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宅妻 (CP:洛提 情人节贺文)

宅妻


文/璟瑞希


   >>>

  爱尔兰西部的一个小镇,连日阴雨之后终于迎来了一个晴天。街道上多了商贩的叫卖,也多了孩童的欢声笑语,如此充满生机的景象在这战火纷飞的年代显得尤为珍贵。

  少年没有精力去在意这条街上有怎样的变化,重力的束缚让他倍感不适,而他还要时时注意掩藏自己的身份,以及保护与自己同行的男人——至少他认为是这样。

  这次在爱尔兰的任务是少年自己主动请缨和男人同行的,因为不放心对方的眼伤。虽然本人一再强调已经痊愈,但少年仍觉得有保护对方的义务。毕竟是为了救自己,男人才险些葬送了右眼。

  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在街上,实际上却紧绷着神经,不断地用眼睛偷瞄身边的人。

   身体状态良好。

   精神状态良好。

   眼伤……姑且算痊愈吧。

   一眼又一眼,少年在心中记录着对男人各项指标的分析,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他右眼上,将那细微的疤痕,收进眼底。

  好刺眼。少年握紧了拳头。

 

  男人知道,那种不和谐的感觉来自少年投来的目光,但其主人却始终不发一语,令他费解,却又不好开口。直到看见少年暗自握紧的拳,男人才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告诉他任务已经完成了不要再绷得太紧。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拍,原本陷入沉思的少年一惊,差点摆出准备格斗的姿势,看得男人又诧异又好笑,伸手揉乱了他的紫发。

  街角有一家不大的玩具店,店前有几台扭蛋机两两罗列在一起。男人想或许这些构造简单的机器可以帮助少年放松绷紧的神经,便不由分说地拉着他径直前往。

   玩具店内是复古风格的陈设,看上去有些年头的木质货架上摆着各种各样的毛绒公仔、手办、模型等玩具,木架上方内嵌的小灯洒下柔和的暖光,为整个店铺添上一笔温馨的色彩。店主是一位头发斑白的老婆婆,正微笑着欢迎他们,一身深蓝色的亚麻长裙朴素却不失端庄。

 “欢迎光临。”

 “老人家,我们想玩外面的扭蛋机,可以帮我们换一些硬币吗?”男人彬彬有礼地递过纸币。

   老婆婆没有接男人手中的纸币,却推了推老花镜转而打量起站在旁边的少年。

 “看您的样子应该不是本地人吧?难道是……”

  在乱世,即使是再温柔的人也会多上三分戒心,老人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少年知道自己的相貌异于人类普遍的认知,但被年迈的市民怀疑却令他束手无策。眼看就要被当作异类并可能导致身份暴露,少年只好向男人投去求助的目光,却不料被他一把揽入怀中。

 “不好意思,吓到您了。这是我妻子,人比较宅,最近又染了新的发色,准备玩cosplay。”男人说着,宠溺地点下少年的鼻尖,“亲爱的,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总带美瞳,时间久了对眼睛不好。”

  老婆婆看着男人标准的爱尔兰人脸型,又是一脸纯良无害的靠谱青年形象,脸上重新绽开了亲切的笑容,换好硬币递给他们。倒是少年,对这意料之外的圆场方式不知作何回应,只好模仿着街上走过的情侣,僵硬地搂上男人的腰,装作亲热的样子同他走出。侧目,刚好可以看到男人右眼上的疤痕,少年在想,如果没有战争的话此刻男人会身在何处呢?会不会带着他的妻子来这里玩扭蛋机?会不会如他刚才所演那样宠她、爱她、纵容她的“宅”?

