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提】长梦 09(上)

09.戒指(上)

 

“你愿意,听我讲个故事吗,雷杰尼?”


提耶利亚不去看坐在病床旁的人,尽管那个与自己有着相同的容貌、声音的人刚刚讲了许多足够令他震惊的关于他身份的事情。背部中弹,失血过多,极度虚弱之下视野中白色的天花板看着都有些模糊。在提耶利亚的记忆中,这是自己第二次躺进医院。他用微弱的声音将自己这些年的生活讲给雷杰尼听。从住进狄兰迪家到与尼尔相依为命;从两个人第一次约会到尼尔向他求婚。提耶利亚苍白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在阳光下闪着光。


“他说他爱我。”病床上的人一直喃喃地重复着这句话。雷杰尼玩味地看着这一切,觉得提耶利亚大概是故事没有什么可讲了才会一直重复同一句话,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提耶利亚却突然转过头认真地问他:


“你看,我是人类啊。因为我有这么多与人类相处的记忆,而且,我被人爱。”


听见这句话,一直强忍着笑的雷杰尼终于还是没忍住,不厚道地笑出来。“我看你昏迷了三天都用来做这场梦了吧?如果有人类在乎你,这三天我怎么从来没看到一个人人来探望你呢?你说的那个叫……尼尔的人呢?去哪了?怎么不见他来呢?”


提耶利亚脸上的表情消失了,愣愣地瞪着雷杰尼不再说话。半响,他侧过脸,抬起没有用来输液的左手臂遮住眼睛。


“是啊……尼尔他……为什么不来看我呢……”


雷杰尼看见有透明的液体沿着提耶利亚的脸颊滑落,啪地一声砸在枕头上,形成一小片水渍。看见自己的同类在哭,从未流过眼泪的他感到有些惊奇。

 

“毕业之后,一起开一家蛋糕店怎么样?”不算大的公寓里,尼尔在狭窄的床上翻过身将提耶利亚搂进怀里。体温沿着皮肤传递过来,温暖舒适,提耶利亚索性又往尼尔怀里蹭了蹭,最近忙毕业设计带来的疲惫感消散了许多。很难想象两个工学部出身的人要去经营一家蛋糕店,但提耶利亚觉得索性去试一试也未尝不可。最重要的是,他知道尼尔喜欢做蛋糕。虽然在料理方面并不擅长,但做蛋糕尼尔确实有一手。中学时尼尔就喜欢在狄兰迪夫人做蛋糕时帮着忙上忙下,假期时还会去附近的蛋糕店打工。提耶利亚甚至在脑海中想象出尼尔头顶白色高帽在后厨忙碌的样子。那样的帽子一定会压趴他的卷发吧,想到这儿他轻笑出声。


“怎么了,提耶利亚?”听见恋人在笑,尼尔感到些意外。


“没什么。”在尼尔怀中找到一个舒适的姿势后,提耶利亚有些困了。在逐渐消散的意识深处,他听见自己说:“我会支持你的。”


他们开始四处寻找店面。由于仅有的积蓄不多,最终他们只能在靠近郊外的地方租一个小店面。


刚开始的时候非常辛苦,每天要很早起来从公寓步行到店里,然后便要和面,开始按顺序准备昨天接到的订单。冬天时早晨很冷,尼尔心疼提耶利亚,便让他多睡会自己先过去。下午是最忙碌的时候,郊区的中小学放学后学生们喜欢顺路来吃些甜点、喝一杯饮料或是奶茶,住在附近的年轻夫人们也会三两一起来用下午茶。晚上打烊后,提耶利亚收拾完桌椅会坐在一旁陪着尼尔研究新品蛋糕。能做尼尔的第一位试吃者,提耶利亚非常开心,一天下来的疲惫感消失得无影无踪。月挂夜空时,两个人手牵着手一起回家。


虽然不会做蛋糕,但提耶利亚煮的咖啡深受客人欢迎,芝士奶茶更是同尼尔的抹茶蛋糕一起,成为了店里的招牌。因为比同行经营的范围广,两人的蛋糕店里客人越来越多,渐渐有了口碑。甚至,一些住在市区中心的富人也会驱车前往,只为了品尝一下店里的两大招牌。有时尼尔也会从后厨房出来帮着招呼客人,被问到和提耶利亚的关系时,他总会很自豪地说是自己的恋人。在一边忙着的提耶利亚听到,总会悄悄红了脸,但心里其实开心得不得了。


蛋糕店的生意火起来后,两个人便决定换一个大一点的店面。那段时间除了要忙店里的事,两个人还要分头去找合适的房源,忙得不可开交。就在一个冬日的傍晚,正奔波在外的提耶利亚接到尼尔的电话。在告知自己在什么位置后,尼尔告诉他不要动,马上会去接他。


夜幕降临,提耶利亚所处的繁华街区热闹起来。他刚想去买一杯热可可打发一下等待的时间,眼睛就被身后的人用眼罩蒙住了。混合着奶香的熟悉气息飘进鼻中,令提耶利亚感到安心。他凭着感觉去捉那双使坏的大手,有些凉,他便将自己的手附上去。身后的人就势将他收进怀里,借着身高的优势将额头埋进他肩窝,贴近他背部的胸膛传来加速的心跳。


“怎么了,尼尔?”


