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希

一只大可爱~PICK ME&点赞,评论,留言~谢谢!

【同人】The Past(CP:洛提 写手精分试炼七题之2)修

[高达OO |Lockon×Tieria同人]

 

The Past

 

璟瑞希

 

  ——那是我的过去,是我至今不愿放手的过去。

 

  舰桥上,男人独自眺望浩瀚的宇宙。舷窗上的影子已经有了岁月的沧桑,他轻笑着从上衣口袋中取出一张照片。照片被时光冲刷得已经有些褪色,边角因为磨损变成了弧状。由于贴着心口放置,它染上了温暖的体温,使那份定格在过去的记忆,握在手中也不觉得那么冰凉,就像那个人的指尖一样。

  他阖上眼,任凭记忆回溯到那遥远的一天。

  

  那时,独自站在舰桥上远望的,不是自己,而是一位单薄的紫发少年。许多次、许多次、男人都站在不远处端详那个背影。他知道,如果没有人去打扰的话,少年会在窗前望上很久很久。而这一次——即使只能用一只眼睛——透过舷窗上的投影,男人还是看到少年眼中晶莹的泪。那颗噙在少年酒红眼眸中的泪珠,驱使着他打破这种宁静,走向前去。

  “你说,那颗星,离我们有多远?”蠢到极致的开场白,令男人在心中有些后悔。

  “那颗星在我们看到它的光芒时,就早已凋亡了,因此讨论它的远近是毫无意义的,洛克昂·斯特拉……唔……”少年严肃地回答着,刚想向对方投去傲慢的目光,就在回头之际,被悄然凑近的男人封住双唇。

  “拍下来了、拍下来了!”橘色的AI不知从哪里蹦跶出来,一闪一闪的小眼睛透着一股八卦的味道。

  “何等失态!”少年推开男人的脸,偏过头,紫发恰到好处地藏起他微红的耳根。而随后他向男人那边挪了两步,轻声补了一句,“拍的话,至少也要拍一张正经一点的。”

  “再一张、再一张!”AI有时就是比人类反应快,男人还在反省着自己是不是过分了的时候,他已经捕捉到了少年的想法,蹦跶得更加欢腾起来。

  “呐,我说,即使是要拍张正经点的,你这表情也太僵硬了吧,这又不是拍证件照。”

  见少年仍站得笔直,不去理会自己,男人便悄悄伸出手,从身后握住少年微凉的指尖。有些软,握在手中久了也不觉得那么凉。他凑近少年耳边说出自己的愿望,可惜出口的话语被不合时宜响起的警报声悉数淹没。大概是觉得拂过耳边的热气有些痒,少年缩了缩身子,仰起头看了男人一眼。而这一瞬间被永久的定格在照片上。少年没说什么,只是抽回手,快速向指令地点走去。

  Hope you to be my sweetheart.

  看着少年的背影,男人觉得有些遗憾,又安慰着自己来日方长。

 

  可惜那时,男人并不只有这一个愿望。刻在他灵魂最深处的愿望,名为“复仇”,无时无刻不如枷锁一般,束缚着他。

 

  回忆也好,现实也罢,时间都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现在终究会沦为过去,抓不住,留不下。

 

  再见时,是单薄的少年驾着他笨重的机体,挡在执意复仇的男人身前。原本奔向男人的火光顷刻间便燃亮了那片宇宙,也凉了男人的心。少年的机体只剩下一个残破的驾驶舱,冒着黑烟从他身边飘过。男人找到特定的点位用尽力气将舱门撬开,那是只有驾驶员才知道的从机甲外面快速打开舱门的办法,为的就是在紧急的情况下营救自己的同伴。舱门打开的那一刻,里面的惨象令人不忍直视:少年的头盔炸裂了大半,机体爆炸的碎片深深地嵌进身体——心脏的位置,殷红的鲜血无状地漂浮在狭小的驾驶舱内,他吃力地喘息着,酒红色的眸子了无生气。为了避免驾驶舱二次爆炸,男人把驾驶员随身携带的微型供氧装置给少年带上,将他抱出舱外。

  “再坚持一下,一会儿后方救援就到了。”

  男人对少年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这句话,却忘了真空的宇宙环境下,他的声音无论如何也无法传达。少年的目光缓缓地聚焦在他脸上,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欣慰。那样的眼神如一把利刃深深地割痛了男人的心。而后,少年的表情变得焦急而痛苦,他翕动的唇费力的说着什么,即使知道对方听不见也要拼命地说出来。 

  但是男人看懂了。

  “求……你……替我……改变世……界……代替……没能完成……计划的……我……”

