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提】长梦 02

上一章

 

02.狄兰迪

 

也许那是他的一个梦,梦中他们曾安静相依。

车内,暖气开得很足。提耶利亚蜷缩着身子躺在后座上。旁边,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小男孩挤在一起将将坐下。刚才将他抱上车的身材高大的男人,现在正坐在主驾驶座上,他的身边坐着一位看上去还很年轻的夫人,怀中抱着一个小女孩。这样躺在车上已经有一会儿了,但因为在大雨中淋的太久,提耶利亚的身子仍然不住地发抖。渐渐地,他习惯了车上的颠簸,开始有了睡意。意识变得越来越朦胧,突然他听见前面副驾驶座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这令饱受惊吓的他一下子警觉起来。

“尼尔,你看看那个孩子是不是睡着了?把这个给他盖上。要是睡着了的话就喊醒他,也不知道他在那么冷的雨里淋了多久,要是休克了可就坏了。”年轻的夫人将自己的长外衣脱下来,同一条干手帕一起,递给靠近提耶利亚的那个男孩,“好好擦擦你的头发,还滴着水呢,可别感冒了。”

小男孩爽快地接过来,将外套披在提耶利亚身上。提耶利亚紧闭着眼睛,觉得自己刚才的戒备有些失礼,他开始回想自己刚被发现时,车上的这些人是怎样善待他的。那位先生将他抱上车时动作小心翼翼,全然不同于那两个将他仍在路边的人那般粗俗。现在,前面的那位夫人有脱下了自己的外衣给他盖上。说不出理由,但就是觉得安心。他觉得这些人应该不会残酷地对待他,不会丢下他了。他如此坚信。

“呐,我叫尼尔·狄兰迪,你呢?”靠近提耶利亚的男孩一边将手帕搭在头上,一边向提耶利亚搭话。见对方没有回应,他便凑近一些,低着头注视提耶利亚,确认他正睁着眼睛后,给了他一个爽朗的笑容。尼尔轻轻托起提耶利亚的头部让他枕在自己腿上,好躺得更舒服些。“你不想说话也没有关系哦,只要别睡着就行了。”他拿下头上的手帕,仔细地擦着提耶利亚的黑紫直发,动作轻柔。“嘛,干坐着也挺无聊的,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家人吧。坐在我旁边的是莱尔,我的双胞胎弟弟。”被称作莱尔的小男孩夸张地皱皱眉,“嘁,哥哥也不过才比我早出生三分钟而已嘛。”尼尔听了也不去争辩,转而继续向提耶利亚介绍自己家人。“坐在前面的是我的爸爸妈妈,和妈妈坐在一起的是艾米,我小妹,今年四岁,比我们俩小两岁,是个非常可爱的小家伙。”他说得起兴,索性又讲起这次的家庭旅行。他向提耶利亚描述陡峭山崖间的日出,秋日湖畔旁的红叶,还有一望无际的碧海蓝天。他为提耶利亚模仿铃虫的小调,大雁的鸣唱,还有浪花的歌谣。细致生动描述,惟妙惟肖的模仿,令初来地球上的提耶利亚都大略想象到了狄兰迪一家沿途所见的美景。车窗外雨还在下,但提耶利亚觉得身子慢慢暖和过来了。大概是讲累了,男孩有一下没一下地猛点着头。“不要……睡着哦……”像是在提醒提耶利亚,又像是提醒自己以身作则,尼尔强打精神用力揉了揉眼睛,但最终还是没能抵住睡神的力量,身子一歪,贴着提耶利亚的脸颊沉入梦乡。两人安静相依。来自他人的温暖。于肌肤起始,深抵心窝。他在心底暗自向男孩保证不睡着,并伸出手掐了自己一把来保持清醒。

时间悄然流逝,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在一栋灰色的高大建筑前挺稳。后面的车门被打开,狄兰迪先生撑着伞同妻子一起出现在车门口。“我们到医院了。怎么样,可以自己下车吗?”

