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提】长梦 18

18.长梦


“至此,研究人员已经通过技术操作,为你模拟了后续全部的梦境。现在可以了吗,碱基序列模式0988型实验体,提耶利亚·厄德?删掉你上次任务的记忆,去下一个指定地点执行新的信息采集任务。”

耳边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该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地陈述了真相。

他猛地睁开双眼,视野里漆黑一片,似乎是戴在头上的仪器遮住了眼睛。

没有噩梦惊醒后的释然,有的,只是浓浓的遗憾。他知道自己永远也逃不掉既定的命运了,而他想见的人,被留在梦里,留在过去,再也见不到了。

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打了个手势,示意可以了。

视野渐渐变得亮起来,开始闪过一帧又一帧的画面——都是他从前的记忆...

【洛提】长梦 17

17.远声


亲爱的尼尔,你在天堂过得还好吗?

虽然明知无法得到回答,但我还是忍不住想知道。

然后,你会反问我吧。

“我很好,请不用担心。”我想我一定会这样回答。

我学会了做你最拿手的抹茶蛋糕,已经可以做得和你一样好了,味道应该也是一样的。不过,这还是要归功于你一直不肯给我看的配料表。我还是看到了哦,花了很长时间才在家中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找到,又花了很长时间才鼓起勇气,坐下来认认真真地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现在,我可以说你是个狡猾的家伙了。哪有人会以对白的形式来记配料表呢?上面写满了我说过的话,看过之后,我也不想再拿给别人看了。原来,自己之所以会觉得你亲手做的蛋糕每次都那么好吃,是因为...

【洛提】长梦 16

16.决意


“嗯……”雷杰尼意味深长地感叹了一声,“所以说我肯定是见不到那个人喽,尼尔……狄兰迪?是这个名字没错吧?唉,我还想看看他是不是个大帅哥呢。真是太可惜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换上了一副夸张的表情,眼神中满是玩味。

“请你不要拿他取乐。”躺在病床上的提耶利亚,脸上有了愠色。他原本正偏头看着雷杰尼,现在干脆躺平面向天花板,不打算再理会对方。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不甘心的感觉。过了一会儿,他还是开了口:“如果你一定要见一见他的话,我有照片。”说着,他把手伸进靠近左胸口的上衣口袋里,摸索着寻找一张老照片。但是,无论怎样寻找,上衣口袋里面都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惊讶之余,他瞥见了左手天...

【洛提】长梦 15

15.永夜


那是一个很长、很长的夜晚。长到,可以诉尽永世离别。

提耶利亚安静地坐在病床边,一动不动,生怕吵醒了躺在病床上的人。他睁着干涩的双眼,望向窗外的残月。月光从没有拉上帘子的窗户外照进来,拼命地给这间屋子带来一些光亮,可它照在病人好看的脸上时,却只能衬得那面容更加苍白。像护短似的,提耶利亚讨厌起那弯月亮,索性转过头不再去看。有虫声从窗外传来,和着生命体征监护仪一下又一下的响声,渗进心里后是钻心的疼痛。他想抬手用力地堵住耳朵,但是右手被病人的左手握在掌心里,动弹不得。不,应该说他舍不得吵醒病床上的人。也舍不得,放开手。

尼尔。

躺在病床上的,是提耶利亚最重要的人。

他睁着眼睛...

【洛提】长梦 14

14.愿望


“然后呢?”

“然后啊……”提耶利亚看了眼面前店铺的招牌,又侧目看了眼站在自己身旁的人,“先进去坐坐吧,让你尝一尝他的手艺。”说着,他推开了招牌上写着“N&T”的那家店铺的门。

“尼尔,我回来了。”

也许是因为时间还早,店里一个客人也没有。阳光从窗外透进来,把窗边红棕色的方桌照得发亮。偶尔有风吹过,挂在墙上的风铃便会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绕到柜台后面,煮上一壶水。柜台右侧的杯子形状各不相同,在银色的架子上摆得整齐。以前和尼尔一起外出时,如果看到了有眼缘的咖啡杯,他们总会带一个回来。这样既避免了店内餐具过于统一的枯燥,又添加了一切趣味与回忆。水开了,他捻好红茶叶后...

