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希

一只大可爱~PICK ME&点赞,评论,留言~谢谢!

【洛提】长梦 08

08.恋人

 

枫林里的叶子红了,落了,枯了,凋亡后,又于来年盛夏之际复为新绿。提耶利亚赤脚站在地板上,把洗好的衣服一件又一件地晾在阳台。以前只要是提耶利亚在家,晾衣服这项活就会由他来做。阳台的陈设没有什么变化,只是今年夏天要晾晒的衣服变少了。


艾米在的话,至少要再多上十件。加上爸、妈的……


提耶利亚坐在地板上双手托腮望着阳台上那几件挂得稀疏的衣服。屋外的蝉依旧在暖融融的日光下聒噪着,夏天与往年无异。只是想到家里有几个人永远不会回来了,仍然令人感到不真实,或者说,不愿意去相信。但他们确实已经离开数月了。提耶利亚叹口气,拎起刚才用来盛衣服的塑料桶返回起居室,刚进门就迎面碰见外出采购回来的尼尔。


“我回……”看见他身上那条碎花裙,尼尔怔住了。那是提耶利亚刚来时,狄兰迪夫人送他暂穿的那一件,后来提耶利亚似乎喜欢得不得了,每年夏天都会在家里穿一穿。


“抱歉,你不喜欢的话我去换下来。”


提耶利亚确实喜欢这件衣服,不仅因为夏天时可以直接套在身上觉得穿起来很方便,还因为每次他穿时狄兰迪夫人看到都会笑容满面。意识到这件裙子可能会揭开尼尔心底的伤,他放下手中的桶转身便要上楼。在家人离去之后,他们在相依为命中学会了小心翼翼地捂着伤口过日子。


“不用了,你喜欢就穿着,不用在意我。而且,我也觉得提耶利亚穿着好看。”


提耶利亚看着尼尔那张和狄兰迪夫人有几分相似的脸,仿佛又看到了从前狄兰迪夫人笑着夸赞自己。他走过去给尼尔一个拥抱,道一声“欢迎回家”。


拥抱,似乎已经是家常便饭。


失去了经济支持,他们不得不靠打工来维持生活并继续学业。日子变得艰辛起来,但谁都不曾想过卖掉这间住宅来换取生活必需的金钱,尽管它现在对他们来讲,太大了。


是的,它太大了,空荡荡的,一个人待在里面会被压抑得发狂。放学后还要去打工固然辛苦,但对于两个人来说,能够不用过早回去已经是一种幸运。这个家,他们舍不得,又不敢回。只有两个人在一起时,家里才会有些温度。每晚,他们都会挤在一张床上,相拥而眠。


拥抱,确实已是家常便饭,提耶利亚从不曾有过其他的感觉,他清晰地将自己定位为尼尔的家人,认为这样陪伴在他身边是出于家人的义务,是理所应当。


尼尔曾和他探讨过升学意向,告诉他自己想离开这里去外面看一看。提耶利亚点点头,说自己的想法也一样。也许离开这里一段时间会好一些。就这样,两个人一起咬着牙挺过了高中最后一段难熬的时光,考上了都柏林的一所有名的大学。


有些伤口永远无法愈合,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深埋心底之后,疼痛会随之减轻,给人一种已然遗忘的错觉。


上了大学之后,尼尔的笑容变多了,一点一点恢复成从前那个爽朗的人。提耶利亚看在眼里,暗自觉得陪他走出家乡这个决定是正确的。为了省下一笔住宿费用,两个人一起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租了一间小公寓。公寓不大,只有一室一厅以及厨房浴室等标配设施,比不了狄兰迪家的那栋别墅,但住起来也还算舒适温馨。


提耶利亚和尼尔所学的专业不再同一个院系,时间表也不同,所以两个人对好上课和打工的时间后轮流负责晚餐。今天正好轮到他,他便选择了尼尔一向爱吃的泰式咖喱。和平时一样,尼尔进屋后第一件事就是同他拥抱,之后才洗好手坐下来吃晚餐。提耶利亚的厨艺大多都是和狄兰迪夫人学到的,擅长的菜也不尽相同,但尼尔已经能半开玩笑地夸他手艺和老妈有一拼了,多少令他安下心。他觉得风平浪静的日常能一直这样持续下去就很满足了。


直到有一天,尼尔拿着两张电影票站到他上课的教室门口。


“呃……星期天可以和我去约会吗,提耶利亚?”


