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雪见 (CP:洛提 写手精分试炼七题之5)

#写手精分试炼七题5:清水文,包含了“他们和为了一体”

*洛叔生还的战后设定


雪见

 

文/璟瑞希

 

有细微的光沿着缝隙投射进房间,明晃晃的,难辨真假。少年猛地睁开眼,下意识集中脑量子波,试图连接Veda。

已经完全连不上了。

被子下原本紧握成拳的双手试探着,一点点地松开。他叹了口气,将头偏转过一个不大的角度。投影在视网膜上的成像渐渐清晰后又被透明的液体所模糊。他确定自己是完全地清醒了。然后,他意识到自己哭了。泪水漫出眼角,划过脸颊,落在枕头上洇成水渍。

 

男人不止一次看见这样的眼泪了。许多次、许多次,于晨间不经意睁开眼,便能看到睡在身边的紫发恋人正惊愕地睁大眼睛望着自己。而那泪水,或是在酒红的眼眸中打着转,或是决堤而下。

战争结束了,但留给人的伤痛却不会随之消弭。男人捧住少年的脸颊,用拇指轻轻为他拭去眼泪。他看得出少年被自己触碰的一瞬间身体明显的颤抖,原本那么高傲的一个人此刻在他面前哭得更凶起来。他撩开少年的额发,一遍又一遍地亲吻着他漂亮的前额来安抚他。但少年只有在钻进他怀中,将头靠在他胸膛听见他的心跳后,才会渐渐平静下来。

“对不起,又害你做噩梦了。”

少年摇摇头颤抖着伸过微凉的手指来触摸自己右眼上细小的伤痕。无法消除的伤痕和不断啮噬身心的梦魇都是那场残酷的战争留下的痕迹。男人捉住那只手,爱怜地贴在自己脸颊上。

他知道少年又看见了怎样的梦境,尽管对方只向自己说起过一次。但他确定,这一次依旧是那个相同的梦境。其实无所谓确定与否,因为连男人自己都会不断地在梦中重回那个场景。

 

飘在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宇宙之中,想着“回不去了啊……可还有好多话没和他说”这样的事。

 

那时在治疗舱醒来后看见的,便是少年和现在一模一样甚至更加悲戚的泪水,看得人心碎,令他一瞬间觉得这样为了私仇莽撞行事的自己简直是个令人操碎了心的混蛋。即便是今天,他也仍然是这样认为。

“你打我好了,打到你满意为止。能让你不再被噩梦缠身的话,怎样都没问题。”他牵引着少年的手拍在自己脸上。少年愣愣地看了他一眼,抽回手凑近搂住他的脖子。

这情景似乎有些熟悉。男人想起来了,当时躺在治疗舱里自己也说过类似的话。

“那提耶利亚打我好了,打到你解气为止,所以……不要再哭了啊。”

那时少年听了也是像这样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努力地把不连贯的哽咽声堵在喉咙中。

真差劲呐,我这人。明明初衷是善意的。

不经意搭在男人颈间的黑紫发丝上有着和他相同的洗发精的香味。早就习以为常味道,在恋人的发间嗅到,却显得格外迷人。他揽过少年温度偏低的身体,疯狂地用力将他拥抱,汲取彼此肌肤间的温度。

 

战后,男人向少年提议一起回爱尔兰时,对方几乎不假思索就点了头。似乎一切都顺理成章,他们像这样生活在一起已经有三个月了。尽管偶尔会有磕磕绊绊,但也相伴着庆祝了第一个两人共度的圣诞节。

只是每个清晨的气氛都像都柏林的天气一样难以预测。两人或是平静地互问早安,又或是,如歇斯底里一般。战争给他们带来了太多的伤痛和糟糕的回忆,噩梦、失眠、难以调整的生物钟不断折磨着他们,尽管平时不会像彼此提起,但那些积蓄已久的感情需要一个堤口来宣泄,晨间便是这样的一个时段。有时,他们甚至不确定背负着那些过去的彼此就这样居住在一起是否是正确的,但与此同时他们又互相需要着对方。

 

