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希

一只大可爱~PICK ME&点赞,评论,留言~谢谢!

【洛提】长梦 04

04.家人

 

蝉鸣声渐渐淡去,夏天结束了。

提耶利亚独自坐在庭院中的藤制秋千上,仰面注视着薄云流转的天空。爱尔兰的秋天是静谧的。天空看上去好像变高了些,白花花的云朵懒懒地、不情愿地变换着形状。树叶不知道为什么齐刷刷地红了脸,而后又悄无声息的落下。街道上偶尔会有三两行人或是一辆汽车经过弄出些声响,之后便又归于平静。雨,成了这里的常客。刚刚还是晴空万里,现在就已经有雨点滴落在仰着头的提耶利亚脸上,顺着脸颊滑落,好像他在流泪一样。他看见自己浅粉的针织衫上沾了水渍的地方变成了深色,抬起手抖了抖,便起身经由起居室的大落地窗回到屋中。狄兰迪夫人提上篮子正准备出去买菜,他取来伞走到门口递给她,换到一个带着淡淡茉莉香的轻吻。之后,偌大的二层别墅内就剩下他一人。

尼尔和弟弟妹妹都去上学了,身为工程师的狄兰迪先生工作日时很晚才到家。白天,家中就只有狄兰迪夫人和提耶利亚。他回到起居室的落地窗前,抱膝坐在木地板上,看窗外雨滴在地面溅起的水花。说实话,他其实一点都不喜欢雨天,那些与雨天捆绑的糟糕记忆令他至今下雨时都喜欢抱膝坐在角落。只是爱尔兰被雨神偏爱,渐渐地他也就习惯了看窗外的雨。多亏了狄兰迪一家,他才能在这样的天气穿着针织衫和长裤坐在屋内看雨,而不是在外面挨浇。狄兰迪夫妇和三个孩子都是非常亲切的人,能来到这里提耶利亚感到庆幸,但相处起来有时也会觉得困惑。

因为暂时没办法和尼尔他们一起去学校上课,提耶利亚的课程便由狄兰迪夫人在家中负责。他学得很快,学校里一整天的课程他仅用一个上午就可以完成。下午他会帮着狄兰迪夫人忙一忙家务,有时也会换上那身方便的裙子出去帮尼尔遛一遛电子宠物哈罗顺便熟悉一下附近的环境,或是同狄兰迪夫人一起去买菜。休息日时两兄弟总是拉着他打射击游戏,艾米也经常约他一起去超市里买零食吃。狄兰迪先生不忙时还会带着他和孩子们去钓鱼或者采摘。他被视作家庭的一份子,毋庸置疑。但总是,有哪里令人感到说不出的违和感。他意识到了,但不知道怎样将其概括。无论是去钓鱼、采摘,还是打游戏、逛超市,只要是一家人一起,他就会有一种抽离在外的感觉,如同脱离这个家,站在外面旁观一般。他们在一起交流、欢笑、打闹,而提耶利亚一直都只是站在一旁看着。那不是狄兰迪一家的错,而是因为提耶利亚不会融入其中。他知晓喜、怒、哀、乐这些最基本的情感,却不懂得像人类一样表达爱与恨、喜与憎。狄兰迪夫人曾在帮他办理了户籍之后就教给他用“爸爸、妈妈”称呼她和丈夫就可以,但他却犹豫着开不了口,选择了客气但略显生分的“伯父、伯母”。

他身在狄兰迪家,却没有融入其中。这样一过,便是两年。

秋日的傍晚,天灰蒙蒙的像是在憋着眼泪。提耶利亚提着调味料和艾米拜托的零食从便利店出来。要下雨了。他拢了拢针织衫的领口加快步伐往回走。

星期五,学校比平时提前放学。往日里到了星期五小孩子们放了学都会立刻跑回家,扔下书包就和朋友出去玩,但今天由于阴天的缘故,街道上安静了许多,几乎看不见小孩子们的身影。狄兰迪家所在的住宅区被每一栋住宅划分出许许多多的十字口。平时提耶利亚从便利店出来直走,在第三个十字口左拐后走大约三百米就到家了,路上嬉闹的小孩们从来不会吸引他的注意。但是今天,他却注意到十字口右边的拐角背面传来哭声,而且越听越像艾米。身体快于大脑做出反应,回过神时,他已经走到了右边的拐角。

