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希

一只大可爱~PICK ME&点赞,评论,留言~谢谢!

【洛提】长梦 01

*架空


长梦(题目暂定)

 

 

你愿意,听我讲个故事吗。

 

01.   冷雨

 

他不知道那是哪里。如果硬要交代清的话,应该是地球上的某个角落。大雨倾盆,无情地冲刷着,似是要抹掉万物存在的痕迹。


身体漂浮在测试舱内,头上戴着半圆形脑量子波测试仪,有许多连有线路的触点被固定在躯干的各个部位。纯白的天花板,纯白的墙壁,视野里所能窥见的,只有一片纯白。他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学会的第一种情感,就是恐惧。他试着将脖子转过一个不大的角度后,视野便由纯白转向透明。透明的玻璃墙壁后面,一个裹在白色实验服里,连面部都被白色口罩遮住的人,木讷地转动着一个旋钮,仿佛同样的动作重复过千百遍早已习以为常一样。旋钮由零刻度被转到最大限度,痛感瞬间侵袭全身,像要刺穿每一个细胞那般折磨着他。他想叫喊,可是喉咙被机器扼紧,无法发声。他想寻找其他的途径宣泄,想告诉墙壁后面注视着他的那团白色,自己很痛苦。可惜无论他怎样挣扎,与测试舱连接的小型VEDA终端上显示的都是始终检测不到脑量子波。“碱基序列模式0988型,提耶利亚·厄德,经测试确认脑量子波无法与VEDA连接,判定为残次品。”模糊中,他听见一个声音冷冰冰地响起。身上的痛感消失了,意识也在逐渐涣散,他来不及理解那句话意味着什么,就沉入了一片黑暗。


似是坠入墨色深渊,无形的枷锁禁锢住他的身体不断地下沉,包裹全身的寒意,无所依傍的恐惧……突然,那些束缚着他的东西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醒来时,两个男人抬着他的手脚像丢废品一样将他丢下车,扔到废品堆里。身体不受控制地从废品堆上滚下来,铁制门板划破了他的衣衫和手臂,头撞在最靠外面似乎刚被抛弃不久的木椅边角,磕得他脑袋嗡嗡作响。似乎是觉得他躺倒的位置太靠外有些碍事,其中一个人一脸不情愿地冒雨走出车外。“废物,真他妈碍事!”男人对着他狠狠地踢了几脚,把他踢到废品堆的角落才甩手上车离开。雨点裹着冰渣劈头盖脸地砸下来,打在脸上如刀割一般。他和那些被抛弃的旧物一样,静静地躺在路边不起眼的角落里。


公元2365年,世界上最大规模的量子演算计算机系统VEDA投入使用。大到科学研究小到智能家居,该计算机系统被广泛应用于各个领域,获得人类的信赖与钟爱。与此同时,为了辅助VEDA进行深度学习从而更加了解人类,其研发团队制造了成千上万的变革者(Innovade)派遣到世界各地为VEDA获取全世界范围的情报信息。因为需要融入人类社会,变革者具有与人类相同的外貌与身体构造,不同的是他们能够通过量子通信逐一将情报送往VEDA,且会衰老。变革者没有性别也不具有人类情感,大量数据表明只有对外界最基本感知能力的他们不会做出伤害人类的举动,通常会在不影响人类正常生活,甚至不被人类察觉的状态下进行情报收集。“如果您在路上真的偶遇到变革者,还请您微笑着同他们握握手,道一句‘辛苦了,工作还请继续努力’。”其研究团队的发言人在就变革者安全性的发表会上曾这样以轻松地玩笑作解释,获得了人们的信任。酷似人类、无性别、无感情、不具有危险性,只为了替VEDA收集情报数据而存在。人们普遍以这样的认知接受了变革者的存在,甚至如果真的在路上照了面,还会感到新鲜有趣,但也仅此而已。就像不同的物种一样,他们过着彼此互不相关的生活。但人类不知道的是,变革者投入使用前需要在宇宙中的实验室里通过脑量子波测试。那是一种非常残忍的测试,受测试个体需要躺进测试舱接受高强度的电刺激,极度痛苦之下的他们被机器手臂扼住喉咙无法发声,无奈之下只能通过脑量子波宣泄感情,而测试员则能够通过VEDA小型终端获得测试数据来判断信息传递能力。人类同样不知道的是,并不是每一个变革者被制造出来后都能过通过脑量子波连接VEDA。不能进行连接的被判定为残次品,分不同批次会陆续送往地球回收中心进行统一销毁。即使没有感情,变革者仍具有意识、人格与生命。这样的做法由于作为秘密不为人知,其是否合乎人道主义,也不曾被人类思考。