一个绵长的深吻结束后,少年穿好整齐叠放在床边的长衬衫后便光着脚下了床。男人见状庆幸自己在冬天将要来临时给家中换好了地暖,使穿着随性的恋人不至于着凉。

然而少年刚来到这儿时并不是这样。三个月前即使在家中,他也会严谨地裹好厚厚的晨衣,一板一眼地按照在托勒密上的时间表作息,像这样光着腿只套一件长衬衣就下地在卧室里活动几乎是天方夜谭。男人抓了抓睡乱的卷发,说不上这样的变化究竟是好还是不好,但至少是更有居家的感觉了至少不算坏。

“尼尔……”

“嗯?”

本来是要去拉开窗帘的少年在瞄了一眼窗外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转而轻唤他的名字。男人从床上坐起来,只见自己的恋人一只手揪着窗帘,有些茫然地望着他。

“外面变着一片白色了……”

“那是雪哦,提耶利亚。”

圣诞节后,都柏林地区迎来了一场瑞雪,将窗外装点成银白色的世界。男人想到生于宇宙的少年应该从未见过真正的雪,对此感到诧异便也不足为奇了。只见少年不断地向窗户上呼着热气,想要融掉上面的冰花好看得更多一些。他站在自己可爱的恋人身后,将他收进自己的晨衣中。

“穿得这么单薄站在窗前容易着凉哦。”

“你知道我不会的。”少年想再说些什么,但最终只是放任自己的身体向后倾斜倚进男人怀中,仰起头回应了他一个浅浅的笑容,“陪我出去看雪好吗?”

 

雪已经停了,外面是一片银装素裹的寂静世界,逞强说不怕冷的人在打开门后不自觉地打起了寒颤,倒是身后那个土生土长的爱尔兰人不仅一身御寒的装备武装齐全,还要负责把自己因为第一次看到雪而显得兴致冲冲的恋人裹严实。

“俗话说下雪不冷化雪冷呐。”男人把少年的手套递给他,拢了拢大衣的领子同他一起走出去。

庭院里积了厚厚的雪,踩上去会有扑哧扑哧的声音。少年把手套搂在怀里,努力地向前走了几步后有些失望地停下来。

“真可惜啊,其实我很想看一看下雪时的情景。光看着地面的积雪,我想象不出它原本飘落时的样子。”

“以前Veda里面也没有雪的相关资料吗?”

“也许吧。即使有我也没有浏览过。”

其实男人还想问少年是否怀念Veda,但他张了张嘴最终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过去的事情就应该让它成为过去,这三个月来他们一直以此为生活的信条,只有不去考虑停留在过去的未知才能活得轻松些。但即便如此,有些事情男人依旧是在意的。比如,少年究竟是抱着怎样的感情和自己生活在一起的。自己对他来说,是必须要报答的救命恩人,还是像他于自己那样,是恋人。

“不怀念哦。”就像看穿了男人的迟疑那般,少年又向前走了几步后自顾自地冒出这句。“倒不如说每次确认自己连不上Veda后都会觉得在这里的日子更加有实感。”

两个人沿着松林一路悠闲地漫步,周围披着雪衣的松树,像是一个个站岗的士兵。少年注视着松针上的雪,好奇地伸出手去触摸它,然后又忙着缩回冻红的手指。

“为什么不带手套呢,明明都带出来了。”

“这一双是尼尔送给我的圣诞礼物啊。因为太喜欢了……甚至希望可以永远保存下来……”

“你能够喜欢我就已经非常开心了,而且,我送它作为礼物的初衷就是不希望你冻到手。爱尔兰这边冷起来真是糟糕的要命。”男人不由分说地把手套给少年带好。浅粉的针织手套,配他手腕间白皙的皮肤恰到好处。

“那,我该回会送尼尔什么礼物好呢……”少年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手套喃喃自语。

“我做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报答我啊,只是单纯出于对你的喜爱……”男人转过身不易察觉地轻叹口气,“有时候我总在想,带你回爱尔兰是不是错了,把你留在地面上的我是不是太自私了。提耶利亚是不是因为……”

“不是哦。”少年打断了男人话语回答得干脆,“并不是因为尼尔救过我,为了报答尼尔才来爱尔兰的。”

