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见~

经过漫——长——的时间《长梦》终于余量所剩无几啦,决定最后的两本附赠一点小物给大家。前几天整理东西找打了最初预售时附赠卡片的橡皮章,由于后来不知道放到哪里去了,所以只有去年预售的本子有附赠。找到它真是太好啦,是我当时的室友刻给我的。当时虽然算不上特典,但是拯救了本子形单影只套在套子里的模样,对于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小物,也是非常珍贵的回忆。所以最后想走一波情怀寻一寻它最开始的模样,想和带走最后一本的你分享它的全部。


快来带它回家吧~只有这几本了哦~

链接:《长梦》

刊物信息:戳我


有幸完售再来写一下感想吧,时间跨度真的太长啦——

月初入手的小可爱也有塞明信片和卡片...

【问卷】写手20题

 @anko 我来交卷啦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它的由来)

瑞希

觉得它长得漂亮,发音好听,还有汉字,日汉两用非常方便就一直沿用下来了。如果有看过我三个字的笔名,那个是以前发文时为了便于区分,“是这个瑞希啦”。

02.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从事写作”是个好大的词啊……

初中时开始写同人,因为一篇很好看的文没有结局,觉得我可以讲这个故事,就写了后续,后来就去自己写一个完整的故事了。之后就喜欢什么就写几笔什么,陆陆续续一直写写。再后来就是刚上大学时萌洛提,第一次参本把...

提耶利亚再一次,梦见了那个人离去的模样。

手臂在身体剧烈地颤抖中打在床头柜上,他吃痛惊醒,猛坐起来,汗水浸湿了衣裳。他张了张嘴,仰着头,枯坐在黑夜中。夜安静极了。

而后,他听见了踢踢踏踏的脚步声。房间的门开了,灯光照进来,随后是和自己同样身材的雷杰尼。逆着光,面向他。

“睡不着吗?来,来这里。”

“没事,不过是做了梦。”

他嘴上逞强,还是推开被子寻着光走过去。雷杰尼牵住他,同样是没什么温度的手叠在一起竟有些温暖。他就这么跟着雷杰尼,去他的房间。

雷杰尼的屋子里只开了一盏暖色的床头灯,一本书背扣在枕头上,显然刚刚被翻阅过。温馨,安逸,是适合静下心入睡的地方。雷杰尼蹬掉拖鞋跳上床,掀开...

提耶利亚坐在树荫下,举着手中一小块草莓蛋糕慢慢品尝。阳光穿过树叶间隙,落在草地上、方格毯上,也落在尼尔棕色的头发上。尼尔悠闲地侧卧在毯子上,一手撑着脸颊,一手翻着摊平在地的小说。午后的阳光越来越暖,翻书的手变得漫不经心,看书的人开始哈欠连连,终于,连眼神都开始不对了。提耶利亚注意到时,之见尼尔伸了伸脖子,稳稳地躺在了他腿上。
“哎呀——晴天真好啊!”尼尔闭起眼睛笑道。
“这是你躺在我腿上的理由吗?尼尔.狄兰迪!”
“这个嘛……”
不知道是自觉理亏还是真的困了,后面的声音变成了小声的嗫嚅。
但是提耶利亚笑了。

码个段子给自己庆生开心一下。最近去英国“修身养性”去了(因为店铺关得都比较早白天忙完事情晚上屋...

哇啊啊谢谢安妮,我超喜欢的!!!阴雨连绵中提子温暖我心!!!呜呜呜太感动惹(ˊ˘ˋ*)♡
你这家伙不要总熬夜啦(抱紧)

P.S. 我突然想起来,英国现在还是11号,所以没有迟哦❤

兔A:

@瑞希 
对不起迟大了————————!!!画的还超随意的(。)
不过生日快乐!!!!♡(*´∀`*)人(*´∀`*)♡ 么么噠!⋯⋯⋯⋯

⋯在英国别冷着(?

【洛提】宇宙之花

*平行世界

宇宙之花

文/瑞希

离开地球前,尼尔·狄兰迪打算去花店买束花。

车站附近的花店没有繁多的种类,但他还是精心挑选了一番,付了钱,小心翼翼地接过花束,再匆忙赶去坐轨道列车。幸好,花不属于列车上的违禁物品。他坐到自己的位子上,把证件放回裤子的口袋。另一边装的是早上艾米匆匆塞给他的糖,细心如她,想到带几块糖说不定能打破见面时的尴尬。尼尔摸出一块,拆开糖纸放进自己嘴里,是艾米喜欢的水果口味。他看了眼糖纸,又看了眼手中抱着的花,觉得应该是做到有备无患了。不知道这大地上的生灵能在宇宙绽放多久,不会到是否会有宇宙之花。总之,尼尔·狄兰迪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去宇宙了。...

再捞一捞,顺求repo(´• ᵕ •`)【链接能打开就是还有余本哦,完售后会删掉这篇。

一个关于《长梦》的小壁橱:

2018–04–22

璟瑞希:

火速在围脖上挖了图(喂)来开《长梦》的通贩链接:戳我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2813900470
是17年的洛提文本个人志,收录了《长梦》全文(对它早就完结了而且不是只有十章!是十八章啊!)
五月下旬寄出!之后想去做新刊了,这一版完售后就不会再刷啦。请带它回家吧❤
以上。
感谢支持~ 


【洛提】Deep Soul

Deep Soul


他从太空返回地球。踏上地面的第一秒感受到的是真实,而不是重力束缚感。他甚至用力地踏了踏地面,每一个脚印都有大地承载。回来了,他心想。像个人类一样。


他搭上回家的车,天已经很晚了。末班公交上没有几个人,但司机仍热情地招呼他快点上来。他挑靠窗的位置坐下,搓了搓冻红的双手后插进针织衫口袋。车窗上雨迹斑驳,时不时夹杂了雪花。三月,冷空气,雨夹雪,都柏林。这些年天气越来越反常了。他像在此居住多年的人一样,和公交司机轻车熟路地交谈。


靠近脚下的暖气起了作用,他觉得腿部也暖和些了。可是车就要到站了,他有些舍不得暖气,又远远地盼着早点进站。要是有人等他就好了。他没带伞,也...

捞一捞,顺求repo(´• ᵕ •`)

一个关于《长梦》的小壁橱:

2018–04–22

璟瑞希:

火速在围脖上挖了图(喂)来开《长梦》的通贩链接:戳我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2813900470
是17年的洛提文本个人志,收录了《长梦》全文(对它早就完结了而且不是只有十章!是十八章啊!)
五月下旬寄出!之后想去做新刊了,这一版完售后就不会再刷啦。请带它回家吧❤
以上。
感谢支持~ 

火速在围脖上挖了图(喂)来开《长梦》的通贩链接:戳我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2813900470
是17年的洛提文本个人志,收录了《长梦》全文(对它早就完结了而且不是只有十章!是十八章啊!)
五月下旬寄出!之后想去做新刊了,这一版完售后就不会再刷啦。请带它回家吧❤
以上。
感谢支持~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