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提】长梦 03

03.人类

 

阴雨之后的阳光总是比平日里更加讨喜,在爱尔兰人眼中更是如此。狄兰迪家位于爱尔兰北部的一个小镇,那里人口不算密集,家家户户都有属于自己独立住宅。清晨,阳光洒进狄兰迪家的庭院,沿着木质楼梯陪尼尔一起爬上了二楼。二楼有三个卧室和一个书房,卧室原本是三个孩子一人一间,但由于提耶利亚来了,尼尔只好搬去和莱尔挤一张床。


“醒了吗,提耶利亚?”尼尔一手抱着妈妈让捎给提耶利亚的衣服,另一只手伸出来敲了敲原本属于自己的房门。房间里静悄悄的没有声音。“我进去了哦。”尼尔等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拧开了门把手。卧室内拉着帘子,有光沿着缝隙探进来,照着空气中尘埃粒子杂乱无章的飞舞。床上只有一团被子小丘一样堆在中间,提耶利亚人不见了踪影。尼尔站在门口看着屋内此景愣了几秒,然后走到床边用手指戳了那团被子一下。没有生命的被团突然开始抖动起来,提耶利亚从缝隙中探出了脑袋,睡眼惺忪地瞅着他,像一只被惊扰了美梦的小动物似的。尼尔看了提耶利亚那种把整个人都裹在被子里缩成团的睡姿不禁失笑,这种睡法难怪听不到敲门声。“起床喽,不然太阳公公要晒屁股啦。”他走过去把衣服放在床边,帮提耶利亚把因静电作祟飘起的额发顺下来,“换好衣服后就可以下楼吃饭了哦,我妈妈的爱心早餐超级好吃。”提耶利亚闻声从被窝里面爬出来,浅粉色的睡衣因为肩膀处不合适所以解开了两粒扣子,隐隐约约能看到锁骨和嫩白的肌肤,同样,还有前胸不规则的伤痕。即使被母亲打过了关于提耶利亚来历预防针,那身伤仍然超出了尼尔的想象。由于全家人达成一致将提耶利亚视作人类接纳,他也不好再询问或说些什么安慰的话。意识到自己正盯着客人走神后,尼尔摇了摇头,摇掉脑海中那些天马行空的猜测,与此同时,他注意到提耶利亚抱着那身棉麻质地的衣服也正盯着自己。


“抱歉,你换衣服吧,我不看。”虽然知道提耶利亚不是女孩子,但尼尔心里仍莫名害羞起来,那感觉就像艾米上了小学后他就拉着莱尔拒绝再同她一起洗澡时的心情一样。不过提耶利亚盯着他看地原因倒不是因为害羞,只是面对新环境感到茫然而已。他记得面前这个人,大雨中发现他并决定把他捡回去的就是这个人,昨晚来给他端来食物的也是他,尼尔·狄兰迪。尽管尼尔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弟弟,提耶利亚还是如此确定。提耶利亚并不理解为什么需要“吃饭”,昨晚放在小桌上的粥被冷落在一旁,现在已经凉透了。他侧目看了那个小碗一眼,然后抖开手里的衣服一声不吭地套在头上。那是一条白色的洋裙,裙摆过膝,荷叶式领口和袖边,有淡青色的碎花点缀于素白之上,俏皮又不失端庄。


“好了吗?我转过去了哦。”听见身后人下地的声响,尼尔礼貌地打了招呼后转过身去。看见身穿碎花洋裙的提耶利亚,这个八岁的男孩瞬间红了脸。“呃……这身衣服很适合你……嗯……非常可、不对……非常优雅……”小学高年级的男孩们正是渴望被当做小大人看待的年纪,他们往往会留意学园里可爱的女孩子,然后用绅士的口吻去称赞她们以满足自己的好胜心。对这种本质上透着孩子气的玩法身为哥哥尼尔本不感冒,偶尔看到莱尔参与其中还会半开玩笑地挖苦一下,但在看见提耶利亚站到自己面前的一瞬间,他却笨拙地学着大人的口吻用“优雅”换掉“可爱”去称赞他。


人类其实是一种不直率的动物。年少的尼尔尚未理解,单纯的提耶利亚更无从知晓。他并不在意衣服的款式如何、上身效果好看与否,面前的男孩红着脸说出的“优雅”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是这身衣服恰到好处地遮住了他身上的伤,而将裹了绷带的小臂露在外面透气,方便又舒适这一点令他格外满意。


