抽去灵魂一样,他茫然地望着对面的白墙,泪水簌簌地落下来。


尼尔递过一张纸巾,告诉他要顾及身体好好养伤。依旧是那样平静,平静得好像死去的是别人的家人一样,令提耶利亚无法忍受。


“喂!你倒是说句话啊!”提耶利亚挣扎着起来怒不可遏地抓住尼尔的领口,“最难过的不应该是你吗?为什么你还能这么平静!”


“知道爸妈他们一下子离开了,提耶利亚一定在害怕吧。”尼尔轻轻拿掉提耶利亚揪住自己领子的手,“如果连我也哭闹的话,提耶利亚会更害怕吧,一会儿莱尔来了也是。但爸妈一定不希望看到这样,所以我不能让他们走了还为活着的我们操心。”


一时间,提耶利亚哑口无言。他突然意识到从出事到现在尼尔作为家属、作为长子一定一直都在医院里忙着各种事项,一定在忙碌中还要强忍着内心的痛苦和悲伤不能宣泄出来。他自己其实也一定怕得要命吧,但这个温柔的人怕弟弟和他看见自己哭觉得更害怕所以默默忍在心里。他一直、一直都在默默地自己扛着,不肯向他人求援。


“尼尔……”看着这样的他,提耶利亚想说些安慰的话,却在张了张嘴之后又觉得多说无益,只能轻声呼唤着他的名字。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能不能抱抱你……”


提耶利亚看到尼尔眼神中平静地背后是难言的疲惫,他点了点头后张开了手臂。但尼尔没有过来拥抱他,而是像个孩子一样将脸埋进他怀里,身体不住地颤抖起来。他就这样静静地坐在床边,学着狄兰迪夫人曾经对他那样,温柔地抚摸着尼尔的头发。他觉得尼尔要是索性能哭一场就好了,把内心的悲伤都向他宣泄出来就好了,无需逞强,谁也不会知晓。但是最终尼尔也没留一滴眼泪,离开他怀抱时又恢复了一脸平静的表情。


夜晚,即便不情愿,提耶利亚在梦中又一次回到了现场。当时狄兰迪夫人和艾米坐在后座,狄兰迪先生驾车,自己坐在旁边的副驾驶上,而那辆大型货车恰好是从正对着副驾驶的方向撞过来的。真讽刺,最后活下来的也是自己。他想起来了,车撞过来的那一刹那,是狄兰迪先生解开自己的安全带扑过来用身体护住了他。“我爱你,提耶利亚。如果能活下来的话,请你好好照顾尼尔。”他也想起来,失去意识之前曾听见狄兰迪先生这样说。


视野被一片光照亮,遥远的另一端站着狄兰迪夫妇和艾米,衣着还是和那天他们出门时一样,艾米手里拿着蜡烛。哦,对了,那天他们是一起去为自己挑选生日蛋糕。提耶利亚本来是没有生日的,但在他来到狄兰迪家那一年的十二月九号,一家人围在桌边品尝狄兰迪先生下班后捎回来的蛋糕时,他第一次在全家人都在场时开口说了话。那时大家都说很好吃时,他也跟着点头说了好吃。后来狄兰迪夫人就决定在每年的这一天为他庆祝生日。她曾向他解释说为他人庆祝生日是为了庆祝并感谢这个人来到世界上,尽管不知道提耶利亚究竟是在那一天来到这个世界,但他们仍旧感谢他来了,并且来到狄兰迪家。所以一定要每年庆祝一次。在那之后,每一年的十二月九号狄兰迪先生都会驱车带他去那家蛋糕店挑选生日蛋糕。但其实,当年提耶利亚还有后半句碍于生疏没有说出口,原本想说的是“蛋糕很好吃,但没有伯母您做得好。”


提耶利亚想,车祸一定是场梦吧,一定是在责备他的不直率。他拼命地向他们跑过去,但狄兰迪夫妇和艾米的手势仿佛是在和他告别。


“不要跟来了,提耶利亚!你还有你的生活。”他听见狄兰迪先生这样说。


“孩子,能做你的家人我们非常幸福,愿你以后一切都好。”狄兰迪夫人依旧温柔和蔼。


“最喜欢提耶了!生日快乐哦!”艾米挥着手里的蜡烛含着自己小时候给他起昵称。


我也是啊,在这个家度过的每一天都那么幸福,我多想和你们继续生活在一起……


提耶利亚拼命地奔跑,可他们却越来越远;他想大声呼唤,但喉咙却发不出声。最终他们消失在白光之中,而他在一片黑暗中醒来,认清这不是梦,而是现实。他知道如果在梦里能出声的话他想喊的是什么,可是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月光从帘缝中倾泻进来,看上去是那么寂寥。


提耶利亚的身体恢复得很快,两天之后就可以下地了,令其本人也感到惊讶,以前有个小磕小碰,提耶利亚恢复的速度也快于他人,他便没有放在心上。为了帮尼尔减轻一些负担,他提出由自己帮忙去户籍管理处办理死亡证明。