同样的事情,变革者自身,也不曾知晓。由于工作性质,他们在不知道自己是变革者的状态下以不同的人类身份生活着,在需要调换工作地点时,会被删除记忆,灌输新的身份认知后送往下一站。而提耶利亚作为残次品,知道自己的名字都成为一种奢侈的待遇。负责他的两个运输工是临时上岗的原本靠偶尔拉煤矿获得经济来源的无业游民。拿到运输费后,两个人由于不愿冒雨开进山区目的地,便怀着侥幸心理将提耶利亚扔在路边废品堆后逃之夭夭,任其自生自灭。


冷雨不知下了多久,始终没有要停的意思,甚至雨势还在加大。提耶利亚安静地靠在废品堆上,像个破败的人偶。身处的地方似乎是一个冷清的街区,周遭鲜有有车辆驶过,更不用想会有行人出现。会呼吸的,只有提耶利亚一人,同那些没有生命的弃置品一同,听那杂乱无章的雨声。那冰冷的声音,似是在嘲笑他孤身一人。天,一直是灰暗压抑的。渐渐地,他开始感受不到时间的流动,身体的疼痛也慢慢淡去。他觉得只要不用再被关那个狭窄的地方受折磨,躺在这,也挺好的。体温在一点一点地流逝,他困了,想睡一会。要是不会再醒过来就更好了。阖上眼时他甚至这样想。


可惜天不遂人愿。汽车急刹车的尖锐声响钻进他耳中,吓得他一个激灵,神志稍微清醒了些。他看见一辆墨绿色的汽车正对着他停在路边,车门打开的一瞬间,熟悉的恐惧将他淹没。说不定会有人过来踢上他几脚。更惨一点的话,没准会被抓回去,关在奇怪的地方,带上那种头盔,继续受折磨。他想逃,想远远地逃开,但是他手脚发软,已经没有力气挣扎。


后面的车门被打开,他绝望地瞪大眼睛死死地注视着将从车上走下来的人,却发现来者是一个看上去矮自己许多的小孩儿。对方连雨具都没有用,冒着大雨一步步靠近他。他开始在心中盘算从这样身材的人手中逃掉自己有多少胜算,但出乎意料的是那个人走近后,并没有粗暴地对待他,只是快速蹲下身,伸手探了一下他的鼻息。“太好了,还活着。”那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声音,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所听到的,最动听的声音。声音的主人有一对碧色的眸子,棕色的卷发被雨水打湿,打着弯儿贴在脸颊上。他柔和地笑着,轻轻伸出手拨开遮住提耶利亚脸颊的凌乱紫发。视线不再被遮挡,提耶利亚呆呆地看着面前这个人的笑容,那是他第一次,第一次被他人温柔对待,第一次知道有人为他活着由衷感到喜悦。他眨了眨眼睛,示意自己还有意识。“爸、妈,快来帮我一把!”小男孩见状脱下自己卡其色的风衣遮在提耶利亚头上,抱住他的身体,一边使劲儿往车的方向拖,一边冲着车子大喊。


冷雨中,蒙在头上的外套,和那小小的怀抱,便是提耶利亚来到这个世界体会到的,最初的温暖。


TBC


下一章


瑞希碎碎念:

夏日结束后就不再写小短篇了。(再写剁手!)

想试着写写较长的故事。

嘛,先发一章试试再决定要不要连下去w

没写过较长的架空,大概会有与后续矛盾的设定,不合理的地方请一定毫不大意地指出来哦~

以上。

【今天返校办了一坨乱七八糟的事然后再赶回家好疲惫窝去瘫会儿




 


评论(6)
热度(20)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