“约会?”提耶利亚想不起来是在哪看到过这个词了,但他即便是知道也不太理解其真正的含义。


“嗯,就是一起出去吃吃饭看看电影四处逛一逛之类的……你看,我系里的同学送我两张电影票,去看一场不是挺好的吗。”尼尔抓了抓头发,笑得有些尴尬。


但是他笑了,提耶利亚看在眼里就觉得开心,他觉得如果去约会能让作为自己家人的尼尔愉快地笑出来的话,那就值得一去,因此他答应了尼尔的邀约。


为了把星期天空出来,他和打工店家的老板商量好把星期日的白班换成了两个工作日的晚班。晚上下班后,他看到马路对面的书店正准备打烊。突然,他注意到展示窗里面一本名叫《约会一本通》的书,他想起来之前就是从这里看到“约会”这个词的。在书店的灯即将熄灭之时,他一路小跑着进了书店,买下了这本书。


回到公寓时,尼尔已经睡下了,桌上有为他准备好的饭菜,浴室里已经烧好了洗澡水。一切都完毕之后,提耶利亚坐在客厅翻开那本书。


书的开篇写着“一百个妙招帮你在约会中顺利俘获他的心”。提耶利亚看到皱了皱眉,觉得这本书和他想象的有些出入。但看到第一章的开篇写了“约会前,如果你打扮的更漂亮一些,他看了也会觉得开心”后他又决定看下去。因为他单纯的心愿就是使尼尔能够快乐起来。


“试着把一边的头发撩到耳后怎么样?”书中的语言非常口语化。


提耶利亚下意识把右侧的头发撩过耳后,对着家里仅有的一面镜子看了看,觉得并没有太大变化。


“接下来,请试着化一个妩媚一点的妆容,眼尾挑上去会显得更加俏皮。”


虽然每个词都认识,但显然这句话提耶利亚没有理解该如何去做。他拿出一个小记事本认认真真地记在上面,没有意识到这本书其实面向的是女性读者。


“试着把胸部垫得大一些,也许他会喜欢。”


看到这一条时,提耶利亚摸了摸自己的平胸无奈地摇了摇头,觉得再怎么垫也不会有效果。


书不厚,但连记带写地看下来,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也许是翻身时发现提耶利亚不在身边,尼尔睡眼惺忪地走出卧室,看见他坐在桌子旁才舒了口气,叮嘱他不要熬夜早点休息后就又栽回被窝里。提耶利亚匆忙将那本书和笔记本塞进书包里后关上起居室的灯进了卧室。


星期日是个艳阳高照的好日子,电影开场时间在晚上,所以两个人约好白天去游乐园玩一玩。


不到九点,尼尔就到了游乐园门口,此时还未到开园时间。提耶利亚一大清早就不见了人影,只留了电子邮件说在游乐园门口见。明明一起从家里出发才是最方便的吧?自从答应约会后提耶利亚就变得奇怪起来,经常一个人抱本书悄悄地看,尼尔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直到九点过五分时,提耶利亚才说着“抱歉,我迟到了”小跑过来,不像他平时一板一眼严守时刻的作风。尼尔看着提耶利亚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违和感,不只是迟到,面前这个人右侧的头发别到了耳后,浅黄色的衬衫也不像平时每一粒扣子都要系上,而是解开了几粒敞开到胸前,甚至隐约能看到白色的内衬背心。


“提耶利亚你是不是觉得今天有些热?”尼尔实在想不透一向怕冷不怕热的人为什么会穿成这样,便忍不住问出口。“不热啊。”提耶利亚奇怪地看着他。“瞧你,一定是过来的时候太着急了,扣子都松开了。”尼尔尴尬地笑笑,帮他把衬衫扣好。他当然不会知道提耶利亚看得那本书上有一句这样建议道“如果你选择穿衬衣,试着解开几粒扣子,隐隐约约露出的内衣会为你加分。”


