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Good Night(CP:洛提)

Good Night

 

文/璟瑞希

 

提耶利亚从没想过,还能够,再见洛克昂一面。

 

    ***

有风自远方吹来,拂过他脚下的那片草坪,掀起一阵绿色的波浪。男人站在离他不远的前方,被风吹起的棕色卷发,在阳光的笼罩下,色调变得更加柔和,就像其本人一样。

 

洛克昂。

 

男人闻声转过身,看见是他后,微笑着向他伸出手。

 

三步并作两步,他过去抓住了男人的手。温热的,真好。地上还有那个人被阳光拉得长长的影子。

 

能再见到他,真是太好了。

 

提耶利亚思索着自己想要跟洛克昂说的话。

 

男人牵着他,似乎想将他拉到身边。咔嚓,好像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该走了哦,提耶利亚。

 

他突然开始反抗那只牵着自己的手,用力地、用力地向自己的方向拉过来,一只手力气不够,就用两只。

 

男人用困惑的眼神注视着他。

 

你快乐吗?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快乐吗,洛克昂?

 

他突然大声地向男人问出这句话,像是要将肺部最深处的空气也用尽一般,拼命地喊出来。

 

很快乐啊。男人的声音很平静,不像说谎但又缺乏实感。

 

那么,留下来好吗。留在我们身边,不要离开。

 

男人不做声。

 

为什么,难道我们不值得你留恋吗。

 

男人露出了苦恼的表情,摇了摇头。

 

世界在崩塌。白天化为黑夜。咔嚓,好像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有荧光从草丛中悄然升起,开始只有星星点点,后来则聚集在一起。仔细一看,是一只又一只的萤火虫。它围绕在男人身边,愈发亮起来,使得提耶利亚渐渐无法看清对方的脸。不知什么时候,牵着他的手轻轻放开了。

 

回去吧。提耶利亚应该回到大家身边。不要轻易就跑来找我啊。

 

真是狡猾的人。又要这样说消失就消失掉。

 

提耶利亚拼命地奔跑过去,想要紧紧地抱住男人的身体阻止这一切发生。

 

可还是晚了一步,男人已经消失在柔和的萤火之中。

 

咔嚓。眼前的景象破碎了,分崩瓦解。

 

又一个梦境结束了。

 

 

***

提耶利亚从没想过,还能够,再见洛克昂一面。

 

要是能再见一面就好了。

 

要是能再和他说说话就好了。

 

他走得实在太突然了。

 

相似的梦境重复了已经数不清的次数。

 

但提耶利亚从没想过,真的,能再见到他。

 

那个男人消失了。

 

不是消失在柔和的萤火里,而是消逝于凄厉的火光。

 

于茫茫宇宙之中,无从寻迹。

 

    ***

提耶利亚从没想过,还能够,再见洛克昂一面。

 

从治疗舱里醒来时,周围没有一个人。他用了数十秒回忆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

 

洛克昂牺牲了。而自己被组织救了回来,没能去他身边。

 

有点可惜呢,就这样错过了再次见到他的机会。

 

那个人大概也不希望他来吧。他最挂念的是他的家人,而不是这群同伴。提耶利亚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扶着额头缓缓起身,走出了治疗舱。

 

他想去看看,想去看看刹那、阿雷路亚有没有回来,想去看看当时在托勒密上皇小姐、菲尔特还有伊恩大叔是不是还在。

 

好孤独,一个人的话,好孤独。明明是习惯了孤独的人,却无法忍受治疗舱内空无一人的氛围。

 

旁边不远处的医疗室内传来哭声,是菲尔特。

 

她怎么了?是谁惹哭了她?

