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提】Deep Soul

Deep Soul


他从太空返回地球。踏上地面的第一秒感受到的是真实,而不是重力束缚感。他甚至用力地踏了踏地面,每一个脚印都有大地承载。回来了,他心想。像个人类一样。


他搭上回家的车,天已经很晚了。末班公交上没有几个人,但司机仍热情地招呼他快点上来。他挑靠窗的位置坐下,搓了搓冻红的双手后插进针织衫口袋。车窗上雨迹斑驳,时不时夹杂了雪花。三月,冷空气,雨夹雪,都柏林。这些年天气越来越反常了。他像在此居住多年的人一样,和公交司机轻车熟路地交谈。


靠近脚下的暖气起了作用,他觉得腿部也暖和些了。可是车就要到站了,他有些舍不得暖气,又远远地盼着早点进站。要是有人等他就好了。他没带伞,也没穿厚外衣,离家还有一段不算短的路。他像个普通人一样抱有期待。但他瞄了眼车上的电子钟,十点四十五了,车站就像他料想的一样,空无一人。也许是睡着了,也许在带艾米抽不开身。他想了几个合理的理由,裹紧针织衫继续往回走。反正回家也能见到。


雨夹雪已经完全变成大片的雪花了,他穿着单鞋,走得有点吃力。街道两旁的住户已经拉上了窗帘,只有路灯淡橙色的光陪着他冒雪往回走。冷风冲进鼻中,呛得他咳了几声,但他没有停下脚步,只顾着往前走。过了前面的转角,他就到家了。他希望家中能为他留一盏灯,果然如愿。走过转角,黑漆漆的街道上只有一户亮着灯火,那就是他的家。他迫不及待地掏出钥匙,用冻僵的手指夹住急着插进门锁里。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有些害怕,也许是因为夜深了,深夜总让人有恍惚的错觉。


亮着灯的起居室里空无一人,他愣了一下,随手带上了门。但是关门声响过后,一阵爪子和地面摩擦的声音轻快地传来。是他的金毛犬,白色的小狗摇头晃脑地奔过来,在他面前躺倒亮出肚子给他摸。他笑了,像许多回家看到爱犬的主人一样。


他换上居家服,熟练地把打湿的衣服丢进洗衣机开到自动挡。他小心翼翼地打开卧室的门,卧室的主灯亮着,但躺在床上的人已经蒙着被子睡着了,棕色的卷发露在外面,让他忍不住想凑上去摸一下。他打开壁灯,轻轻地关了主灯。床上的人动了动,给他腾出了很大一块地方。他觉得身体冷得发僵,赶忙蹬掉拖鞋蜷缩进被窝。背对着他的人慵懒地翻了个身,顺势自然地把他揽进怀里。


“回来了,提耶利亚。”耳边传来了尼尔带着睡意的低哑声音。


“嗯,我回来了。都睡着了怎么不关灯呢?”


“给你留着,我担心你摸黑进屋会摔倒。外面冷极了吧。”


“是啊,冷极了。”


“回来就没事了。睡吧,晚安,提耶利亚。”尼尔搂他更紧。


他将额头贴在尼尔胸口,眼眶有些发热。他听见尼尔的心跳声,他想再靠近一些。他冷极了,明明缩在被子里却怎么也暖和不上来。尼尔也许是睡熟了,渐渐地松开了他的身体。他想捉住尼尔的衣服,但僵住的手指却无法抓握。


他开始下陷、下陷,视线内的景物分崩瓦解,他发不出声音,他极速坠落。终于,他感受到了,尽管不愿意承认。


失重。


他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漂浮在VEDA空旷地空间里,身上的伤口疼得令他想缩起身子,但已经没有力气了。他愣愣地望着他真正的归处,眼眶发热的感觉还在,只剩下这种感觉了。


他爱人类,甚至羡慕人类,但他终究无法作为人类体味人世百态。


泪水在失重的环境中漂浮,视线也已经模糊了。没有人等他,也没有人来接他。


他放开了意识。


他作为变革者还于VEDA。


FIN

评论(5)
热度(24)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