他看着男人转过身,看见宝石般的绿眸出卖了它的主人,暴露了那人的惊讶与疑惑。

“因为喜欢尼尔……的手艺。之前在沙滩上把咖喱煮的一团糟的时候尼尔不是来救场了吗。尝过尼尔煮的料理后才突然意识到这些食物远比看不出原材料的营养液味道好得多,渐渐变得在意得不得了。”

少年仰起头凝视着天空,顿了顿,才又继续。

“后来看见尼尔在Virtue前挡下那一击时,有那么一瞬间我脑海闪过‘啊、以后再也吃不到这个人亲手做的料理了’这种想法。可那又怎样呢,以前只喝营养液只吃托勒密上的标准套餐的我也这样过来了。那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害怕的其实是再也看不见尼尔了。所以……所以……”

不假思索地,男人走上前用力将少年拥入怀中,紧紧地将他拥抱。

“啊,我知道了,提耶利亚。我知道了。”

“嗯。”少年笑了,伸手回抱男人,将通红的脸颊埋在他怀中轻轻地蹭了蹭。

冷风扬起了地上的雪沙,亮晶晶的雪粒在空中闪着光,连裹着白衣松树都冷得起来。但是什么都无法使林中那对依偎在一起的恋人放开彼此。

 

有雪花落在少年纤长的睫毛上,男人见了轻柔地将它吻去。

“雪,又下起来了呢。”少年伸出带了粉色手套的手接住了一片雪花,“这样我就又实现了一个愿望。”

“真可爱呐,像个小孩子一样,执着于‘看雪’这样简单易实现的愿望。”男人揉了揉少年的紫发,撑起一把透明色的伞,向少年那边倾斜了大半。

“可不是看雪这么简单哦,我的愿望是‘和尼尔一起赏雪’。”少年挽上男人的举着伞的手臂,向他那边又贴近了一些。

“那‘尼尔’可以听听你其他的心愿吗?”年近而立的男人半开玩笑学起恋人的口吻发问道。

“其他的……还有和尼尔一起在家门口堆个雪人,和尼尔一起去游乐场,亲手给尼尔做料理……之类的。”

少年仰起头,用小鹿一样漂亮的眸子望着男人。而他知道,少年的愿望说简单也真的很简单,不过是和他一起尝尽人间百态。

“嘛,那我们就先从堆雪人开始吧。”

既然如此,无论是怎样的愿望我都会陪你一一实现。

 

夜晚,男人坐在床上读着一本小说,不经意间抬起头看见淋浴后的少年只穿一件长衬衫便走进了卧室。出浴后的肌肤如笼罩着一层水汽般通透,淡淡的奶香撩人心弦。男人刷地红了脸,道了声晚安后便整个人埋进被窝里。少年熄了灯,掀开被子轻巧地钻进他怀中。

“尼尔……”

“嗯?”

“新的一年也请多关照。”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吧。不论失眠、噩梦,还是那些不断折磨他们的战时回忆。只要两个人还在一起,便可以什么都不怕。

窗外,雪还在下,但壁炉里的火烧得正旺。暖融融的冬夜里,他们合为了一体。

FIN



瑞希碎碎念:

填一填荒了很久的精分七题,没想到年末还能再肝出一发真是圆满了(躺)。其实本来不是这一题的,圣诞过后突然下雪了,就突然来了灵感,想看洛叔给提子撑伞www

嗯...想写一写战后生活在一起互相舔伤不断磨合的两人,虽然写着写着可能就O破天际了,比如提子告白那里……窝说不好把洛叔挡刀时产生的巨大感情冲击换进潜移默化的日常是不是OOC到非常严重,但还是想看两个人中那种 洛叔对提子有爱,提子也不是一时冲动 的那种结局。

感觉自己对“交代两个人为什么喜欢彼此”非常苦手,不交代又觉得少了顺理成章的感觉...可能还是比较适合写扭曲的感情线吧(喂)

总之,食用愉快~

(不愉快的话可以尽情抽打窝w)

 

 

评论(6)
热度(25)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