眼前,三个不良少年模样的高中生正把抱着书包瑟瑟发抖的艾米围在墙边。“哎呦小妹妹,长得真可爱呀,哥带你去吃冰淇淋怎么样啊?”其中一个一头黄色卷发,带着耳钉的不良起哄道。“走吧,吃完我送你回家,保证不让你爸妈担心!”看上去像头目的红头发少年叼着烟,上去一把抓住艾米手腕。“不要!”小艾米尖叫着咬了红头发的手一口,更大声地哭起来。红头发疼的呲牙咧嘴松开了她。“妈的,不识抬举,我们老大也敢咬?老子掰掉你的牙。”旁边那个染了一头白毛的不良吐掉嘴里的烟屁股上前推了艾米一把,扬手就要打下去。提耶利亚三步并作两步挡在艾米面前,白毛那一巴掌就重重地落在他左肩上。提耶利亚吃痛,手臂一麻,手里提着的购物袋掉在了地上。

“欺负艾米,你们简直罪该万死!”提耶利亚站直了身体,把艾米护在身后。“哎呦?口气挺大你谁呀在这儿装英雄?啧啧,瞧这细皮嫩肉的……滚一边去,老子不打女人!”红头发揪住提耶利亚的领子,“想约?倒是可以陪陪你。”提耶利亚打掉揪在自己领子上的那只手,顺势推开红毛。两个跟班见状慌忙接住自己老大。“快跑,艾米!”他转过身催促着。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红头发怒发冲冠挥拳将提耶利亚打倒在地。艾米看见后吓坏了,哭着不敢离开。见不良们要把艾米抢走,提耶利亚一把抱住她,死活不松手。红头发彻底被他激怒了,带着两个跟班上来对他又踢又打。为了保护艾米不受伤,他跪在地上用身体护住她,但也因此无法还手反抗。不良们下手越来越狠,提耶利亚只能咬牙硬撑着。

远处传来“咻——咻——”的声音,刚才还气力十足地对提耶利亚动手的不良三人组突然像被蜂蜇了一样捂着手跳到一边,有黄色的塑料小弹珠掉落在地上。他们骂骂咧咧地四处张望躲在暗处攻击他们的人无果,刚想对一边的提耶利亚和艾米发泄怒火,就又吃到了更多的弹粒。暗处的狙击手枪法精准,弹无虚发,无奈之下,他们只能撤退。

“喂——都没事吧。”看见那三个不良走了,尼尔扒开用于隐蔽的树叶,从拐角住户家的院墙翻出来,向提耶利亚他们跑过去。“提耶利亚为了保护我受伤了。”艾米看见哥哥来了,抱住提耶利亚的身体委屈得放声大哭。经她这么一说,提耶利亚才意识到刚才摔倒在地时右脸颊蹭破的地方火辣辣的疼。逆光下,他看见尼尔扛着一把玩具狙击枪站在自己面前。“何等失态!”他站起身,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摸了把脸,然后伸手把艾米扶起来,提起购物袋就往回走。“嘛,总之赶快回家处理一下吧。”尼尔将购物袋抢过来拎在自己手中,看着提耶利亚走在前面的背影有些发愣。

提耶利亚,变了呢。

日暮偏西,橙色的日辉从起居室的落地窗外洒进来。屋子里空无一人,莱尔不知跑去哪里玩了,狄兰迪夫人去买菜了还没有回来。尼尔拿着家用医药箱敲开提耶利亚房门。屋内,提耶利亚正坐在床上托腮和他暂放在墙角的玩具狙击枪面面相觑。那把玩具枪是他每天清晨帮邻居们捡报纸赚零花,攒了很久终于买到的。“很帅吧?”他取出医用棉签蘸了酒精帮提耶利亚擦拭伤口消毒。提耶利亚点了点头,酒精沾到蹭破的皮肤上一阵凉凉的刺痛,他不由得抽了口气。 “疼吗,那我再轻一点。”尼尔用余光留意着提耶利亚的表情,但对方只是咬了咬嘴唇,不再出声。

“为什么,不试着依赖我们一下呢?提耶利亚。”尼尔停下手中的动作,“说实话今天看见你拼命保护艾米,我非常感动。但为什么你,不能像艾米依赖你那样,敞开心扉来依赖我们呢?”

“我不知道。”提耶利亚抬起头,一双红眸注视着尼尔,“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你、艾米、莱尔、还有伯父伯母是流着相同血液的一家人,家人之间才会相互依赖不是吗?而我,只能注视着你们。无论是和伯父一起去采摘、钓鱼,还是和你们打游戏、逛超市,我都像身边那些素不相识的人一样,只能在一旁注视着你们。到底怎样做才能成为你们的家人呢,我愿意努力,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去做。”说完,他缩起身子,用双臂将自己抱紧。尼尔知道那是他不安时的表现,尽管最近已经越来越少看到了。

“家人啊……提耶利亚不已经是了吗?今天你护着艾米的时候,不是说了‘因为她是我妹妹’这样的话吗?我可听得一清二楚哟。”

“那是……一时情急……”提耶利亚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而且你们不也这样称她吗?”