   站在门外扭蛋机前,男人温和地问他想要玩哪一台,少年便伸手随便指了一台。说实话,他对人类的游戏并没有多少兴趣,却莫名地在意起男人口中的“宅”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指喜欢玩扭蛋机的人吗?少年在心中猜测。

  按照男人所说,将硬币塞进一道细小的缝中,然后转动下面的红色按钮,便听见“哐啷”一声,有东西掉到下面的出口。伸手取出,发现是一个浅绿色小球,塑料材质。少年试着拧开它,却左拧右拧都没有成功。

“打不开……”少年有些尴尬的把扭蛋递给男人。

  男人看了看,告诉他这种扭蛋应该向上拧才能打开,然后亲自示范给他看。扭蛋里面是一只趴着的淡黄色小猫公仔,男人微笑着取出来递给他。

  少年的视线落在男人手心的小猫公仔上,然后是他的手掌,他的脸颊,他右眼那道细小的疤痕。

  好刺眼。

  打开男人伸向自己的手,转过身赌气似的不停地投进去硬币,不停地扭着扭蛋机,不停地把扭到的扭蛋塞到男人手里让他拧开,不停地、如机械一般运作着,像是在逃避又像是一种满足,直到投完最后一个硬币。看着最后一个扭蛋少年竟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而旁边,男人的手中已经有三款小猫公仔,每一款都有好几个。

“嘛,已经足够多了,回去吧。”

  少年站起身,脚底酸麻的感觉使他不得不站在原地缓一缓,没能跟上男人前行的脚步。映在他石榴红眼眸中的身影高大、挺拔、令人安心,却渐行渐远。

  而后,少年不顾一切地追上去,紧紧抓住男人的衣摆,将头抵上那结实的背。

“你要一直、一直、一直帮我拧扭蛋,哪都……不要去。”脱口而出的言语有些颤抖。

“是、是,下次还带你来好不好?”手里抱着少年扭到的扭蛋,男人知道身后这个像小孩子一样的家伙在哭,却没法腾出手安抚他,“把最后一个给我,帮你拧开吧。”

  少年松开手,将扭蛋递出去,低着头不去看他。男人转过身刚想接过,手中的扭蛋却因太多而悉数散落。见状想上前帮忙的少年,被地上的扭蛋绊倒,一头撞进男人怀中,两个人一起栽倒再地上。

  见少年努力掩饰着惊慌,一本正经地问自己有没有受伤,男人闭上眼将少年抱得更紧,换得一句含着嗔怪的“何等失态”。

  真是让人不省心的妻子啊。玩具店玻璃窗后,老婆婆笑着摇摇头。

 

  >>> 

   傍晚,街边渐渐安静下来,家家户户亮起灯光,为归家的人照亮前方的路。

“我回来了,提耶利亚。”

“欢迎回家。”紫发的少年从厨房走出来,轻巧地为他接下领带,“先休息一下吧,晚饭马上就好。”

     尼尔·狄兰迪审视了一下自己系着白色围裙的恋人,快走两步上去把他圈在怀里,贪婪地吮吸着发间的清香。

“等下有礼物送给你。”

  少年说着锅要糊了躲回厨房,却被自己微红的耳根出卖。

  尼尔坐在沙发上,注视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最近提耶利亚正努力地学着“下得厨房”,帮自己分担了不少家务。

  是个贤内助呢。这样想着,他把背靠在沙发上打算放松一下一天的疲劳,不想倚到了一个形状不规则的物体。从背后拿出来一看,果不其然,又是提耶利亚新入手的猫咪公仔。

  相比朝九晚五的自己,提耶利亚程序员的工作,弹性大、在家里的时间长。渐渐地尼尔就注意到家中手办、毛绒玩具等数量越来越多,提耶利亚也开始宅起来。当下,玄关那里就还有一个没拆的快递。如果下班早一些,还能看到提耶利亚趴在巨大的猫咪公仔上举着手柄玩游戏。尼尔觉得这样挺好,他心疼提耶利亚从有意识的那一刻起就背负了伊奥里亚的计划,明明按人类的年龄算起还是个孩子,却一天都没有体验过那种无忧无虑的快乐。现在有这些东西陪着,提耶利亚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也不会感到寂寞了吧。

  家中的手办主要都是以猫为主题,尼尔也曾向提耶利亚提议养一只小猫,却遭到对方拒绝,还被告知理由无可奉告。尽管好奇,也没有再去追问,尼尔觉得战后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共同经营一个温馨的小家,就足够了。

  面前提耶利亚忙着将饭菜和碗筷摆上餐桌,时不时将略长的紫发撩过耳后。如此,比作贤妻尼尔觉得也一点都不过分。

“嘛,老婆大人,坐下歇歇吧。”尼尔将他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礼物。”

