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提】长梦 09(下)

09.戒指(下)

提耶利亚坐在镜子前发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环绕着他,但是爱抚着他侧脸的阳光确实是暖的,他确信这不是梦。

“呐,前辈,这么高兴的日子你倒是笑一笑啊?一脸严肃的话米蕾娜帮你化装都觉得吃力了呢。”视线被面前的年轻女子挡住,高中之后就再没见过的米蕾娜出落得亭亭玉立。一收到请柬,这个活泼开朗的姑娘就立刻发来邮件祝贺并表示自己一定会去,还说要把提耶利亚打扮成最美的新娘,自告奋勇地担任了化妆师兼伴娘,那气势就差立刻飞过来帮提耶利亚挑选婚纱了。“谢谢你,米蕾娜,有你在真好。”看着她举着粉扑忙得不亦乐乎恨不得当成自己的婚礼庆祝,提耶利亚轻轻地笑了。“哎呀,前辈怎么会说客气话了,米蕾娜可一直、一直都最喜欢前辈了呢!”米蕾娜愣了一下随后又爽朗地笑出来。提耶利亚并不是在客气,只是在过去的时光中学会了珍惜还陪在自己身边的那些人。

另一间屋子里,即将要成为新郎的人来来回回地渡着步子。“阿雷路亚,我现在紧张得手心都在出汗。你说,一会提耶利亚走进教堂后,我该用什么样的姿势把他牵过来?”阿雷路亚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无奈地看着自己稳重的老朋友从刚才开始就在为这件小事纠结。“好了尼尔,真不懂你在紧张什么。新娘是提耶利亚又不是别人,从小就认识了何必还在意这些细节。”他取出黑色西装外套示意尼尔赶紧穿好。“正因为是提耶利亚,正因为我爱他,所以万事才要尽善尽美。等你以后娶了玛丽就知道了。”尼尔扣好西装的扣子认真地说。玛丽是阿雷路亚青梅竹马的女友,两个人关系一直很好。

“先生!先生您不能进!新娘正在里面梳妆呢!”外面传来了教堂负责安保的工作人员的声音,由远及近。“我只是来送新婚贺礼,不是偷窥狂。”听到这句没什么感情起伏的话时,刚才被拦下的人已经站到了提耶利亚所在的屋子门口。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刹那。提耶利亚和米蕾娜同时回过头,果不其然,身后站着皮肤偏黑的中东小伙子,脸上和参加社团那时一样没什么表情,到是工作人员一脸抱歉的跟在后面。“没关系,他是我的熟人。”提耶利亚见状起身向工作人员说明,对方点了点头才关上门离开了。“这些年你变了不少啊。”看见面前的青年与记忆中那个少年相比长高了许多,人也变得更结实了,提耶利亚寒暄道。“是啊,倒是你和从前没什么变化。”刹那平静地回应。“他们也经常这样说。”提耶利亚浅浅地笑着,显然没有在意这件事。到是米蕾娜凑过来向他讨教到底是用了什么保养方法。“新婚快乐,提耶利亚。”刹那将手中包装朴素但不失大气的盒子交到提耶利亚手上。“说实话其实米蕾娜已经大致猜到里面是什么了。前辈呢?”提耶利亚仔细地拆开包装纸未做回答,但其实心里也多少猜到了些。盒子里面和两人猜的一样,是刹那亲手制作的Exia模型——当年刹那曾用它在机器人大赛上获了奖,Exia手中举着一张贺卡,上面是玛丽娜娟秀的字迹,按下背后的按钮还可以听到她唱的祝福歌。“谢谢,我非常喜欢。请代我和尼尔问候玛丽娜老师。”玛丽娜是他们高中最受欢迎的音乐老师,和刹那一样是中东人,当时二十出头,是刹那身边最理解他的人。看见两个人最终走到一起,没有人感到惊奇,有的反而是欣慰。

时间快到了,米蕾娜提耶利亚带好头纱,示意他起身,自己好帮他整理裙摆。提耶利亚看见镜中那个人,纯白的抹胸婚纱裙长及地面,脸上涂了淡妆,黑紫的齐肩发盘在脑后,面前是轻飘的头纱。他抿了下嘴,镜子中的人也做了同样的动作。那就是自己,没有错。这不是梦,过了今天他将是与尼尔共度余生。