“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啊,而你,和我们一样。家人并不是一定要流着相同的血液,而是心意连结在一起。也许你没有发现,但潜移默化中你已经融进了我们家,已经真真正正成为了我们的家人。所以啊,不要什么事一个人硬抗。试着,来依赖我们啊。无论发生什么。”

“已经……是家人了吗?已经……是真真正正的家人了吗?”

“嗯,是啊。”

尼尔用无比肯定的声音回答他。他看见提耶利亚渐渐松开抱膝的手臂,甚至有一瞬间,他看见他上扬的嘴角。提耶利亚来到这里的两年间,尼尔第一次看见他笑。真好。他这样想着,继续帮提耶利亚上药“好疼,再轻一点可以吗?”这次,提耶利亚说出了自己真实的感觉。尼尔听了又放轻了些力道,将创可贴贴在他脸上。

“对了,尼尔,你是怎么知道我和艾米在那里的?”提耶利亚望着正在收拾医药箱的尼尔问,眼神干净得像小鹿的一样。“哦,我回来时听妈妈说你去便利店跑腿了,就想去给你看看我攒了好久买到的狙击枪,顺便接应你一把,帮你拿点东西嘛。”

顺便……吗?提耶利亚在心里暗想。细心的他注意到尼尔将“想让他看看自己的狙击枪”放在前面强调,而“拿东西”则成了顺带的动作,这显然不符合去接人的普遍目的。而且,跟两兄弟一起打过射击游戏的提耶利亚知道这兄弟俩爱枪如命,最喜欢用的还都是狙击枪,纵使尼尔因为攒钱买到了喜欢已久的狙击枪玩具,第一个想要拿给对方看的也应该是莱尔才对,怎样都轮不到他这个组队就会拖后腿的菜鸟玩家。

“那为什么……一定要拿给我看呢?莱尔的话会更喜欢吧。”以往即使是那些不能理解的,提耶利亚也不回去追问,但今天听了尼尔那一番对“家人”的解释后,他也就鼓起勇气说了自己的想法。

“给莱尔看干什么?那家伙也可以自己用零花钱买啊。”尼尔回答得理直气壮,“拿给提耶利亚看是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刚刚还理直气壮的人说起自己的理由却吞吞吐吐起来,勾起了提耶利亚的好奇心。

“因为长大之后,我要娶提耶利亚做我的新娘!”尼尔抬起头脸颊憋得红红的,“书上说男子汉端起枪不是为了制造战争而是用来保护自己喜欢的人,现在我有了狙击枪,就可以保护我最喜欢的提耶利亚了。所以急着想拿给你看。”男孩翠绿的眼眸中写满了认真。

“虽然我还不太理解‘喜欢’这种情感,但是听你这么说,我很开心。”尽管有些迷惑,但提耶利亚还是如实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就这么说定啦!”男孩在提耶利亚唇间轻轻地啄了一下,给了他一个拥抱。

那时,提耶利亚以为这样的感情也同样因为是家人的原因,所以感到格外的喜悦。以至于后来听见那个高出自己许多的男人对他说出相似的话后回想起这一幕不禁笑出声。

晚饭时,狄兰迪夫人问起他脸上的伤,他只是淡淡地说是不小心摔了一跤。尼尔知道他是为了不让妈妈操心。“伯母,您做的饭菜非常可口。还有您前几天送给我的那件青色的针织衫,也很合身。总之,谢谢您了。”女人听了笑得格外灿烂。

提耶利亚,变了。潜移默化之中,他变得会去表达自己,变得会有想去保护的人,甚至变得会说了善意的谎言。

只是,人类用善意的谎言,或是为了保护他人,或是为了保护自己。但即便是出于“保护”的愿望,也并不是所有被善意欺骗的人类都能够笑着原谅。

那时的提耶利亚沉浸在拥有家人的满足之中,不曾想过“你是人类”这样温柔而善意话语的若有一天作为谎言被戳穿,自己是否能够原谅。

 

TBC

瑞希碎碎念:

大概写完会出本参展(?)大概CP19(?)虽然都是大概吧……之前因为室友约CP19一来二去就冒出了这个想法但是感觉场贩好赶啊去的话好多事都得赶紧忙活了……
最近好多需要做决定而且机会过了就没有第二次的事撞在一起简直逼死选择困难症orz(窝已经是个废人了……)
嘛,不管啦,老实码字去了~

评论
热度(12)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