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希

一只大可爱~PICK ME&点赞,评论,留言~谢谢!

【洛提】长梦 06(上)

06.红叶(上)


提耶利亚与尼尔所就读的高中离家不太远,但也不算太近,步行的话大约要二十分钟左右,骑自行车去则会省下一些时间。沿途会经过一条清澈的小溪和沿岸的枫林。时间不赶时,两人会结伴沿着溪流悠悠前行,而每个星期一因为有全校大会需要提前到校时,尼尔便会骑单车载着提耶利亚走捷径穿过那片枫树林。


枫林茂密,树与树之间相似且紧凑,走进去的话容易迷失方向,因此过往的学生大多愿意沿着小溪绕过枫树林,而不选择冒险抄近路。


那条捷径是尼尔发现的,在一个假日的傍晚赶着去接被老师点到留在学校帮忙印资料的提耶利亚时偶然发现的。能那么有勇气去闯的,大概也只有尼尔了,那时刚入学不久,提耶利亚对学校的一切还很生疏,傍晚留他一个人在学校无论如何都令尼尔不放心。想着要快点见到他接他回来,尼尔才冒险骑车穿近那片枫林。幸运的是,他发现了一条小径刚好可以经过一人一车,并如愿省下路途上的时间,在天黑前赶到了学校。从那以后,枫叶林中的捷径便成了两个人共有的秘密。在提耶利亚看来,这个秘密是能证明自己被尼尔重视的最好证据,每次和尼尔一起经过那里,都令他格外开心。


提耶利亚和尼尔同班,开学初两个人大多时间都形影不离。他们一起去理科实验室,一起坐在大橡树下吃狄兰迪夫人准备的爱心便当,一起去图书室查资料。即使尼尔有了新的朋友,大部分的课余时间陪他一起度过。


可是后来尼尔却变了。至少提耶利亚认为是这样。


一切都由社团纳新开始。他被尼尔拉着参加去听各种宣讲,一起填了许多个社团的申请表,甚至还有学生会的。但是却没有一个是两人共同申请的。提耶利亚感到困惑,但托尼尔的福,他结识了一些朋友,日常生活也变得充实起来。


渐渐地,班里的同学和提耶利亚熟络起来。终于,在一个凉爽的下午,班里几个关系要好的男生女生邀提耶利亚放学一起回家,顺路去一家新开的甜品店喝奶茶。


“我……”提耶利亚犹豫着向坐在后排的尼尔投去询问的目光。尼尔收拾书包的手顿了一下,抬起头给了他一个笑容,“去吧,提耶利亚。要玩的开心点哦。”


不一起来吗。提耶利亚的目光仍停留在尼尔身上,偏西的阳光照在尼尔墨色制服外套上使得布料泛起暖融融的金色,让他有些留恋。“抱歉,我今天要和阿雷路亚一起去参加社团活动。对吧,阿雷路亚?”似乎是看穿提耶利亚心中所想,尼尔开口打断了他刚要说出口的话。


“啊……嗯!”和尼尔位置间隔一个过道阿雷路亚附和着。


“所以啊,今天没法和你一起回家了。去和大家好好地玩一玩吧,不用介意我。”尼尔轻轻推了推提耶利亚的肩,催促着他快点做决定。无奈之下,提耶利亚只好抓起书包,加入了邀请他的那伙人之中。总觉得,像少了什么一样,心里空落落的。


“如果我多嘴了,还请原谅。狄兰迪同学既然一副失落的样子,为什么刚才还要谎称有社团活动呢。”


尼尔站在窗边静静地望着和他人一起走出校门的提耶利亚,直到那个身影再也看不清。他没有回答阿雷路亚的问题,只是欠身道了句“明天见”便离开了教室。脸上少见地没有什么表情,令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那是入学以来,两个人第一次没有一起回家。提耶利亚觉得那只是一次偶然,只是碰巧大家都有事而已,尽管有些失落但并没有放在心上。奶茶太甜了,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晚上尼尔还是来他的屋子里一起做作业,只是完成作业后说着“社团活动太累今天想早睡”向还在看书的他道了晚安后便回了自己屋子。一切都合情合理,但确实有什么已经出现了裂痕。


星期五的下午只有一节体育课,结束之后学生们便可以放学回家。尼尔在学生更衣室换下运动服装好后,快步向教室走去。之前帮社团采购时,他发现了一家很有趣的书店,想着提耶利亚喜欢读书就打算周五放学后带他去逛逛。一个身穿水手服、橘色卷发、扎着双马尾的女生从楼梯口拐过来和他同向而行,看样子是初中部的学生,不知道是来找谁。尼尔没去在意这些,几步超过了她,来到教室门口。


“提耶……”


“呐,厄德前辈!能不能米蕾娜一起去吃冰淇淋?米蕾娜有一道程序设计题想和前辈讨论一下!”