  看着尼尔手中的扭蛋,提耶利亚刚要脱口而出的“何等失态”失去了声响。尼尔宠溺地刮过他的鼻尖,起身斟半杯葡萄酒给他,说起两人第一次去玩扭蛋机的点滴。

  褪色的场景仿佛已是数十年之前,回忆起来又似昨天。少年不断扭出的扭蛋,将其一一拧开的自己,被抓紧的衣摆,固执的要求……

  尼尔说这些时,言语中多了笑意。

 “所以说我当时一副失态的样子?”提耶利亚发下手中的酒杯,石榴红的眼眸中写满不悦。

“不,倒是意外的可爱。”尼尔笑着接下提耶利亚丢过来险些径直拍在自己脸上的公仔,“好啦,快打开看看。”

  提耶利亚觉得这扭蛋外壳看上去有些眼熟,熟练地将它拧开,发现里面是一只紫色的小猫公仔。他起身走到摆放着自己各种手办的展示柜前,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群小猫公仔,粉色、淡黄、浅蓝三种颜色每一款都有同样的好几个,但却因为是第一次和尼尔一起扭到的,哪一个都舍不得丢掉,最终悉数留下了。现在,加上这个紫色的,这一系列就集齐了。

“怎么样,喜欢吗?你当时扭了那么多,就是想要这款紫色的吧。”

“你真是愚蠢。”

  提耶利亚低下头,不置可否。他将紫色的小猫公仔从扭蛋中取出,才发现公仔下面还有一枚做工精巧的戒指。抬头看向尼尔,对方笑着抓了抓头发,不知是不是酒精的缘故,脸上竟多了些许红晕。

“你看,今天是情人节,就想送你个惊喜。来,我帮你带上,这个戒指嘛……要戴在无名指才最好看……”

  提耶利亚看着左手无名指的戒指,最终还是没有告诉尼尔自己当时不停地拧扭蛋,其实是因为贪恋他在自己身边的感觉。喜欢猫类公仔,也是因为自己第一个入手的公仔就是和他一起扭到那款小猫,仅此而已。

  已经没有说的必要了不是吗。现在的自己,能够坐在温馨的家里,和洛克昂·斯特拉托斯,不,尼尔·狄兰迪共进晚餐,闲话家常。能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他在自己身边,一直、一直真切地感受着。

  啊,太过真实了,竟让人觉得这一切都是虚惘……提耶利亚轻轻阖上眼。

 

“所以说我当时一副失态的样子?”

  混乱的宇宙,血色的战场,残破的Dynames,再也回不来的恋人。

  提耶利亚睁开双眼,颓然坐在Virtue驾驶舱内,手中紧紧地握着第一次玩扭蛋机扭到的小猫公仔,眼泪就无声无息的淌下来了。明明下定决心这次换自己来保护他,却什么也没能做到。为什么,为什么是他,为什么他就非死不可?!

 

“所以说我当时一副失态的样子?”

  雨中的爱尔兰,淋湿的百合花,冰冷的墓碑,不在其上的名字。

“洛克昂·斯特拉托斯……”

  提耶利亚呢喃着这个名字,将手中的花束放在墓前。湿透的西装裹在身上又硬又冷,让他不禁想知道,去了远方的洛克昂是否也会觉得冷,觉得寂寞,还是和家人团聚了,幸福的生活着。

  计程车路过他们曾一起走过的街角,玩具店前的扭蛋机孤零零地摆放在原地无人问津。

  等有一天,我去到你身边,到时候再让你帮我拧扭蛋吧。

  想着终有一日还能再见,心就不那么疼了。

 

“所以说我当时一副失态的样子?”

  偌大的VEDA本体,占据一角的扭蛋玩具,没有肉体的自己,触碰不到的回忆。

  提耶利亚伸出手想拿起那只淡黄色的小猫公仔,却只能看着指尖徒然穿过。

  最终连去你身边都无法做到,我却还奢望着能坐在温馨的家里,和你共进晚餐,闲话家常。真是愚蠢。

  虽然只是一个梦,但也有一瞬让我觉得,你就在我身边,活生生的、真真切切的陪在我身边。这样,就已经很幸福了,虽然只是个梦。

  提耶利亚仰起头努力不让眼泪流出来,却笑自己作为数据存在,本就无泪。

 

“所以说我当时一副失态的样子?!”