“走吧,我已经买好了通票。”尼尔牵起提耶利亚的手,向检票口走去。


牵手,书中也有提出建议,但由于在高中时就经常和尼尔牵手,这个动作在提耶利亚眼里再平常不过,那些建议便没有了用武之地。在家人出车祸之后,提耶利亚发现尼尔变得害怕十字路口,以前绿灯快要变红时两个人总会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快跑过去,而现在尼尔则会犹豫着等到下一个绿灯。每当这种场合,提耶利亚都会去牵尼尔的手,暗示他并不是一个人。那不过是家人之间默默的守护,无关爱恋。


一个白天,两人都奔波于游乐场的各个分区,比起尼尔,提耶利亚似乎更加喜欢刺激的大型项目,过山车和海盗船上的失重感从未令他感到害怕,反而会觉得很舒服。他一直以为地面上的束缚感只是一种错觉,因为除了他之外没有人觉得站在地上是种负担。尽管多年以来他已经适应了地面,但空中那种自由自在的感觉令他心中莫名生出些留恋。那时他还不知道这是因为他的故乡并不在地球。


夜幕降临时,游乐园内已是灯火通明,两个人一边喝着饮料一边往外走,离出口不远处有小丑拦下经过的每一对恋人为他们免费拍合影。提耶利亚对恋人的指代并没有太清晰的概念,但还是站在镜头前与尼尔合了影。其实说是约会,在提耶利亚看来只是换一个相处的环境用较长的时间去玩乐,有趣固然有趣,但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感觉了。他觉得也许是没有完全按照书上所讲的缘故,带着补救的心思,他参考过往的一对对恋人,照着尼尔的腰就搂了一把。尼尔怕痒,差点把口中的饮料喷出来,蹲在地上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提耶利亚凑过去不好意思地说着抱歉,尼尔伺机开玩笑说要报复回来,伸手去抓他的腰部,但令他失望的是提耶利亚并没有痒的感觉。连脖子和肋骨附近都试过了,依然没有。


“为什么……我没有痒的感觉呢……以前也经常看到怕痒的同学,但我从来都没有这种感觉……”明明是“受害者”,其本人却感到有些沮丧。


“其实这很正常,也不是所有人都会怕痒嘛。”尼尔见状只好过来安慰他。


提耶利亚一直都很相信尼尔,这才宽了心,兴致勃勃地去看电影。


但事实上他感觉不到痒并不是因为属于“不怕痒”的那一类人,而是由于研发人员的设置,变革者的感官本就不敏感,只能感受到最基本的冷、热与痛感来用于自我保护,其他感觉不同的个体或多或少能感知到一点,但在脑部不会产生强烈的信号,为的是在工作过程中减少受到外界干扰。


一直到开演,电影院的播放厅里也没来几个人。宽敞的空间便由尼尔、提耶利亚,还有周围零星的几个观众共享。电影带着些科幻色彩,讲的是战时两位重机甲驾驶员的羁绊。其中一位和他们一样是爱尔兰人,另一位则是人型AI,与人类有相同的外貌,但本质上是个机器人。有很长一段时间电影都在介绍战争背景与各方势力间的斗争。有些晦涩,也许正是少有年轻人来看的原因。直到时间过了总篇片长的一半,电影才交代了爱尔兰的小伙子是因为家人遭遇恐怖袭击,为了复仇并根除战争才走上战场。是因为憎恨吧。看到这样的身世背景提耶利亚从盒子里取爆米花的手顿了一下,然后装作自然的样子塞进嘴里。尼尔也说过“憎恨肇事司机”这样的话,可是肇事司机已经当场死亡了,这份很便没有了承载的对象。他悄悄向尼尔的方向瞄了一眼,看到对方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从电影院出来时,两个人的心情都是沉重的。电影的结局说不上太糟糕但也绝对称不上好。为了保护自己的队友,爱尔兰的小伙子牺牲了用于狙击的右眼,在身体状态不佳的时候又上战场作为后方火力增援,与敌机斡旋时遇见了当年制造恐怖袭击的仇人,选择了复仇并不幸牺牲。而那个人型AI则肩负起恋人的夙愿,最终放弃了像爱尔兰小伙子教他的那样作为人类而活,抛弃了肉身、意识、和记忆作为一条程序与作战用大型演算计算机系统融为了一体,在漫长的岁月中守护恋人长眠的世界。虽然两个人都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去做了自己最想做的事,但总令人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提耶利亚不知道像电影里这样的能不能算作恋人,因为从始至终两个人都没有互相表露心意,也从未有过约定,甚至连归为“喜欢”都觉得有些牵强。但当最后一幕计算机终端屏幕弹出爱尔兰小伙子的名字时,他又觉得心里像灌了铅似的难受。不仅因为这个意味深长的结局,还有一小部分原因,是他觉得饰演AI的那个卷发演员怎么看都觉得和自己有些像……