提耶利亚站在楼梯处,看着一层层台阶的边缘渐渐感到头晕,不得不扶住墙壁缓一缓。尼尔扶着他在台阶坐下关切地询问他哪里不舒服,但提耶利亚惨白着一张脸不知道怎么回答。男孩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糖让提耶利亚放在嘴里嚼碎了吃掉。那是他来到世上吃到的第一种东西,明明该是放在口中慢慢享受,他却从尼尔那里学会了用咀嚼的方式快速吃掉。糖渣刺激着舌尖的味蕾,融化在口中。咽下去,甜得他喉咙难受。那时尼尔不知道,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过后,提耶利亚咀嚼着相同口味却不是原来那个老牌子的糖果时,被那沁入喉咙的甜,苦得流下泪水。


“感觉好点了吗?”尼尔问道。提耶利亚抬起头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他点了点头。“嘛,大概是低血糖了吧。是不是感觉肚子在‘咕咕’地叫?”提耶利亚这才意识到确实如此,他扶着墙慢慢站起来。 “昨天给提耶利亚端去的粥都没有喝掉我可看见了哦。”男孩见状跟着站起来继续说道,“人类要好好吃饭身体才会健康,提耶利亚也一样。所以今天的早餐不能再含糊过去了哦。”


提耶利亚站在楼梯上踌躇着,迟迟没有再跨开步子。作为变革者中的残次品,他未从VEDA中获得一星半点的信息,对于自己,对这个陌生的世界他都还不太了解,甚至,连最基本的生存常识都所知寥寥。再前进一步,再跨出这一步他将会进入哪里,又会有怎样的改变,一切都是未知数。如溺于深渊,双脚无论如何都无法够到底部那般不安。


“走吧,大家都在等你。”


似乎看穿了提耶利亚的犹豫,尼尔握住提耶利亚紧握成拳的左手,顺势理开蜷缩在一起的手指,将那偏凉的手掌裹入自己手心。温热的触感令提耶利亚一瞬恍惚,跟着他迈开了步子。


餐厅里,狄兰迪夫妇和两个孩子已经等了许久。看见哥哥牵着一身洋裙的提耶利亚进来莱尔不满地嘟囔着“提耶利亚这么可爱,哥哥犯规!”跳下椅子去牵提耶利亚另一只手,两个人一起把他带到餐桌前。坐在对面的艾米还不会读提耶利亚完整的名字,只好不停拍着手地喊着“提耶姐姐”表示欢迎。狄兰迪先生身为男主人坐在离提耶利亚较远的餐桌正位,正和蔼地笑着以赞同两个儿子的观点。“我估量着爸爸衣服的尺寸对提耶利亚来讲大了些,就找了件自己年轻时的裙子给他。瞧瞧,我们提耶利亚生得好看,穿上也是有模有样。”狄兰迪夫人从厨房里走出来,语调轻快,就像在夸自己亲生的孩子一样。她把提耶利亚和尼尔的早餐端上餐桌,站在提耶利亚身边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先将就一下,回头再带你去商场买身自己喜欢的好不好?”提耶利亚不知道该不该表示这件衣服穿在身上其实挺舒服的,只好默默低头看着自己的碟中用果酱写得大大的“Welcome”。


“以后提耶利亚和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你们三个小鬼头可不许欺负他。听到了吗?”狄兰迪先生作为一家之主认可了提耶利亚的到来。艾米听了乖巧地表示很高兴提耶利亚的到来。作为家里最小的成员,她同样知道提耶利亚的身份,也同样愿意将他视作人类去接纳。莱尔也很高兴,但却固执着一定要提耶利亚分清他们兄弟俩。“我是莱尔,那个是我哥尼尔。”他拉着尼尔蹲下再一起站起来,“现在呢?哪个是莱尔?”提耶利亚看了看,指着那个发问的男孩示意是莱尔。被认出来的莱尔开心得直拍手,“以后请多指教,可爱的提耶利亚。”


后来,在莱尔的记忆中提耶利亚也不曾有一次认错过他们两兄弟。


“好了好了,再不吃,早餐就要凉掉了。来,提耶利亚,尝尝我亲手做的果酱。”狄兰迪夫人将涂好果酱的吐司面包片递给提耶利亚。没有添加食用香精的果酱有爽口的淡甜,用烤的脆脆的吐司面包夹着一起放入口中,给味蕾带来的又是另一番享受。那时的他还不能很好地将其理解为“家的味道”只是在心中默念着“人类要好好吃饭,我也一样。”他将自己下意识归进前者,作为人类加入了狄兰迪家。


很多年后莱尔曾问起提耶利亚为什么从未弄混他们兄弟俩。还是少年模样的提耶利亚做出的回答也一点不世故圆滑。


因为,他手心的温度一直都比莱尔更温暖些。


他曾痛苦过,也曾遗憾过,但任凭时光荏苒,岁月如梭,睹尽人间月落日升之后,他都不曾后悔最初抓紧了尼尔那只温暖的手,走进人类之间。


TBC



 


评论(4)
热度(15)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