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希

一只大可爱~PICK ME&点赞,评论,留言~谢谢!

【洛提】长梦 06(下)

06.红叶(下)


升入高二后重组了班级,提耶利亚和尼尔不再同班,到是之前和尼尔关系不错的阿雷路亚和菲尔特和提耶利亚分到了一个班。


一年一度的全校篮球联赛在秋日拉开了帷幕,提耶利亚没有参加班级篮球队,听阿雷路亚说尼尔将作为主力参赛后,果断拒绝了去现场观战的邀请,一个人窝进了社团活动室。


社团活动室里只有提耶利亚一个人,连平时最喜欢缠着他的米蕾娜也去看篮球赛了。他打开一台电脑,开始琢磨竞赛书上的一个程序题,墙上的钟声滴滴答答地响着,提示着时间的流逝。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静的走廊里突然响起慌乱地脚步声,继而,活动室的门被“哗啦”一声拉开,阿雷路亚上气不接下气地出现在门口。“太好了,原来你在这里。”提耶利亚闻声转过身,疑惑地看着他。“尼尔他……比赛时受伤了……去了医务室……”


像是被卸掉电池一样,提耶利亚僵坐在座位上,而后,不顾一切地冲向医务室。心脏猛烈地跳动着,提耶利亚不知道是因为剧烈奔跑还是因为担心那个人。积蓄已久的复杂情绪仿佛下一秒达到极限。想见他,想好好看看他的脸,想有立场去关心他,甚至,被讨厌了吵一架也无所谓。想和他说说话。


我想和他说说话。


医务室的门被拉开,正在门口平复着气息组织着语言的提耶利亚一下子再无藏身之地。他抓紧衬衫前的第二颗扣子,想着不要再留后路了,便准备大步跨进去。但出现在门口的却不是尼尔。


“刹那……”


门口面无表情的少年是提耶利亚社团里的后辈,不久前才刚刚加入,是个机器人狂热粉。大概是伤了胳膊,刹那右肘部裹了纱布。向提耶利亚点点头作为打招呼后,少年便消失在门口。屋子里没有他想见的人,一瞬间他感到怅然若失,无聊之间他走到窗户边看见楼下刹那走出去的背影。


“是在担心那个叫……刹那的后辈吧?”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提耶利亚转过头看见尼尔抱着胳膊靠在门口,左边的脸上贴了创可贴,看上去并没有大碍。


“我……”思维快速翻转着,提耶利亚在心里想着那些想说的话应该先说那一句。似乎太多了,看见尼尔的脸后,那些话便一下子全部哽在喉中。


“担心的话你也可以跟去哦。”尼尔淡淡地补了一句。声音,即使用温柔体贴形容都不过分,但却一瞬间就让提耶利亚费心思索的言语都死在了心里。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令提耶利亚感到有些喘不上气。脸部的肌肉有些抽搐,他努力保持着平静的表情,从尼尔身边走过。


“你真是愚蠢。”擦肩而过时,他别扭着扔下这样一句怎么听都有些嘲讽的话。


只是即便再逞强,提耶利亚也不得不承认真正被嘲讽的其实是自己。你看,这个人一句简简单单不冷不热的话就轻而易举的推开了他。他那么担心,那么拼命地跑过来,那么无聊地在窗前打转,到底是为了谁,当事人永远是一副全然不知情地样子。


尼尔是个温柔的人,他温柔的对待他人,但却不懂得接受他人的温柔。事实上,是一种残酷。


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溪边那片枫林红了,提耶利亚的眼圈也红了。去年秋天他还坐在尼尔车后座上,两个人有说有笑一起回家,而今,就剩他孤零零一个人远远地望着那片枫林里的红叶。


夜晚是漫长的,他在梦中重回那片枫林。林中唯有残阳、红叶,和他自己。天地倒置,视野扭转,残阳失去温度,红叶将他埋葬。他挣扎着醒来,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他跌跌撞撞地走到尼尔门前,那人在床上背对着自己睡得正酣。依旧是仅仅占据床边,依旧是留出大片空余,似乎在睡着之后这个陌生的人有变回了提耶利亚熟悉的那个尼尔。提耶利亚轻手轻脚钻进他的被子里,伸出手,像每个早晨走在他身后都想做的那样,抱紧尼尔。