两个人沉默地走在大街上,一言不发。最后还是尼尔从背后轻轻拍了拍提耶利亚的背,告诉他电影都是演出来的,不要太过认真。


“我想,那个爱尔兰战士要是能活着回来的话,一定会向他告白的。但人类的生命是脆弱的,他被过去束缚着,选择了复仇,但也同样因此失掉了其他。所以我想选择的是未来。”


刚要过十字路口时,尼尔突然开口这样说道。提耶利亚向前走了两步后停下来回头望着他。面前的男人身材比记忆中更加高大,逆光下他看不清尼尔脸上的表情。身后,车来了。


回过神时,自己已经被尼尔紧紧地搂在怀里。汽车的鸣笛声擦过他的背部后扬长而去。


“我爱你,提耶利亚,在有限的生命里,我想要尽早告诉你。”尼尔放开他,用双手温柔地托起他的脸颊,“你愿意成为我的恋人吗?”


尼尔眼神中是他从未见过的坚定。胸口有说不清的感情涌动着,大脑一片混乱,昏昏沉沉之中提耶利亚点了头作为回答。在那之后,他如愿看到尼尔笑了,笑得像个得到了糖的小孩子一样眉眼都快要舞动起来。他们于树荫之下拥抱、亲吻。而不同于从前,这些习以为常的动作,第一次让提耶利亚有了心跳加速的感觉。


一个绵长的吻结束之后,提耶利亚想起来书上说过“被表白之后成熟的吻技能够暗示他你的同意”便学着后面讲解的那样轻轻咬了咬尼尔的下唇。尼尔“刷”地一下红了脸,反应大得令人意外。


“提耶利亚想吗?”只见他凑近提耶利亚耳边含蓄地问出口。


“想什么?”提耶利亚反问得干脆,显然也没有理解书上说的“同意”是指同意什么。


“没什么。”尼尔像松了一口气似的把他揽进怀里往家的方向走去,“到是提耶利亚你最近是不是看了什么奇怪的书啊?我不是那种人,你不愿意的话我是不会逼你的。”


“哪有……刚才……那是因为……因为你弄痛我了所以……”


最终提耶利亚也没弄清尼尔到底想说什么,他的注意力都落在自己不懂约会买书做参考这件事好像被发现了。出于不想被尼尔知道刚才都是和书上学的,他只好逞强揶揄了对方一句。


“都是因为尼尔的吻技仍然没有什么长进。”


“是,是。”被揶揄的人非但没有生气,反倒笑出了声。


“因为一直以来,我都只眷恋你一个人啊。”


并非出于家人之间的爱,而是因为爱身为恋人的你。


TBC


瑞希碎碎念:

提子买的那本书真是...感觉风格都变得不严肃了,随意乐呵一下就好,上一章太虐了orz

平时就是个图书馆瘫,约会场景真的不太擅长,只能用一本不正经的书来串剧情了...好怨念,如果能想到其他的再把它修掉吧(话说真的有这种书吗,大概哪天我也得买本借鉴一下了吧hhh)


 


评论(4)
热度(15)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