“爸爸,我们为什么来医院呀?他不和我们一起回家吗?”尼尔睡眼惺忪地发问。

“这孩子身上这么多伤,也许是被绑架后逃出来的。咱们只能先将他送到医院,再想办法联系他的家人。”

男人见提耶利亚不做声,便将雨伞交给妻子,自己探身进车内准备把他抱出来。提耶利亚不知道医院意味着什么,但他相信这些人不会丢下他,也就没有抗拒那双大手。直到,看见有人从医院大门口出来。来人一身白大褂,左边的耳朵上挂着一只白口罩。白色,他来到世上最初所见的颜色,令人恐惧、痛苦的颜色。他想起了那个测试舱,想起了半圆的头盔,也想起了浑身刺痛的感觉。车里的这些人,他好不容易才决定去信任的这些人,原来不过是要再将他送回那个可怕的地方。他像打挺的鱼一样开始死命挣扎,挣脱那双手后, 失去支撑的身体倒在前后座的空隙里。

“如果你不愿意相信我们的话,可以告诉我们你监护人的联系方式,我们来帮你联系。”狄兰迪先生对提耶利亚突然的反抗行为感到诧异,但仍耐心地试图寻找出面前这个孩子能接受的帮助。

但提耶利亚似乎曲解了这份好意,认为所谓的监护人就是曾经玻璃墙后那个一身白衣捂得严严实实的人。他们要联系那个人,把他抓回去了。听见男人的声音,提耶利亚使劲往里面蹭,眼睛死死地瞪着狄兰迪夫妇,一双漂亮的酒红眸子里满是惊恐和绝望。

雨仍然哗哗地下着,时间却像凝固了一样。提耶利亚和狄兰迪夫妇对峙着,车里的三个孩子看傻了眼不知道该帮那一边。“哎呀瞧你,吓到这个孩子了。”突然,年轻的夫人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同丈夫交换了下眼神,“别害怕,我们都不是坏人。你不想去医院的话咱们就不去,先来我们家休息一下怎么样。”曾经在公立高级中学任职教师的狄兰迪夫人和孩子们相处有一手绝活,同时也凭借经验敏锐地察觉到面前这个看上去十五六岁的孩子来历绝不简单。她猜想也许是遭受了家庭暴力后离家出走逃了出来,正因如此才会在听见他们要联系监护人后如此抗拒,甚至不愿就医留下个人信息。她将雨伞还给丈夫,自己探身微笑着向提耶利亚伸出手。“来吧孩子,我向你保证,不会强迫你去任何不想去的地方。”

狄兰迪夫人有一头柔顺的棕红长发,眉眼柔和,鼻梁高挺,水蓝色的眼眸中缱绻着温柔,是名副其实的美人。提耶利亚看见面前的这个人因为把自己的外衣给了他,现在只穿着五分袖的单衣和薄长裙。女人似乎看穿了提耶利亚心底的犹豫,原本要去拉他的手转而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来安抚他。轻柔地、轻柔地,直到提耶利亚放下了戒心。

到家时,雨已经停了,日暮偏西。经过舟车劳顿,小孩们乖乖把自己的小行李提进家门后便嚷着泡澡澡一窝蜂地跑向浴室。

“喂,你们三个!要有礼貌,让客人先洗。”狄兰迪先生一边提高嗓门好让已经进屋的小淘气们听见,一边示意请和妻子一起还站在门口的提耶利亚进来。似乎是心有余悸,提耶利亚下意识往狄兰迪夫人身后挪了两步。男人见状只好无奈地笑笑,妻子开口圆场,“亲爱的,瞧他长得这么俊俏,一定是个女孩子。一会儿我带她去浴室就好了。对吗?”她微笑着转身看向身后的提耶利亚。提耶利亚没有回应,但却乖乖地被她牵着进了屋。如此差别对待看得丈夫只能在两人身后干瞪眼。