无论如何都请你,不要推开我。


也许是提耶利亚的拥抱太过用力,睡梦中的人一下子被惊醒,捉住他环绕在腰腹的手臂。下一秒,被他吵醒的人便愤怒地翻过身,狠狠地将他压在身下。尼尔一手按住他的左手臂,一手压住他的右肩,腿分立于他两腿之间,死死地将他控制在床铺之上。灼热的鼻息喷在提耶利亚脸上,只差一毫,两人的鼻尖就要触碰到一起。借着月色,他看清尼尔眼中的愤怒。提耶利亚固执地将那碧眸中他无法解读的情感都归为愤怒。那股愤怒仿佛恨不得将他嚼碎,吞掉。他害怕了,开始拼命挣扎,双腿不停地蹬踹,在床单上摩擦出咻咻的声音。相处这么多年,他从未见过尼尔发过脾气,甚至都不曾大声斥责过谁。而现在,这个性格温和的人竟讨厌他到被他凑近后气到要动起手来。提耶利亚绝望了,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放弃了挣扎。


尼尔看见身下的人不再有动作,无神的眼睛望着天花板的方向,两行泪水沿着脸颊滑下。他很少看见提耶利亚哭,显然是被吓坏了。迟疑了一下,他松开了钳制着提耶利亚的双手。


看见他放了手,提耶利亚失魂落魄地离开他身边,黑暗中被绊了一跤也顾不上疼,爬起来像逃命似的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我到底是在干什么啊……”尼尔痛苦地扶住额头将自己放倒在床上,颓然展成一个“大”字。


早餐时,尼尔没有看到提耶利亚。听艾米说,提耶利亚早晨气色不太好,说是学校里面有事叼了一片面包就急急忙忙走了。提耶利亚拙劣的谎言甚至惊动了狄兰迪夫人,她从厨房出来时,一脸严肃地问尼尔是不是和提耶利亚吵了架。尼尔一边含糊地否定着一边暗自心想要不要和提耶利亚道个歉。


但是,找不到机会。


提耶利亚不知道自己这一天是如何度过的,回过神时,他已经翘掉了放学后的社团活动,站在枫林之前。他犹豫着,最终还是徒步走了进去。说不怀念,才是最大的谎话。


和每天一样,不远处有人扶着自行车静静地注视着他。


呼吸着林中新鲜的空气,提耶利亚觉得自己心中的压抑减轻了许多。日光与红叶交相辉映,好似一幅浓艳的水彩画。离平时回家还有一段时间,提耶利亚不想回去太早,怕被狄兰迪夫人发现端倪惹她担心。他在一棵高大的枫树下抱膝而坐,不远处就是从前尼尔总是骑车载着他经过的那条小径。在秋风中飞舞着落下的红叶几乎快将它完全遮住了,不仔细看很难辨认出来。竖起耳朵仔细听的话,还能隐约听见林中虫儿们清唱的秋调,那些见坚强的虫们,最终也抵不过秋风的萧肃。“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了……”那哀婉的声音仿佛诉说这样着遗憾。


嗯,最后一次了。提耶利亚想,这是他最后一次来这里了,以后他将与这片枫林再无联系。


昨晚同尼尔争执后他几乎彻夜未曾合眼,那忧伤的虫鸣唤起了他的睡意,眼皮沉沉的,他阖上眼,放开了意识。


又是似曾相识的冷雨,他在梦中蜷起身,彼时的男孩已经长成少年,微笑着立于他身前。


若现实太过残酷,我愿长溺梦中。


提耶利亚醒来时,天真的在下雨。全身都已经被雨水淋湿,他起身想着赶快回家。雨点将枫叶打落,掩埋了那条本就不清晰的路,残阳照在淋湿的红叶上,猩红的,像血一样残忍。


他迷失了回去的路,苦苦寻觅,仍不见出口。偌大的林中雨声混杂着脚步声。一个人的,和另一个人的。他停下脚步,匿身于树后,雨中就只剩下另一个人突兀的脚步声和自己的心跳。如果不赶快回去的话,狄兰迪一家会为自己担心,他焦急地用手指扣着树干,细碎的树渣混进指甲。尼尔会吗?尼尔还会担心吗?


“提耶利亚!”