业务台前工作人员一身黑色的工作服浆得笔挺,听提耶利亚说明来意后接过了他手中医院开的证明和户籍簿,略带惋惜的摇了摇头。很快,证明文件就从打印机里打印出来,带着油墨味的纸张还是温的。工作人员将户籍簿上属于狄兰迪夫妇还有艾米的页数撕下来,放进了碎纸机。碎纸机工作的声音在提耶利亚听来格外地刺耳,心里疼得要命,但面对着现实他无处可逃。当户籍簿被交还到他手中时,即使变化细微,他还是意识到那上面已经少了三页。以前从来都没有翻开过这个册子的他下意识翻开去寻找自己那一页,看到后他不由得痛苦地捂住嘴。自己那一页名字出赫然写着“提耶利亚·狄兰迪”,姓氏处不是“厄德”而是“狄兰迪”。是狄兰迪夫人的字体,温婉又不失力度。这件事他从来未被告知,去上学也好向他人介绍自己也好,他都用的是“厄德”这个姓氏。他明白,狄兰迪一家早就将自己视为血脉相连的家人,只是和称谓一样,不愿意过多勉强他,所以才没有告诉他。


“爸……妈……”提耶利亚跪坐在地上,将那册子抱在心口,不停地重复着他一直不好意思喊出口的称谓。


可惜故去的人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剩下的联系也只有户籍簿留下的、写有他姓名的寥寥几笔。直到他们离开后,提耶利亚才理解家人的含义有那么深,并不只是生活中的陪伴,还有终其一生、至死不休的牵挂。只是,学会这个词的含义,他付出了太过沉重的代价。


葬礼举行得还算顺利,邀请的人不多,只有几家亲戚,因为平时来往较少,好多人提耶利亚都不认识,应付起来有些困难。莱尔在葬礼结束后帮着收拾干净场地后就匆匆返回了学校。大家都处在悲伤之中,也能互相理解便没有挽留他。有亲戚提议尼尔来他们家寄住,但不能带上提耶利亚。因为他们觉得提耶利亚的红眼睛很吓人,将其视为不祥。尼尔将提耶利亚护在身后,干脆地拒绝了亲戚们的提议。“他是我的家人,如果不能和他在一起,我哪也不会去。”他斩钉截铁地说完,就拉着提耶利亚往狄兰迪家的住宅走。外面下着大雨,冬雨裹着冰渣打在身上冷的刺骨。尼尔像一个断了线的木偶一样,步子拖沓而不协调。提耶利亚知道,这几天下来尼尔已经是疲惫不堪。他抽出手从背包里面取出伞撑开,快跑几步赶上木讷地向前走着的尼尔,牵起他的手,高举着伞。


“嗯……谢谢你刚才维护了我……愿意为了我放弃去亲戚家寄宿……”提耶利亚觉得无论如何都应该向尼尔道句谢。手指被不像平时那么温暖的手回握住,他看见尼尔停下了脚步。握住他的手力道有些大,甚至有些霸道,弄疼了他。


“不用客气……”尼尔回答的有些呆滞,转过头面对着他的脸上挂着两个睡眠不足导致的黑眼圈。半响,他才又开了口:


“我啊……就只剩下提耶利亚你了……就只剩下你了啊……莱尔在外面上学,连你都不在了的话……我就连家都没有了……”


尼尔将他抵在住户的外围墙上,紧紧抱住他,力气大得好像在害怕一松手他就会不见了似的。慌乱中,提耶利亚手中的伞掉落在地上也顾不得去捡,他伸出手顺着尼尔的背安抚他。雨水顷刻淋湿了两人,大雨中剩下的就只有彼此的温度。尼尔抬起头时,提耶利亚才发现他布满血丝的眼睛变得通红,他伸出手帮他擦掉脸上的雨水时,触摸到了他温热的眼泪。这个总是独自咬牙抗下一切的人,在向他示弱。提耶利亚是希望尼尔能向自己倾诉感情的,但当真的看到他的眼泪时,心就像被硬生生捶了一拳那样疼得要命。他亲吻尼尔的额头还有眼睛,然后他们唇齿相依。他搂住尼尔的脖子发誓绝不会离开他。


因为喜欢吗?还是因为家人间的感情?他弄不明白。但他知道,尼尔需要他,仅仅是被需要,就足以将他留在尼尔身边。


TBC


瑞希碎碎念:


非常抱歉这一章发了便当QAQ

其实写狄兰迪家和提子的笔墨比写洛提笔墨都多,这么些天写下来对他们也有了感情,发他们便当真的挺舍不得的,但为了后面的剧情……只能忍痛割爱了orz

然后说起来蛮丢人的,在图书馆写的时候就眼睛酸酸的,后来写完自己坐那看了一遍很失态地看哭了,我对面还坐着两个人真是尴尬得要命(瘫)


评论(6)
热度(17)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