“我想带你去个地方。”


虽然眼睛被蒙住,但牵着尼尔的手,提耶利亚便能无所畏惧地向前。热闹的街区逐渐被抛在身后,能听到的只剩两人的脚步声。随着开关门的声音起落,提耶利亚感觉应该是进了一间屋子。“可以了吗?”他试探着问,却发现紧握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松开了。“尼尔?尼尔!”独自置身于无边的黑暗令他感到不安。


“啪”,电灯被打开的声音从对面传来,还有男人温柔的声音。他摘下眼罩,映入眼帘的是橙色的灯光。眼睛适应了光亮后,他下意识地先去寻找尼尔的身影,只见男人站在一个大理石桌面柜台的旁边,柜台后面的墙上镶嵌着银色的“N&T”,那是他们蛋糕店的名称。提耶利亚环顾四周,发现宽敞的空间里摆放着精致的桌椅,屋内的陈设皆是他喜爱的复古风格。希望有一家这样的店,是两个人决定换店铺时他随口一说的小小心愿。而尼尔亲手将它放大,展现在他面前。


“喜欢吗?”见他愣在原地,尼尔向他走过去。看见尼尔脸上的黑眼圈时他突然意识到为了给自己准备这个惊喜,他最近忙得有多辛苦。他心疼地抚摸尼尔的脸颊,搂住他的脖子告诉他自己非常喜欢这家店。


“提耶利亚想不想去看看二楼?”听尼尔这样说,提耶利亚才注意到一个不太显眼的拐角处有道木质楼梯,尼尔牵着他的手走上去,楼梯尽头有一扇门需要用钥匙才能打开。屋内没有开灯,漆黑一片。尼尔微笑着示意他自己来按墙上的开关。提耶利亚疑惑着按下去,橙色灯光亮起来的一瞬间,他意识到这里不再是店铺的延伸。


是家。               

                         

起居室的茶几上摆着一大块圆形蛋糕,上面用樱桃酱写着大大的“生日快乐”,立起来的巧克力脆片上写着“祝福我最爱的提耶利亚”。


提耶利亚这才意识到今天是十二月九日,而自己似乎已经很多年没有好好地过这个生日了。最初的两年,想到夺去狄兰迪夫妇和艾米的那场车祸,他讨厌这一天;离开了家乡后,过去的伤口被时光冲刷的淡了些,每年的这一天尼尔都在狭小的公寓里为他庆祝一下;再后来,为了生计而奔波,他渐渐淡忘了这一天,只有睡前听到尼尔的祝福时才难得地记起来。提耶利亚对时间的流逝不太敏感,但由彼时至今日确实已经过去了多年。如今站在这里,他觉得自己漂泊异乡的心,终于回了家。


 “我爱你,提耶利亚。我想给你一个家,所以,嫁给我好吗?”


烛光下,尼尔单膝跪地取出怀中的戒指向他求婚。宽敞的起居室,柔软的沙发,地板上铺着舒适的绒毯,蛋糕上蜡烛的火苗跳着明艳的舞蹈,还有,面前这个说着爱他要给他一个家的人。这一切看上去都那么狡猾。提耶利亚也许不懂答应求婚意味着什么,甚至还未理解透彻爱是什么,但自有意识以来便被狄兰迪一家温柔相待的他,眷恋并渴望着温暖的家。仅此一点就足够哄骗他答应下来。很多年后提耶利亚回想起来,仍然觉得如果尼尔是个骗子的话当时就太险了。可是尼尔不是。


“我们不是早就是家人了吗?”


“是,但我不只把你当做亲人,还希望你能成为我一生的伴侣。”


就像梦一样,面前这个他珍视得不得了的人说希望他能与自己共度一生。为此,他点了头,看着尼尔温柔地将戒指戴在他无名指上。


“来,许个愿望,把蜡烛吹了吧。”尼尔在他身边身边坐下,笑着看他许愿,然后陪他一起吹灭了蜡烛。


“我去开灯吧。”望着黑暗中升起的一缕残烟,他觉得有些不真实,但身边的尼尔拉住他,打消了他的顾虑。


“提耶利亚许了什么愿望?”尼尔凑近他好奇地发问。


“不要告诉你!我听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唔……”


提耶利亚转过头回答得认真,却被尼尔堵住了嘴。唇齿交缠,舌尖相伴游走于口腔之中,像是要吸光彼此胸腔的氧气那样吻得深入。而后,那细碎的吻深深浅浅地由脖颈滑向锁骨。即使从未登上过那层阶梯,提耶利亚也大概猜得到尼尔在索求他,那双手顺着他脊背向下时,他紧张得挺直了背。


察觉到提耶利亚在害怕,尼尔没有勉强他,只是轻拍他的背将他搂在怀里,亲吻他的额头安抚着他。


提耶利亚庆幸尼尔不是个骗子。他知道尼尔爱他,尊重他,呵护他。但有时,他又希望尼尔要是骗骗他就好了,那样他就不会被这枚戒指束缚在地球上了。


那一年的生日,他许愿永远不会和尼尔分开。


TBC

 

 

 


评论(2)
热度(16)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