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自己,一瞬间提耶利亚还以为自己是在幻听,但随后他看见尼尔冒着雨在林中拼命地寻找着自己。


明明讨厌他讨厌得要怒目相视,这个温柔的人还是会冒着大雨来找他。你在犯规哦,尼尔。可惜这也不是游戏。要是游戏就好了,要是游戏他想一直躲下去,似乎只有躲起来才能多多少少看到这个人有些在乎自己。但他不想再给尼尔添麻烦了。


他从树后走出来,故意弄出一些声响,好让尼尔看见自己。对方听见声音回过头愣了一秒,然后跑过来狠狠地抱紧他。


“为什么不和其他同学一起走,一个人跑来这种地方?”


提耶利亚奋力推开尼尔,别过头去不吭声。


“说话啊!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你怎么知道我是一个人来的?”


“我当然知道!”


是的,尼尔当然知道。因为每天放学他都会在提耶利亚和其他同学告别后,默默在身后不被注意的距离注视着他确保他安全到家。提耶利亚的社团活动时间表、社团里的每一个成员、放学后最喜欢去的店家,这些尼尔统统都知道。这听起来就像一个变态的行经,但确是尼尔用最笨拙的方法在一旁默默守护着提耶利亚。


“谁要你的担心!你不是讨厌我讨厌得要命,在学校里想方设法避开和我参加相同的活动,恨不得把我推得远远的不要出现在你的面前吗!”


提耶利亚将心里的想法一股脑儿地吼出来,它们如大石一般长久压在提耶利亚心上,压得他透不过气。他的声音高亢得近似悲鸣,在林中回荡。


“怎么……会讨厌呢……”尼尔的眼神里流露出哀伤,“明明喜欢提耶利亚喜欢得不得了……怎么会讨厌呢……”


“‘喜欢’吗?抱歉我并不太理……唔……”提耶利亚未说完的话悉数被尼尔用自己的唇堵住。少年地吻技透着青涩,弄疼了提耶利亚,被他慌忙推开。


“对不起……”尼尔往后推了两步,“只是……我喜欢你,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要喜欢你,喜欢到……甚至想拥有你。和你待在一起的每分每秒我都感到幸福。但是,如果我因为这份感情将你束缚在自己身边,你便无法交到更多的朋友;如果我因为这份感情顺应自己的心,就会向刚才那样弄伤你。明明是我自己选择推开你,但当你真的走远后我又觉得这么寂寞。”


“尼尔……托你的福我才能交到这么多朋友,我从心底感激你。但即使有再多的朋友,尼尔对于我来说也是特别的存在,对你的感情我不知道该如何用语言描述。只是,我不是一个怕疼的人,你也无须刻意推开我。我想在你身边,同你看相同的风景。”


提耶利亚踮起脚尖,学着尼尔刚才的样子用自己的唇去触碰对方。脸颊有些发烫,他索性闭上眼,任凭尼尔抱紧他。有时会被咬痛,有时会咬到对方,但提耶利亚并不觉得讨厌。他悄悄瞄一眼尼尔,看到那与昨晚一模一样的眼神。并非是因为愤怒,只是在渴求着对方。


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喜欢”。提耶利亚在心中悄悄地下了定义。


雨渐渐停了,借着落日最后一点光亮,溪边架起一道暖橙色调的彩虹


提耶利亚坐在尼尔的车后座上,紧紧搂住他的腰。他看那片枫林离自己越来越远但并不觉得留恋。因为,他知道以后还会有许多次、许多次,自己会同尼尔一起,赏那悦人的红叶。


TBC


瑞希碎碎念:

呼~传说中又臭又长的一章终于结束啦!看下来就会发现就是两个人一个误会啦。洛叔暗恋提子,提子又不太懂hhh然后洛叔青春期少年那点小心思嘛,提子能把洛叔的冲动理解成“这个人生气了”,也是没谁了www

(原作提子单箭头心疼死我了,这次让洛叔感受一下单箭头!)

其实误会不是的大事,但是许多人就这么因为误会错过了不是吗,想想都觉得心里疼得慌QAQ

嘛,总之解开误会就好~

【去年这个时候正是暑假补完OO后到处挖粮食吃的状态,今年还在坑里,并且撸起了长篇。入坑一年了呢,突然蛮感慨的。

谢谢一直在看《长梦》的姑娘们~爱你们哦!

 

 


评论(2)
热度(19)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