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希

一只大可爱~PICK ME&点赞,评论,留言~谢谢!

【同人】The Past(CP:洛提 写手精分试炼七题之2)

#写手精分试炼七题2:用告白成功梗写一篇虐文。

*这一篇是架空的


The Past

 

文/璟瑞希

 

  ——那是我的过去,是我至今不愿放手的过去。


 

   舰桥上,男人独自眺望浩瀚的宇宙,舷窗上的影子已经有了岁月的沧桑。他从上衣口袋中取出一张照片。照片经过时光的冲刷已经有些褪色,边角的地方还有轻微的磨损,可见其主人经常拿出来端详。因为贴着心口放置,照片染上了暖暖的温度,但拿在手中却使男人记起定格其上的人,指尖的微凉。他阖上眼,任凭记忆回溯到那遥远的一天。

  

   那时,独自站在舰桥上远望的,不是自己,而是一位单薄的紫发少年。许多次……许多次……男人都站在不远处端详那个背影。他知道,如果没有人去打扰的话,少年会在窗前望上很久很久。而这一次——即使只用一只眼睛——透过舷窗上的投影,男人还是看到少年眼中晶莹的泪。那颗噙在少年精致眼眸中的泪珠,驱使着他打破这种宁静,走向前去。

  “你说,那颗星,离我们有多远?”蠢到极致的开场白,令男人在心中有些后悔。

  “在我们看到它的光芒时,那颗星就早已凋亡了,因此讨论它的远近是毫无意义的,洛克昂·斯特拉……唔……”少年严肃地回答着,刚想向对方投去傲慢的目光,就在回头之际,被悄然凑近的男人封住双唇。

  “拍下来了、拍下来了!”橘色的AI不知从哪里蹦跶出来,一闪一闪的小眼睛透着一股八卦的味道。

  “何等失态!”少年推开男人的脸,偏过头,紫发恰到好处的藏起他微红的耳根。而随后他向男人那边挪了两步,轻声补了一句,“拍的话,至少也要拍一张正经一点的。”

  “再一张、再一张!”AI有时就是比人类反应快,正当男人反省着自己是不是过分了的时候,就已经捕捉到了少年的想法,蹦跶的更加欢腾起来。

  “呐,我说,即使是要拍张正经点的,你这表情也太僵硬了吧,这又不是拍证件照。”

    见少年仍站得笔直,不去理会自己,男人便悄悄伸出手,从身后握住少年微凉的指尖。他凑近少年耳边说出自己的愿望,可惜出口的言语被不合时宜想起的警报声悉数淹没。大概是觉得拂过耳边的热气有些痒,少年缩了缩身子,仰起头看了男人一眼。而这一瞬间被永久的定格在照片上。少年没说什么,只是抽回手,快速向指令地点走去。

   Hope you to be my sweetheart.

  看着少年的背影,男人觉得有些遗憾,又安慰着自己来日方长。

 

  可惜那时,男人并不只有这一个愿望。刻在他灵魂最深处的愿望,名为“复仇”,无时无刻不如枷锁一般束缚着他。

 

  回忆也好,现实也罢,时间都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现在终究会沦为过去,抓不住,留不下。

   再见时,是单薄的少年驾着他笨重的机甲,挡在执意复仇的男人身前。火光顷刻间便燃亮了那片宇宙,也凉了男人的心。少年的机甲只剩下一个残破的驾驶舱,冒着黑烟从他身边飘过。男人找到特定的点位用尽力气将舱门撬开,那是只有驾驶员才知道的从机甲外面快速打开舱门的办法,为的就是在紧急的情况下营救自己的同伴。舱门打开的那一刻,里面的惨象令男人不忍直视;少年的头盔炸裂了大半,爆炸的碎片深深地嵌进身体——心脏的位置,殷红的鲜血无状地漂浮在狭小的驾驶舱内,酒红色的眸子了无生气。为了避免驾驶舱二次爆炸,男人把驾驶员随身携带的微型供氧装置给少年带上,将他抱出舱外。

“再坚持一下,一会儿后方救援就到了。”

  男人对少年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这句话,却忘了真空的宇宙环境下,他的声音怎么无法传达。少年的目光缓缓地聚焦在他脸上,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欣慰。那样的眼神如一把利刃深深地割痛了男人的心。而后,少年的表情变得焦急而痛苦,他翕动的唇费力的说着什么,即使知道对方听不见也要拼命地说出来。但是男人看懂了。

“求……你……替我……改变世……界。”

