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提】长梦 05

05.旧梦

 

傍晚,四周渐渐暗去,路灯还未亮起。工作了一天终于下班的人们加快了归家的步伐,偶然经过狄兰迪家住宅的人们会发现,周围住户窗前还是漆黑一片时这家屋内已经亮起了柔和的灯光。


“恭喜升学!”


尼尔和提耶利亚换好学校的制服从楼上下来时,早早在楼梯两侧躲好的狄兰迪夫妇和艾米拉响了庆祝节日时才用的喷花,五颜六色的亮片应声喷出,像雪花似的纷纷飘落。


为了庆祝尼尔和提耶利亚顺利考上了当地最好的公立高中,狄兰迪夫人做了一桌子丰盛的菜肴并精心烘焙了蛋糕,艾米负责筹划惊喜忙的不亦乐乎,就连平时工作繁忙的狄兰迪先生今天也早早下班参与其中。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莱尔选择了较远寄宿学校没法回来。


提耶利亚愣在楼梯上显然真的被惊喜到了,直到尼尔在身后轻轻拍了怕他的肩膀,才回过神和大家一起走进餐厅。


“这身校服提耶利亚穿上真是太合身了!快,转过身让我再好好看看。”狄兰迪夫人不住地称赞着提耶利亚,渐渐红了眼眶。她知道,提耶利亚走到这一步,能穿上这身校服,真的太不容易了。


为了能够像尼尔他们那样去学校学习,一直在家中自学的提耶利亚不得不更加努力以保证自己能够顺利升学。为此,他常常在家里其他人都睡着后仍在做模拟题,早晨甚至起得比要负责全家人早餐的狄兰迪夫人还要早来背资料。提耶利亚是个坚强的人,为了达到目标再多的努力都愿意付出。


有时尼尔也会过来帮一帮提耶利亚,拿给他一些资料或者给他讲讲题,困了索性就栽倒在床上两个人挤着睡,理由是“莱尔初中住校后自己一个人有时还真不太习惯”。提耶利亚不太在意这些,也知道这里本来就是尼尔的屋子便没有拒绝。只是每次学完习看到已经守在床边睡着的尼尔给自己留出大片空间时,都会忍不住猜测是否因为莱尔睡相太差,这个温柔的人才本能地习惯将床铺让出大半给他人。


夜晚,已经洗漱完毕的提耶利亚坐在书桌前忙着收拾书包,整理明天去学校要用的东西。忙碌间那身挂在墙壁挂钩上的西装款的校服总是频频闯入他的视线。明天,他将穿上这身衣服坐在教室里和许多同学一起上课。


“课本都收拾好了吗,提耶利亚?”尼尔端着两杯温牛奶站在门口礼节性地敲了敲门。


“嗯。”提耶利亚拉好书包拉链,起身到门口接过尼尔手中的牛奶,并示意他可以进来坐。


每天尼尔都会帮他端一杯牛奶送进屋,从两人备考的那一天起,一直延续至今,已然成为了一种习惯。初遇时那个小男孩如今已成为高过提耶利亚一头的少年,浅绿的的睡衣下隐约能看到肌肉的线条,本就帅气的脸庞也变得更加线条分明。


眼前少年原本蓬松的棕色的卷发变得软趴趴的,时不时有水珠滴下来,显然是刚刚洗过澡后又没有仔细擦干头发就上来了。尽管尼尔的脖子上搭了毛巾,滴落下来的水珠还是打湿了衣领下方的一小片面积。提耶利亚皱眉,拉住尼尔让他坐在床上,然后熟练地找来一条早就准备好的干毛巾跪坐在他身后仔细地帮他擦干头发。之前尼尔曾因为没有擦干头发就过来给他讲题,睡着后着了凉生了一场大病。从那之后提耶利亚就多准备出一条毛巾替他擦头发用。尼尔总是玩笑称提耶利亚擦头发最舒服,以后都不要好好擦头发要让提耶利亚帮他擦一辈子。气得提耶利亚在忍不住在背后给他一记小拳头。


他知道,尼尔一向待他人温柔,但有时对于自己却显得不是那么在意。就像两人刚相遇的那个雨天,这个人头发上滴着水,却只顾着先帮他把头发擦干。仿佛就是在昨天,但时间确实已过数年。提耶利亚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想起来,但那些记忆确实活灵活现如鲜艳的影像一般闪现在脑海。与狄兰迪一家的相遇,还有,在那之前。


“你愿意,听我讲个故事吗,尼尔?”