 

也许是刹那或者阿雷路亚受了伤在里面包扎,也许,是她自己。

 

因为是在医疗室,所以提耶利亚没往坏的地方想。以往,在作战中受了不太严重的伤,莫雷诺医生都会在医疗室为他们治疗。只有受了重伤,才会被勒令躺进治疗舱,就像洛克昂那次一样。所以,能够在医疗室就处理好伤口从某个角度来看多少也算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情。

 

他走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躺在正中间的人,一身的绿色。

 

“洛克昂!”仿佛一瞬间的错觉,他下意识地喊出这个名字。他走上前去,看见了那个人的脸,硬生生地把那半句“你回来了”咽了回去。

 

屋子里只有伊恩大叔和菲尔特,前者背对着他一言不发,后者坐在一边泣不成声,而那个男人,连头盔都没有摘下,就直直地躺在那里。

 

习惯真差啊……洛克昂……

 

他再也撑不住了,双唇哆嗦着,泪水瞬间模糊了双眼。


事实本来不就是这样的吗。


那个人死了。洛克昂,他死了。因为已经死了,没有进治疗舱的必要了,所以躺在这里。

 

只是提耶利亚从没想过,还能够,再见洛克昂一面。

 

也不曾想到,最后一面,竟是如此。

 

头盔面部已经完全破碎,男人睁着眼睛,咬紧牙关,有大片血渍凝固在他额角和右眼罩下方。那张往日里素来挂着温和笑容地帅气脸庞上,如今满是惊恐与痛苦,让人不禁去联想他在最后的时间里曾经看到了什么。

 

比起一遍遍说服自己接受洛克昂已经消失在宇宙的事实,亲眼看见他安静地躺在这里似乎更令人难以接受。

 

即使死去了,还要留下这么令人心疼的表情。

 

伊恩大叔说,他们在一块宇宙漂浮物后无意中发现了洛克昂的遗体。

 

他的遗容太令人难过了,我们过去时,他就睁着眼一个人漂浮在那里。

 

也许是因为瞬间死亡,没来得及阖上眼;也许……是还有想再见一见的人。

 

所以我们没有帮他阖眼睛,而是直接带回来了。可惜皇小姐离开了天人,刹那、阿雷路亚下落不明,现在你醒了,正好,去和他告个别吧。

 

一时间,悲伤与愤怒将提耶利亚充满。他扑过去死死地抓住男人衣领,“为什么你非死不可!为什么……”

 

为什么最重要的右眼负伤,还非要去报仇。

 

为什么……不能好好地……活在我们身边……

 

为什么报了仇……还要以这么令人心疼的表情……离开这个世界……

 

伊恩大叔拦住他,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就和菲露特一起离开了。

 

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样,提耶利亚整个人都瘫软下来。

 

“他的肋骨不知道断了几根,断了的肋骨有没有伤到内脏也无从得知,当时那种状况下……”

 

即使什么都不做,也有可能死掉。

 

提耶利亚想起梦中洛克昂那个令人不解的苦恼的表情。现在他终于懂了。

 

那样的状态,即使什么都不做也有可能死掉。

 

那么,至少要报了仇,至少要了一个心愿才行。

 

你是这样想的吧,洛克昂。

 

不是狠心离开我们,只是没能回来而已吧……对吗,洛克昂?

 

死者生前究竟想了什么,究竟做出了怎样的抉择,活着的人都已无从知晓。但即便愚蠢,他们也往往愿意找一个自己能够接受的猜测,来告别死者,继续活下去。

 

提耶利亚用颤抖着的手,轻轻为男人阖上眼睛。

 

他摘下洛克昂的头盔,想帮他理好头发。那本应散发着阳光气息棕色卷发,那提耶利亚总是停驻目光却从来不曾触摸过的棕色卷发,如今连发梢都是冰凉的,因为有血凝固在上面,甚至无法顺利地梳开。不得已,他只好拿来湿毛巾和梳子,一边擦拭,一边理顺。梳着梳着,眼泪就不受控制的流出来,滴在洛克昂脸上。提耶利亚见状慌忙抬手去擦,他不想让洛克昂知道这样糟糕的自己;不想他走了,还为整个托勒密操心。

 

摘掉了眼罩,那只因为自己而失明眼睛紧闭着,从外观上什么也看不出来。

 

“还疼吗。”他很多次都想这样问它的主人,但始终没有勇气问出口。现在他问了,也再没有人回答。

 