  男人甚至能在脑海中联想到少年说这句话时的语气语调,定是充满了哀求,求他好好地活着。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实现这个约定。真是狡猾。为了救一个早就置生度外一心为了复仇的家伙,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只为了与之许下一个沉甸甸的约定,让他好好地活下去。

  似是用尽了所有力气,少年说完这句话后再无动作,只是静静地凝视着男人。微型供氧装置上显示着氧气的含量越来越少,此刻,每一秒的等待都显得格外漫长。

  突然,少年的眼中泛起光泽。摘下供氧装置,他已经说不出来话了,只能缓缓地拉过男人的手,一笔一划地认真写在他手心。写完后,他将供氧装置放在男人手心,弯起眼睛笑着,幸福得像个新娘。

  之后,少年放开了男人的手,安静地阖上眼。

 

  最后的最后,少年也在为男人着想,为了给他省下一点点氧气。而男人在驾驶服内氧气用尽后,靠着这一点残存的氧气等到了母舰的救援。

 

  当被告知“我们近期不会返回地球”时,男人就明白组织最终为少年安排了宇宙葬。他望着怀中安然沉睡的少年,这个教会自己惜命的人,终将被孤零零地留在宇宙之中。而他们将再无相见之日。

  那么至少、至少再一次,让我紧紧地拥抱你,在那之后,我便能答应你坚定地活下去。

  即使心被悲伤与自责填满,男人还是流不出一滴眼泪,他将少年送出舰外,一点一点地松开手,看着他的身体缓缓离去。

  抱歉,要留你一个人在这儿了。

  男人登上母舰,站在舰桥上透过两人曾一起看星的舷窗,望着少年离自己越来越远,直到再也看不见。

 

  少年的遗物非常好整理,只有几套便装和一些生活用品。在叠那件粉色的针织衫时,男人在右边的口袋中发现了两人合影的照片,边角已经有些磨损了,显然是经常被拿出来看。

“提耶利亚喜欢、提耶利亚喜欢!”身边的AI不再蹦跶,只是扇了扇耳朵,吐露了实情。显然少年曾向它拷贝了数据并打印了这张照片。

  他突然想起来少年在自己手上写下的话语,拿过笔摸索着记忆写在照片背面的空白上记下来。

  Y·E·S·I·D·O.

“Yes,I do.”

  啊,原来他听见了。

 男人记起自己曾经算不上正式的告白,而对那告白,少年给了最正式的答复。

  视线瞬间被泪水所模糊。

 

  Hope you to be my sweetheart.

  Yes,I do.

 

  托勒密上每一位老成员都记得,收拾少年遗物的那一天,一向稳重的男人,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响彻每一个房间。

 

  后来男人不再执着于过去,不再随便放弃自己的生命。因为他知道那样只会让现在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们痛苦,甚至受到伤害。

  而教会他这些的人,业已成为过去。

 

  有时,会有后辈在男人独自端详那张照片时,耐不住好奇心问起照片上的人,他也只是淡然道来。


 “那是我的过去,是我至今不愿放手的过去。那段过去,名为‘提耶利亚’。”

 

 

Fin



lo主有话说:

  这篇里面就是逆过来写“失去了提子孤零零活着的洛叔”,灵感其实来源于lo主一个拯救世界的中二梦,梦里lo主作为幸存的战士从外太空而归(什么鬼?!)那个梦还自带旁白的,介绍了每一个牺牲者是怎么牺牲的。后来就听那旁白说“那个男人抱着他死去的爱人久久不愿放手”超有画面感,后来那个男人松开手他的爱人就缓缓飘走了QAQ无奈文力太差写的时候没写出来那种感觉...但是自己非常喜欢提子答Yes,I do.的那里。其实到洛叔的那个Hope是不能这样答的,甚至都不算是需要作答的问句,但是提子让然回答的很正式。(嘤嘤嘤)

  其实对于洛叔吧,我一直都不太能接受他最后一定要在状态很差的状态下报仇,虽然很壮烈,但是显然他没有考虑到他的死亡会给现在陪在他身边的人们带来多大的痛苦,想想就觉得可怜,也很心塞啊。

  值得一提的是,官方小说里提到了提子被李疯子杀掉的那个肉体,最后就是宇宙葬的,当时读到那真的是泪目嗷。

  清明小假连投两篇玻璃渣感觉我是应该检讨一下了......(精分里面的题好像真的都甜不起来TAT)

  假期之后就要更努力的准备一些考试了,希望能顺利通过。

  最后,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

修改版请戳这里

  

评论(7)
热度(10)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