他和尼尔说起他来到这里之前的种种:纯白的封闭空间、玻璃墙后一身素白的人,能够制造疼痛的头盔等等。记忆中不曾对任何人说起的片段,在多年之后面对着这个背对着自己的人一吐为快。谁料对方听完之后笑出声来,“那是提耶利亚做的一个恶梦吧?虽然听起来非常逼真,但现实生活中应该不会存在吧。”尼尔捉住提耶利亚的双手抱在胸前,“提耶利亚该不会是在紧张吧?因为以前都是一个人在家里学习,明天要去学校了,不知道能不能和其他同学好好相处所以紧张得想起了陈年恶梦?”见提耶利亚不语尼尔放开手回身摸了摸他的头。提耶利亚愿意和他说这些话令他感到欣慰,过去的几年中提耶利亚和家人相处得越来越融洽,但要他走出小家一下子和外界那么多人去打交道的话确实会力不从心,感到紧张也毫不奇怪。


“放心,这个世界即使有残酷的一面,但也还是由许许多多温柔善良的人共同撑起。用心和他人相处的话,就一定能够以心换心收获友情。”尼尔喝掉自己杯中的牛奶,把提耶利亚那杯递给他,然后躺倒在床上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至于那个梦啊,爱尔兰有个古老的说法:恶梦的话讲给另一个人之后就会被破解,再也不会缠绕做梦者。现在你把它讲给我听了,以后就不会再想起来了。”他翻了个身,“如果还是觉得紧张害怕的话,今晚我留在这陪你好了。”


提耶利亚点了点头,将杯中的牛奶一饮而尽后,起身把两个杯子拿到楼下刷干净放好。狄兰迪夫妇坐在起居室看电视,看见他经过时和蔼地笑着嘱咐他要早睡。提耶利亚凝视着他们的脸,微笑着向他们点点头,回身上了楼梯。


“亲爱的你看见了吗,那孩子最近笑容越来越多了。”


“可不是嘛,咱们提耶利亚笑起来时更好看。”


他听见了狄兰迪夫妇轻声的交谈,知道他们连笑容这样的小细节都有看在眼里,不由得感到心里暖暖的。十年了,他来到这个家已经有十年,那些温暖的记忆陪伴着他一直走到现在。即使今夜之后又有许多陌生的事物等待着他去适应,即使明天要面对的是崭新的集体、崭新的环境,有家人的支持他便能够无所畏惧。十年前的那场冷雨和之前那些糟糕的记忆变得模糊起来。是梦。他们都这样告诉他。


提耶利亚想,如果是梦的话如今他已经讲出了全部,那便可以悉数忘掉了,留下的将只有雨中狄兰迪一家给他的温暖。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灯还亮着,但尼尔已经侧身躺在床边睡着了,依旧是给他留出大片空间。提耶利亚关上灯,轻手轻脚地换好睡衣爬上床。如许多个夜晚一样,他伸出双臂抱住那只占据一个边角的身体,将他拉近自己。而不同的是,这次他悄悄将脸埋进那温热的胸膛。


只要这些温暖不是梦便好。如果是梦,我愿意用全部的记忆换自己不再醒来。


提耶利亚在心里由衷地祈祷着,渐渐沉入梦乡。在梦中他们安静相依,在梦中他有温暖的家。那些记忆,太过温暖,以至于令人感到虚幻。


后来,我开始分不清究竟哪一个是梦。


TBC


瑞希碎碎念:


是不是感觉最后那里有些眼熟?原来是在第二章的,后来觉得按照发展不太合理修改时删掉了。

然后...其实这一章是不再计划之中的XD,本来应该写一写校园生活交代一下感情线啥的,但是一上午坐在那就在想“牙败,我对感情线好苦手”然后又想着把之前删掉的情节找个合理的地方填进去,一来二去就冒出这一章了orz

唔...其实提子的性格是不是有些过于清爽(?)了呢...我有些方...

では食用愉快~


 

 


评论(2)
热度(15)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