尼尔刚想向提耶利亚招手,刚才在楼道里遇见的女生就先他一步钻进教室,拿出一个本子递了过去。看样子应该是提耶利亚参加的计算机研究社里的学妹,那个社团面向全校招募社员,会有初中部的学生也不奇怪。平日里相处下来,尼尔发现提耶利亚在计算机方面,尤其是在编程上有着与生俱来的兴趣与天赋,这个社团也是他劝提耶利亚报的,果不其然,提耶利亚入社后广受前辈们的好评。似乎是听见了他戛然而止的声音,提耶利亚转过头看向他,眉眼间是刚才看见那道程序题后的兴致盎然。


“呃……没什么,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回家路上注意安全。”


“包在米蕾娜身上!”


尼尔留下这句话便匆忙离开了教室门口,身后响起那个叫米蕾娜的女孩清脆活泼的声音。有那么一瞬间,提耶利亚看到看到尼尔眼中复杂的情绪,而他,不知道怎样将其形容。


那是两人第二次没有一起回家。而在那之后,这似乎成了家常便饭。


“去吧,和大家一起多玩一玩。”


“不用在意我,放学后我也有活动要参加。”


“没关系的,提耶利亚去吧。”


去吧,去吧,去吧。尼尔总是淡然笑着这样说。像是要割断两个人的联系,将他推开;像是厌倦了他的存在。这种感觉令他莫名感到恐惧,仿佛将要失去什么似的。


终于有一天,他推掉了当天的社团活动,收拾好书包后等着尼尔一起回家。他知道,尼尔当天是没有活动的。


“提耶利亚今天不是应该去参加社团活动的吗?”尼尔看见他没有走,漫不经心地问道。


“今天的……取消了……所以……”


一起回家吧。


提耶利亚笨拙地扯着谎,努力想把后半句挤出来,舌头却像打结了似的,无法道出一个字。


“怎么会,刚才我去送作业本时,明明看到隔壁班和你一个社团的同学已经急急火火赶去活动室了。提耶利亚也应该去哦。随便翘掉社团活动会留下坏印象的,快去吧。我还有活动,就不陪你了。”


被戳穿了谎话,提耶利亚呆站在那里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知道尼尔也在说谎,但看着对方淡然地笑容,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话语来反驳他,只好拎起背包落荒而逃。


“这样不太好吧……提耶利亚大概是想和你一起回家……”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但那个家伙……他应该……”


不再需要我了。


尼尔将头埋在两肘间,阿雷路亚听不清他的声音,只能暗自揣摩后半句话语。提耶利亚在班里越来越受欢迎,也许是因为害怕不再被需要,这个看上去成熟稳重的少年选择自己先与朋友划清界限。


那天的社团活动他最终也没有去,而是一个人走回了家。冬日,溪边枫林里的红叶凋了,林子里一片萧寂。“去吧……去吧……提耶利亚应该去啊……”尼尔的声音不断在他耳边回响,使他心烦意乱。他确定尼尔是要推开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提耶利亚开始努力回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被讨厌了。


但一切,似乎从尼尔拉着他报名参加各种社团时,就开始了。他们曾一起填过数不清的申请表,甚至连学生会都填了,但是那么多张表里尼尔都巧妙地避开了与他相同。不只如此,最近尼尔甚至晚上不再和他一起写作业了,每次洗完澡回屋,都只有一杯牛奶孤零零地等他回来。饭桌上,两个人也很少交流。细细回想起来提耶利亚只得出了一个结论:尼尔变了,变得讨厌和他待在一起。起风了,落叶在脚边沙沙作响,提耶利亚裹紧外套加快了步伐,冷风灌进鼻腔,眼睛酸酸的,难受得要命。