  好好活着。男人甚至能在脑海中联想到少年说这句话时的语气语调,定是充满了哀求。真是狡猾的家伙,冠冕堂皇地说着这样过分的请求,冠冕堂皇地就这样献出自己的生命,只为了让一个为了复仇早就置身度外的家伙,背着沉甸甸的约定好好活下去。太沉了啊,这个约定。所以求你,别离开我。男人开始觉得身边的人比起复仇更加重要,他咬破了嘴唇,为的是不让酸涩的眼中流下泪水。他怕视线一旦模糊了,狡猾的少年就会趁机逃离他身边,留他一人,背负着沉重的约定。

  似是用尽了所有力气,少年说完这句话后再无动作,只是静静地凝视着男人。微型供氧装置上显示着氧气的含量越来越少,此刻,每一秒的等待都显得格外漫长。

  突然,少年猛地咳出一口血,但尽管如此他的眼中却泛起光泽。摘下供氧装置,他已经说不出来话了,只能缓缓地拉过男人的手,一笔一划地认真写在他手心。写完,他将供氧装置放在男人手心,弯起眼睛笑着,幸福得像个新娘。

  之后,少年放开了男人的手,安静地阖上眼。

 

  男人知道,最后的最后,少年都在为他着想,为了给他省下一点点氧气。而他自己,在驾驶服内氧气用尽后,靠着少年留下的这一点残存的氧气,等到了母舰的救援。

 

  当被告知“我们近期无法返回地球”时,男人就明白组织最终为少年安排了宇宙葬。他望着怀中安然沉睡的少年,这个教会自己惜命的人,终将被孤零零地留在宇宙之中。而他们将再无相见之日。

  那么至少、至少、请允许我与他做最后的告别。

  轻轻地替少年摘下破碎的头盔,耐心地摘去发间夹杂的细小碎渣,将那紫黑的发丝梳理得整齐,他轻吻那发梢。

  以后,再也没有了。

  温柔地擦净少年脸上的血渍,平时总是板着脸的少年嘴角仿佛在上扬,他轻吻那额头。

  以后,再也没有了。

  缓缓地取出没入少年心脏的碎片,周围的血早已凝固,这副身躯早已冰凉。他拥紧他。

  以后,再也没有了。

  还有那句想和少年说的话。

  以后,再也说不了了。

 

  那么,再一次,让我紧紧地拥抱你,在那之后,我便能答应你坚定地活下去。

  男人将少年送出舰外,一点一点地松开手,看着他的身体缓缓飘离。

  抱歉,要留你一个人在这儿了。

  男人登上母舰,站在两人曾一起看星的舷窗前。嘴唇被自己咬出血,他强忍着要流下的泪水。他怕视线一旦模糊了,最后能看到少年的时间也会从眼前溜走。他望着少年离自己越来越远,直到再也看不见。

 

  少年的遗物非常好整理,只有几套便装和一些生活用品。在叠那件粉色的针织衫时,男人在右边的口袋中发现了两人合影的照片,边角已有轻微的磨损了,显然是经常被拿出来看。

  “提耶利亚喜欢、提耶利亚喜欢!”身边的AI不再蹦跶,只是扇了扇耳朵,吐露了实情。显然少年曾向它拷贝了数据并打印了这张照片。

  他突然想起来少年在自己手上写下的话语,拿过笔摸索着记忆记在照片背面的空白。

  Y·E·S·I·D·O.

  “Yes,I do.”

  啊,原来他听见了。视线瞬间被泪水所模糊。

  男人记起自己曾经算不上正式的告白,而对那告白,少年给了最正式的答复。

 

  Hope you to be my sweetheart.(你愿意做我的恋人吗。)

  Yes,I do.(是的,我愿意。)

 

  照片上,少年注视男人的眼神中,三分眷恋,七分缱绻。那与从前许多次……许多次……男人站在不远处透过舷窗上的投影看到的眼神,一模一样。

 

  托勒密上的老成员都记得,少年离开的那一天,这个一向稳重的男人,第一次失态地痛哭流涕,声声泣血。

 

  而现在,男人不再执着于过去,不再随意放弃自己的生命。因为,他知道那样只会让现在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们痛苦,甚至受到伤害。

  学到这些的代价是,教会他的人,业已成为过去。

 

  他睁开眼,独自端详着那张照片。有耐不住好奇心的后辈走过来,问起照片上的人来,他也只是淡然道来。

  “那是我的过去,是我至今不愿放手的过去。那段过去,名为‘提耶利亚’。”

 

 

  END

瑞希碎碎念:

    之前写的时候比较仓促,后来每次翻出来看看到结尾都觉得这是什么鬼,烂尾绝对是烂尾!昨天看到那一篇收到了小红心QAQ谢谢亲们厚爱了,今天起床就滚去图书馆修了一下,于是就有了这一篇w原来的请戳这里

    值得一提的是,其实提子站在舷窗前就是透过玻璃偷瞄躲在身后的洛叔XD

    最后,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2)
热度(11)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