“前辈,这婚纱可真好看啊。”米蕾娜站起身,将捧花递给他。

“是啊,他为我选的。”

提耶利亚的言语中洋溢着自豪。米蕾娜听了逗他说这还没举行婚礼就已经改口用“他”了,那婚礼之后该用什么好。只见新娘的脸上的粉红色红得又深了些。

教堂的钟声响了,推开门的一刹那,提耶利亚看见在尼尔身穿浆得笔挺的黑色西装在前面等他。高跟鞋踩在松软的红毯上他一步步向他靠近。那红毯不过区区几十步,走起来却那样长,而在那前方等待着的将是陪伴他一生得爱人和他期许已久的幸福。

在女儿的央求下,伊恩牧师出面作他们的证婚人。婚礼的排场虽然不大,但是来的都是家乡那些熟悉的亲友。除了已经见过面的刹那、米蕾娜,和尼尔的伴郎阿雷路亚以外,高中时的校长皇小姐,高二时的同班利希提、克丽丝,还有当年和尼尔关系不错的交换生菲尔特都出席了婚礼,两人大学时的同学更是纷纷前往。提耶利亚心想,要是狄兰迪夫妇和艾米能看到这一幕一定也会为他高兴。空荡荡的家属席上只有莱尔一人,旁边的女孩似乎是他的女朋友。提耶利亚没怎么和她说过话。

伊恩牧师站在庄严地十字架前收起平时和蔼的笑容对面前的这对新人严肃问道:

“尼尔·狄兰迪,你愿意娶提耶利亚·厄德为妻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疾病、灾难、贫穷,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我愿意。”尼尔的声音透着坚定。

“提耶利亚·厄德,你愿意嫁给尼尔狄兰迪为妻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疾病、灾难、贫穷,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我愿意。”提耶利亚回答地铿锵有力,完全不输尼尔。

“请新人交换戒指。”

尼尔牵过提耶利亚的手,郑重其事地将戒指套在他的无名指上。提耶利亚模仿着相同的过程,拿着戒指的手有些颤抖。他突然注意到尼尔的手指比他记忆中还要修长,手中的温度比印象中还要温暖。手上的戒指变得沉甸甸的,那是一生的约定,只有死亡能将其终结。提耶利亚在心中暗自摇了摇头,将戒指套上尼尔左手的无名指。

不,即使死亡也不想与尼尔分别。

“以上帝的名义,我宣布,礼成!现在请新郎亲吻你的新娘。”

尼尔捧起提耶利亚的脸颊,像对待珍宝那样用手指去抚摸,然后,轻轻地吻下去。教堂里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与欢呼声。

不知道为什么,提耶利亚的眼角漫出泪水,沿着脸颊划过。

夜深了,雷杰尼无聊地托腮坐在椅子上,注视着病床上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看见他的胸口有规律地上下起伏,雷杰尼意识到提耶利亚已经睡熟了。自从被他质疑了自己的故事是白日做梦后,提耶利亚不肯再开口同他讲一句话。也许是因为之前硬撑着虚弱的身体讲了太久,提耶利亚陷入深眠。雷杰尼忍不住伸出手去触摸他的脸颊,连皮肤的质感都与自己相同。

说到底自己的同型惨白着一张脸躺在病床上,归根究底还是雷杰尼自己导致的。他决定留下来再陪陪他,说不上是出于同情或喜爱,只是想看看提耶利亚口中说的“尼尔”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但这样一个被描述的有血有肉的人,却迟迟没有出现。说不定自己只是想看到提耶利亚最终承认一切是梦后地狼狈样子也说不定。雷杰尼觉得这样才像自己。

突然,他看见提耶利亚的眼角沁出一滴清泪。究竟是怎样的梦境,能够让这个与自己看上去毫无差别的同类流下眼泪?雷杰尼下意识捏了捏鼻梁,找不到任何想流眼泪的感觉。

第四天将于黑夜终结,然而始终都没有人来探望提耶利亚。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映着窗边寂寞的月华,兀自闪烁。

TBC

瑞希碎碎念:

抱歉mina,拖了好几天才更新。长梦啊,虚虚实实到后面写得我自己脑内都有些混乱orz

 

评论(15)
热度(13)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