回到家,提耶利亚简单地扒了口饭就钻进了被窝。作业借着课间的写完了,提耶利亚没有心情去做别的,就只好躺在床上用被子裹紧自己缩成一团。屋子里静悄悄的,显得格外空荡。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然后门把手被拧开,开门的人似乎在门口看了一会,提耶利亚的心像擂鼓一样突突地跳着。大概是以为自己睡着了,门口的人轻轻退出去带上了门。脚步声没响几下,提耶利亚听到了隔壁房间开关门的声音。是尼尔,刚才的人是尼尔。他说不清自己在期待着什么,但随之而来的没顶的失望令他感到疲惫。他又缩了缩身子,就这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似乎就只剩下清晨与从前无异了。自从莱尔住校之后,即使是早餐时间饭桌上也相对安静,就算两个人不交谈,气氛也不会糟糕到哪里去。虽然放学时尼尔和提耶利亚很少同行了,但早晨去学校仍不可避免地会和提耶利亚一起。只是因为冬天路滑,为了安全起见两个人不再走那片枫林里的捷径了。这大概就是唯一的变化了。


今天早晨,不同于平时冬日里从被在窝里爬出来的一刻起一直持续到走到学校的困倦,提耶利亚格外地清醒,尼尔现在就背着包走在自己身边。去说话啊,去和他说说话。提耶利亚在心里催促着自己,但却在张了张嘴之后发现根本找不到话来说。参加着不同的社团,有着不同的交际圈,他突然意识到他和尼尔之间已经找不到共同的话题。之前他忙着参加各种活动,充实的一天过后换来的是第二天上学路上仍然昏昏欲睡。所以当两个人路上的交流变少时,他觉得也许尼尔也和自己一样觉得很困不愿意说话,却没注意到每天仅有的短暂相处时光里对方眼中的期待慢慢冷下去,等回过神时才发现和尼尔已经疏远到这种地步。绞尽脑汁去说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尼尔也只是微笑着侧耳倾听,不作回应。是啊,还能期望他回应什么呢。提耶利亚突然止住脚步,地面上积了一层薄雪,风刮过来会掀起一层雪沙,尼尔的身影在那片茫茫白色之中离自己越来越远。他是一个温柔的人,但温柔有时往往与冷酷只有一步之遥;他仍然会微笑注视着提耶利亚,但提耶利亚曾觉得无论怎样看都看不厌的笑容已化作冰刃割进心房。在早晨结伴而行又能怎样呢,对于两个渐行渐远的人来讲,不过是一种煎熬。


一切,都变了。


但提耶利亚是个坚强的人,在班里时仍然和往常一样,会在放学后和几个朋友顺路去吃些零食,也会认真参加社团活动,甚至还代表学校在高中组算法设计大赛中拿了奖。唯一不同的是,他放学后无论去哪都不再和尼尔打招呼,尼尔也不会主动过来问,即使是早晨一起去学校时,也会一前一后分开走。就像两条相交的直线被剥离开成为无关的平行线。提耶利亚想,没有被讨厌的自己在尼尔眼前晃,他大概会开心许多。事实在他看来也确实如此,最近尼尔和外国来的交换生菲尔特走得很近。菲尔特因为孤身来到爱尔兰,经常会因为想家默默流眼泪。提耶利亚站在教室窗口,看见两人放学后坐在自己以前和尼尔一起吃便当的那棵橡树下,尼尔将自己的肩膀借给啜泣着的菲尔特。一瞬间复杂的情感在内心炸开,有羡慕,也有一些其他的、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定义的情感交织着翻涌起来。


“和提耶利亚关系弄僵真的好吗?”菲尔特示意窗前那个身影问道。


“他能有更多的朋友,不是挺好的吗?”尼尔抬起头看见窗边围了几个同学,而后,提耶利亚的身影同他们一起消失在视线中。


半响,他长长地叹了口气。


TBC


瑞希碎碎念:


传说中又臭又长(?)的一章orz,中秋小假都用来肝它了都没肝完。所以分成两部分发w

写校园苦手的要命窝已经跪了(瘫)随意看一看就好...

大概会有一些用错的词(?)嗯,有的词用的对不对真的心里没有把握,过几天回家查一查《现汉》再改一改。

【老腊肉小假里被学院一个电话支回去看着新生军训简直痛哭流涕


评论(4)
热度(16)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