浴室门口,小尼尔递给妈妈一条干净的毛巾,告诉她已经帮客人放好了热水。

“进去吧,孩子。”狄兰迪夫人帮提耶利亚打开浴室的门,“我去帮你找件干净的衣服,一会儿就回来。”

浴室内氤氲着水汽,在橙色灯光地渲染下,显得格外的温暖。提耶利亚觉得这儿挺好的,便抱膝蜷缩在浴缸边的一个角落。他太累了,上下眼皮都开始打架。什么都不想思考,只想阖上眼休息一会儿。这样的举动把拿了衣服回来的狄兰迪夫人吓了一跳。

“醒一醒,孩子!有哪里不舒服吗?”她看见提耶利亚躺在地上,以为他晕倒了,连忙放下衣服跑过去扶他起来。看见提耶利亚睁开眼睛,冲她摇了摇头,才松下一口气。这个孩子从相遇起就未曾向他们说起只言片语,如何走进他心里,令她感到头疼。

“是困了吗?那咱洗完澡回房间里休息好不好?”她试探着问道,仍然不得回音。“介意我帮你把脏衣服换下来吗?”提耶利亚背对着他不吭声。她知道十六七的孩子最在意身体上的隐私,但也知道身上有伤口还淋了雨,不及时清洗的话会感染。抱着被对方敏感推开的心理准备,她试着将提耶利亚深浅蓝色拼接的衣服脱下来。一切进行得出乎她意料的顺利,提耶利亚既不反抗,也没有显露出厌恶,顺从地抬起胳膊和腿脚,感觉就像在帮小婴儿换衣服一样。但即使是小婴儿也会哭闹一下作为应答,面前的这个孩子却几乎没有任何反应,或者说给人一种并不在乎这幅身体的感觉。他看见那单薄的身体上满是形状不规则的青紫瘀痕,右边的胳膊上还有划伤。眼前所见的一切令狄兰迪夫人眼睛发酸,她曾在学校里接触过形形色色问题少年,但却没有见过这样触目惊心的一身伤。她用手轻轻地抚摸提耶利亚的背部,指尖传来偏凉的令她担心。

“快进去吧,别着凉了。”轻拍提耶利亚的背示意他赶快坐进浴池。提耶利亚转过身不安地看了她一眼,看见她温柔的笑容后才放心迈进去。然而在他转身的一瞬间,狄兰迪夫人便看到了隐藏在这具身体里的秘密。

变革者。看见提耶利亚无性身躯后,这个想法便在她脑海里炸开了。

“呐,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强压着内心复杂的感情,她坐在浴池旁的小凳子上耐心地帮提耶利亚擦身。湿毛巾擦过胳膊上的淤青时她看见提耶利亚疼得抽了口气,下意识将胳膊缩向身体,大概是觉得自己对他没有恶意后,又乖乖地伸了回来。那一身的伤彻底颠覆了她对变革者的认知。

“名字......”

面前的少年困惑地重复着这个单词。狄兰迪夫人第一次听见提耶利亚的声音,那是一个非常清澈的声音,携带着少年的困惑与迷茫。“就是别人用来称呼你的。”怕少年不理解,她又补充了解释。

名字。这个问题被问起多次了,提耶利亚也不是不想回答,只是无从答起。他在脑海中拼命地回想着他人怎样称呼他,但在遇上狄兰迪一家前几乎没人和他说过话。然后,他想起来意识模糊时听到的那个冷冰冰的声音。

“碱基序列模式……0988型……提耶利亚·厄德……”

“原来是‘提耶利亚’啊,真是个好名字。”狄兰迪夫人拿着湿毛巾的手顿了一下,她下意识地去称赞了提耶利亚的名字。不管怎么说,连名字都没有的话……就太可怜了。

“经测试确认脑量子波无法与VEDA连接,判定为残次品,批准销毁处理。”提耶利亚机械地复述着他记忆中听过的寥寥几句,声音里没有什么感情。“他们喊我‘废物’,说我很碍事。”他想起来把他丢在废品堆里那两个人的嘴脸,便又补充了一句,平静叙述的语气,无愠无嗔。