他仔细地擦去那些凝固在洛克昂脸上的血渍,细致到,连鬓角都没有放过。真空的宇宙将他保存得完好,如果不说,没有人知道他已经离开这个世界有些时日了。提耶利亚凝视着男人那张被自己打理干净的脸,然后,轻轻地将手附上去。没有温度。

 

他看上去就像睡着了一样。

 

可是他确实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提耶利亚再也忍不住了,他俯身搂住男人的脖子,口中发出不连贯的哭声。

 

 

你拖着这样的身体离开时该有多痛苦。

 

你孤零零地漂浮在宇宙里又有多害怕。

 

一想到这些,心脏的位置就疼到无法呼吸。

 

可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择,我只能尊重。

 

 

直到红肿的双眼再也流不出眼泪,直到被塞紧的喉咙再也发不出声响,提耶利亚才直起身,慢慢理顺了呼吸。

 

不曾牵手,不曾拥抱,他只不过是那些被男人温柔相待的人们之中的一个,最后连“再见”都没来得及说出口的家伙。

 

有太多的话还没有对他说出口。但已经没有关系了。

 

愿你在那边与家人团聚。

 

他轻轻地在洛克昂的额头落下一个柔软的吻。

 

“晚安,洛克昂。”

 

FIN



*遗体回收设定


*提子单箭头



 

后记:

已经不能理解自己最近是怎么了,刀子一把接一把的。

其实这个脑洞最早只是看了总篇集后mark下的一个“阖眼梗”,确实是喜欢这种虐点,但因为不愿意纯为了虐而虐就一直没写。

前几天机缘巧合看了一个event,又看见总篇集里面洛叔复仇后GN-Arms爆炸完补的那个睁着眼睛飘向远方的镜头就又想起来了。说实在的这镜头补得真是…仅作为观众看了都觉得心里疼得慌,看总篇集时就在想,既然不是消失在火光里,那天人也许会去找遗体吧。万一真的找到了,那些深爱着他的人们看到他用这样的表情离开世界,该有多难过呢?提子又会是什么样子呢?为什么报了仇,还要这么痛苦地离开世界,让爱他的人看到了跟着一起痛苦。当时满脑子都在责备洛叔的死,比起两个人天人永隔的结局,其实洛叔的死是更加让我耿耿于怀的。

直到前天,还是机缘巧合吧,脑一抽把官方小说拿出来看,提到洛叔选择出去复仇之前有一段关于他伤势的描写,其中有一句“肋骨不知道折了几根,折掉的肋骨有没有伤到内脏也无从得知”直虐心窝啊,后面紧跟着就是他出去时有多么多么痛苦等等那种补刀描写,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舍不得责备他了,甚至心疼得无法用言语表达。我开始想,这样的状态下人们会想“自己能不能活下来”吧,想到这后洛叔大概会想“不能活下来的话就没办法报仇了”所以才去报仇的吧。不是因为看见仇人了脑一热就必须要报仇,而是,这次不报仇的话以后就没机会了。虽然只是一种逻辑不太强的可能性,但这样想着,我真的舍不得责备他了不爱惜生命了。有一种看法一下子被推翻了的迷茫,最近在练习的一篇较长的文字也因看法转变导致最后没法结尾。确实心挺塞的,官文那段补刀的描写啊,就来来回回的在脑海里飘过。晚上躺床上脑补这篇提子给洛叔阖眼睛时真的是哭出来了。

其实入坑后还真的没有写过纯原作背景,这一篇算是尝试过了吧。设定上提子就是单箭头的。正因如此文中提子用的一直是“我们”,嘛,感觉这是最悲伤的事了,他都没有立场说一句“留在【我】身边”而是用了“我们”。最开始想要的更多的是一种责备的口吻,上面也解释过原因了,最后就变成了提子为自己找了一个可以接受的说法,接受洛叔离去。也是想告诉自己别纠结洛叔的死亡了,不管他出去的一刻是怎么想的,从他决定坐上Dynames出击的那一刻起,他的生死天平就已经倾斜了。找一个自己可以接受的解释接受了,就可以了。

以上。纯宣泄感情的产物,我知道它看着很糟心,我自己看了也糟心,但是憋在心里真的难受ORZ

最后,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3)
热度(13)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