【洛提】长梦 13

13.未言


窗外的树影摇摇晃晃,与阳光结伴,溜进二楼的窗,在木质地板上不断变换着图案。

提耶利亚从被窝里钻出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睡眼惺忪地望向墙上的挂钟,已经是十一点整了。今天是休息日,尼尔之前说要去进一款新的奶油,大概一大早就出门了。他盯着尼尔那一侧空出来的半张床想了想,索性钻回被窝里,暗搓搓地从被子下翻了个身后冒出头,完美地躺在了属于尼尔的枕头上。他像耍了小聪明怕被发现的孩子一样,一双酒红色的眸子左看看、右看看,确定只有自己一个人后,将被子拉得高高的,盖过鼻子,只留眼睛露在外面。淡淡的青草香将他包裹,就像爱人的怀抱。

人们常说“春困秋乏”。提耶利亚觉得先不说秋乏,单就春困这一点...

【洛提】长梦 12

12.钟声


他听见钟声响了。

窗外有鸟儿鸣叫,婉转的声音暗示着破晓,或是一日之始,或是梦境终了。

“醒了吗,提耶利亚?”

尼尔坐在他床边,一身轻便的休闲服给人清爽的感觉。提耶利亚努力地回想着自己在什么地方,但是头昏昏沉沉的,无法帮助他思考。他将视线投向远方,半开的窗外是远山的倩影,翠绿覆于其上,赏心悦目。风从窗外吹进,携来清新的空气,他深吸一口,肺底一片清凉。

啊……是布莱德湖。

他和尼尔约好了要一起去布莱德湖度蜜月。

“身体不要紧吧?”尼尔伸手探了下他额头的温度,“糟了,有些烫,大概是发低烧了吧。”

“原来是低烧啊……难怪觉得身上酸酸的,没什么力气。”喉咙里发出的声音有些...

【洛提】长梦 11

11.浅语


如果可以的话……想再见他们一面……见他们每一个人……

像是发自心底的声音,在梦的深处回荡。那声音的主人是谁?为什么要不断重复这句话?

提耶利亚坐在镜子前发呆,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声音令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但爱抚着他侧脸的阳光确实是暖的,至少可以证明这不是他的梦。

也许是在深夜剧里听到的,偶然想起来了吧。他这样宽慰自己。

“我说前辈,这么高兴的日子你倒是笑一笑啊!一脸严肃的话,米蕾娜帮你化妆都觉得吃力了呢。”

视线被面前的年轻女子挡住,高中之后就没再见过的米蕾娜出落得亭亭玉立。一收到请柬,这个活泼开朗的姑娘就立刻发来邮件祝贺并表示自己一定会去,还说要把提耶利亚打扮成最美的...

【洛提】长梦 10

10.戒指


“毕业之后一起开一家蛋糕店怎么样,提耶利亚?”

尼尔在卧室狭窄的床上翻过身,将他搂进怀里。体温沿着皮肤传递过来,温暖又舒适,令最近忙毕业设计的疲惫感都消散了许多,提耶利亚索性又往尼尔怀里蹭了蹭。

很难想象两个工学部出身的人去经营一家蛋糕店会是什么样,但在大学期间已经体验过了各种工作的提耶利亚觉得去试一试也未尝不可。最重要的是,他知道尼尔喜欢做蛋糕。虽然在烹饪方面并不擅长,但尼尔做蛋糕确实有一手。中学时尼尔就喜欢在狄兰迪夫人做蛋糕时帮着忙上忙下,假期时还会去附近的蛋糕店打工。提耶利亚甚至能在脑海里想象出尼尔头顶白色高帽在后厨忙碌着的样子。那样的帽子一定会压趴尼尔的卷发吧,想...

【洛提】长梦 09

09.恋人


“如果想念它的话,我们还能再回来看看吗?”

“嗯。”

他恋恋不舍地望了屋内一眼,屋子里一片漆黑,起居室的落地窗拉上了帘子。他轻声说了句再见,然后,转身关上了门。

离开家乡去都柏林的那晚,当问起以后还会不会回来时,提耶利亚从尼尔那里得到了一个不置可否的回答。他其实明白,因为要去都柏林上大学,他们大概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法回来了。只是当真的拉着行李箱站在门口,下一步就要离开时,留在这栋房子里的回忆便仿佛要出声似的挽留他,令他迟迟不愿离去。

就连在这里生活的,最后一年的记忆,也一样。

家人离去后,失去了经济支持的他们不得不依靠打工来维持生活并继续学业,日子变得艰辛起来,但谁都...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