女人意识到少年并非真的知道自己的名字,而是将自己仅有的零星认知复述给她听。聪慧如她,从那只言片语中她推测出变革者并不全像对外公布的那样,他们之中会有残次品,而等待残次品的命运将是被销毁。她猜想提耶利亚之所以会出现在偏僻的道路边,有可能是自己逃了出来,也有可能是被无责任遗弃,从提耶利亚对自身的认知程度来看,她更倾向于后者。双手不住地颤抖起来,手中的湿毛巾掉在浴池水中“噗通”一声,她用手捂住嘴,强迫自己不再往下想。那太可怕了,如果提耶利亚没被他们救走会怎样呢。被销毁,这将是毋庸置疑的。她大学时曾看见过工科专业的学长在实验室内销毁小型AI机器人,它们在被拆解的前一秒屏幕还在不断地输出求救信息。太可怜了。许多年后她仍然会时不时记起这段糟糕的回忆,然后以“它们是机器至少不会觉得疼”来不断安慰自己。而如今,身为变革者的提耶利亚,有血有肉,会受伤会觉得疼,会感到恐惧和疲劳,一切的一切,看上去都与人类相同,但却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她不敢想象原本等待着提耶利亚的是还没来得及多看看这个世界就要被剥夺掉生命的命运,她不认为对于变革者同样可以用“销毁”一词,因为他们是活生生的生命,而剥夺他们生存的权利的销毁,就是名副其实的杀害。

她看见提耶利亚听见毛巾掉进水中的声音后侧过身子望着她,红眸里满是茫然与无辜,似是在问她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惹她不开心。那眼神令她难过得要命。

“傻孩子,VEDA呀碱基序列模式什么的……一定是淋雨的时候做恶梦了吧。你可是个人类啊。”

“不是废物,而是‘人类’……吗?”提耶利亚的声音中满是疑惑。

“是啊,你和我们是一样的,是人类。而且还是个很乖很乖的孩子,从我见到你第一眼就看出来了。”她起身紧紧地抱住提耶利亚的肩,让他的头靠在自己怀中。

“真是……太好了……那些……都只是个梦……”

水雾模糊之间,她看见两行泪水划过提耶利亚的脸颊,不知是因为喜悦还是难过,但她知道,提耶利亚确确实实同人类一样有着喜怒哀乐。

“留下来吧提耶利亚,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狄兰迪夫人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但她仍然决定以人类柔软的心接纳了提耶利亚。

既然无法决定自己作为变革者来到世界的命运,那么至少、至少愿他日后能作为人类而活,能有决定自己生命的权利;既然孑然一身来到这个世界无所依傍,那么至少日后能有家人作为依靠不再形影相吊。


 


TBC

瑞希碎碎念:

噢我的老天终于写到提子开口说话了orz前面都是侧重他的心理啊、动作神情的描写,他再不说话....洛叔一家子没被逼疯我都要被憋疯了233

背景是个挺老套的背景,没想到交待出来这么多东西,并且这一章洛母戏份完全压过了洛叔......感觉让这么一家子人去接纳一个外人,而且还是变革者,不是个易事,不交代清楚了后面会有很多矛盾,所以就都交给洛母来了。俗话说:摆平了婆婆才好进家门嘛(什么鬼)

洛母决定将提子当作人类对待的决定究竟是不是对的呢……

九月份比较清闲想抓紧时间把它写完了,现在放上来的基本上是新鲜出炉改一改错字就发出来的版本,有幸能填完的话再一起润色修改发一个最终版吧。(因为窝后期润色修改真的超级慢...)如果有逻辑问题,不合理的地方请毫不大意地指出。

欢迎催更哦~(๑•̀ω•́๑)~

(咸鱼跑得快全靠用脚踹嘛hhhhhh)

评论(4)
热度(21)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