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希

一只大可爱~PICK ME&点赞,评论,留言~谢谢!

【同人】无色(CP:洛提)

无色

 

文/璟瑞希

 

——你,是否真的存在过。

 

叮咚。

有水,滴落的声音。

他张开唇,抱着侥幸的心理希望能够有水滴进来,滋润他干渴的喉咙。

 

遭遇伏击后的整整三天,他都藏身于这个洞穴监视着敌军的搜查。

Virtue不能被捕获。我也一样。任何有关计划的秘密,都不能泄露。

身上的伤口结了痂,已经不再渗血,甚至因为疼得太久了,现在已经感觉不到疼痛。

他躺在最佳的监视位置,眼皮越来越沉重,连周遭少的可怜的光也暗了下来。

 

“提耶利亚!醒醒,提耶利亚!”

他费力地睁开眼,看到男人眼中的碧色,和压抑着的怒火。

“为什么不发信号汇报地理位置?!

“为什么受了伤都不知道做简单的包扎?!

“为什么渴成这样都不去找水源还躺在这儿硬撑?!”

那些质问一个又一个向他砸来,面前的男人看上去恨不得揪住他的领子给他一拳。

“Virtue不能被捕获。我也一样。”

每说一个字,他都觉得喉咙撕裂般的疼痛,但显然男人对他这样算不上回答的回答,并不满意。

“那你至少要活下来啊!”

活下来……吗?他不知道怎样辩解,只能沉默着,喝掉男人带来的营养液。

 

他曾觉得,只要能实现“根除战争”的理念,谁为此死去都没有什么奇怪的,包括自己。

可是面前这个人却告诉他,轻易就死掉的话,那些惦念你的人会难过。

你会难过吗?像嘲讽一般问出这句话。

轰隆声想起,有大石从上方滚落,死死地堵住洞口,世界归于黑暗。

 

一双温暖的手将他拉起。小型照明设备使他勉强能看见几步开外的小路。

 

会的。

提耶利亚不在了的话,我会感到难过。

所以一定要活下来。

 

他开始拼命地前行,跟随男人的身影,去寻找另外的出口。

四周是形态各异的钟乳石,摸上去冰冷滑腻,但他无暇顾及。

走的越深,溶洞里的温度越低,偶尔有水滴自上方滴落,砸在身上是砭骨的凉。

俯身爬过蜿蜒的曲道,尽头是水深及膝的浅潭。似是阔别许久,有风自远处吹过。

再向前,水便是流动起来的,它欢快地奔跑着,冲刷过大大小小的石块,激起白色的泡沫。

他们沿着水流一路向上,终于在尽头看到了光亮。可惜那光亮前面有奔腾的瀑布阻拦他们去路。

趟着溶洞里冰冷的水走过来,他的嘴唇早已失去血色,迎着男人询问的目光,他还是无比肯定地点了头。

水声在耳边哗哗作响,仅仅是溅起的水雾便足以将他们的衣服浸湿。听不到彼此的声音,男人向他打了一个手势,示意自己先爬,让他跟在后面。

我会活下来的。他对着男人的背影如是说。声音被水击石壁的响声悉数淹没。

没有攀爬的工具,他们只能靠双手双脚横着爬过瀑布,到达另一端的洞口。跨入水帘的一刹那,刺骨的寒冷便让他感到心脏都快要被麻痹,披头砸下的激流将他身上好不容易结痂的伤口再次撕裂。他咬着没有血色的嘴唇,硬撑着,去摸索男人爬过的石块。从对面洞口投下来一束阳光就在前面等着他们,他看见已经爬过瀑布的男人在向自己伸手。

真好,他已经安全了。

提耶利亚这样想着,已经冻僵的手指从石壁上滑落……

 

再次恢复意识时,他发现自己已经悬在半空。左臂传来撕裂般的痛感,是男人一只手揽着一块突起的大石,另一只手紧紧攥住他的手腕。

放手啊,不然你也会掉下来的。

尽管我说了,要活下来。

 

他开始挣扎,拼命地想要挣脱男人的掌心。他抬起头,看见男人正对着自己愤怒地嘶吼着什么。

 

你不在了的话,我会感到难过。

 

一定是这句话。那个对谁都那么温柔的人,一定会这样讲。

 

有温热的液体溢出眼角,在已经被冲刷得冰冷的脸颊上缓缓流过。他垂下手,不再有动作。

 

男人似乎是找到了借力点,开始一点一点地将他向上拉,直到将他完全拉上来。

借着惯性,他被男人拉进怀中,两个人一起跌倒在地上。安全了。他心想。

然后他紧紧地抱住男人,缱绻在他怀中。好温暖。但是还想要的更多,想要更多地索取那个人身上的温暖。他轻咬男人下唇,小巧的舌潜入口腔,汲取着唇齿间的温度。男人先是一愣,然后抱紧他,加深了这个吻。

在瀑布的咆哮声中,两个灵魂安静相依。在动与静的缝隙之中,仿佛时间已悄然停止。

 

“你总是这么温柔。”

不知过了多久,他抬起头,冒出这一句话。男人听后哭笑不得。

“喂喂,我可以当做是在夸我吗。”

他不作回答,转而起身走向那瀑布。他伸出手,有水流拍打掌心而过。瀑布宛如白练倾下,细看却是无色,只留下无从寻迹的水痕。

 

 

你说,瀑布是否真实存在。

 

是存在着的吧。因为你能看见它,能触摸到它。

 

可它没有颜色,我留不住它存在过的痕迹,就像留不住你一样。

 

 

他开始怀疑那一天的体验是否是真实的,开始怀疑记忆是否欺骗了自己。他一遍遍地梦回那条瀑布,梦见男人抓住他的手腕,梦见男人对他吼过的话,梦见自己被男人搂在怀中,梦见两人交换的深吻……然后他一次又一次像发疯了一般伸出手去拦那条瀑布,仿佛拦住它,就能拦住时间,就能拦住男人的离开。拼命地、拼命地去拦,却发现怎么也拦不住,拦不住那无色逃离他的手心。他开始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不存在的。

 

 

你不在了的话,我也会感到难过啊。

 

轻易就死掉的话,惦念你的人会难过。这是你教给我的,最终没有做到的人也是你。

 

我总在想,也许你根本就不知道大家对你的惦念,不知道我对你的惦念。

 

可你是那么温柔的人,对谁都那么温柔。

 

我不愿意承认温柔的你其实是一个冷漠而不负责任的人。每每想到这我就会推翻之前所有的猜测。

 

所以,一定是这样,一定是了。那份无色的温柔也一定不曾真实存在。

 

一切都是我的臆想,都是我的梦境。

 

现在,我可以安心地去了,去你的身边。

 

请在我的梦境之中,等我。

 

 

“提耶利亚不在了的话,我会感到难过。”

 

那个熟悉而真实的声音在脑海中想起。

 

你要活下来、活下去。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治疗舱内。

活下来了。可是那个男人已经不在。

真是个冷漠的人啊。

叫别人活下去,自己却随随便便地死掉。

 

 

 

大雨倾盆,他站在墓碑前问逝者:

 

“你,是否真的存在过呢?洛克昂·斯特拉托斯。”

 

FIN



瑞希碎碎念:

上周去旅游时的脑洞。

然后真正的碎碎念太长了纠结着要不要放上来。总之文里面包含了我对这一对的一些看法。

头一次尝试这种虚虚实实的写法......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地表达自己的感情QAQ【顶锅盖跑

多有不足,欢迎指出~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12)
热度(11)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