  提耶利亚猛地坐起身,套在无名指的戒指传来微凉的感觉让他确定这才是现实。没有战火,没有硝烟,月光从窗外倾泻进来,一派祥和。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熟悉的卧室,熟悉的气息,身边是自己熟睡的爱人。他轻巧地钻进对方怀里,贪婪的享受着对方的温暖的怀抱。月光使尼尔的轮廓显得更加柔和,提耶利亚伸出手轻轻拨开他的额发,心想这样微卷的棕发不管摸多少次都不会厌烦。指尖从额头滑向英气的眉,掠过微长的睫毛,沿着高挺的鼻梁最终落在好看的唇瓣上,这样柔软的唇将无数甜蜜的吻印在自己的记忆之中。

  做了噩梦,索要一个安慰吻应该不过分吧。

  提耶利亚轻轻地吻上那片唇,弯起眼睛笑了,像个偷吃了糖的小孩子。睡梦中的人动了动,把他紧紧地搂在怀里。靠着尼尔结实的胸膛,提耶利亚听见那一下又一下有力的心音,听着听着,眼角竟溢出泪水。他的洛克昂,他的尼尔·狄兰迪此刻就好好地活在他身边。被自己握住的大手会时不时地回握一下,提耶利亚想这大概就是人类所说的依赖吧,是种让人安心的感觉。

  怕吵醒尼尔,已经睡意全无的提耶利亚起身轻手轻脚地来到起居室,看见玄关的快递还没有拆,就拿来坐在茶几前准备一看究竟。快递是刹那寄来的,里面是Virtue和Dynames的HG模型。真像他的风格呢,提耶利亚脑海中浮现出刹那在灯下日夜不眠拼模型的样子。

  也许是拜最近的热播番所赐,才会有那样过于真实的梦境吧。

  去年的十月新番《机动战士高达00》,将天人当年以战争根除战争的历史悉数展现在观众面前,虽然也加入了许多商业元素,但大体内容还是没有偏差的。毕竟制作方获得了VEDA的支持,从中得到了第一手数据记录。VEDA的数据中只是公开了天人每一年的作战记录以及成员的行动代号,并没有给成员们带来困扰,但是把雷杰尼和利本兹这两大位请来担任人设和脚本使得每一个真正的天人成员看过后心里都清楚,其实和连样貌等私人信息一起公布了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自己多了个二次元形象罢了。比如,剧中“皇小姐”依旧嗜酒如命,“刹那”依旧面瘫,而“提耶利亚”依旧保留了穿高开叉晚礼服的历史……剩下的除了换了个BOSS,情节多加了些戏剧性,结局比现实版本更加沉重之外也就没有什么了。完全不知道那两个人不好好管理VEDA在闹哪样

  说道高开叉……提耶利亚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壁架上唯一一个属于尼尔的手办——剧中“提耶利亚”高开叉晚礼服女装形象!当时尼尔还说这个手办弥补了他当时重伤躺在疗养舱没法亲自保护老婆大人的遗憾,提耶利亚拗不过他,最后也就妥协允许他摆到架子上去了。总之这一切都拜雷杰尼的恶趣味所赐,提耶利亚觉得自己有时间是应该拜访一下VEDA里那两位了。

 

  VEDA里,正在试衣装的雷杰尼打了个喷嚏。

  裙摆太短了吗?他审视一下镜中的自己然后穿上长浴袍走出来。

  大厅内,利本兹正坐在沙发上仔细端详“提耶利亚”那个高开叉的手办。

“利本兹,你果然还是喜欢直发和高开叉!”雷杰尼看着利本兹一脸专注的表情脸上满是不悦。

“那要看是谁咯,你的话,卷发西装就够了。”利本兹勾起一个魅惑的笑容,牵过雷杰尼推倒在床上。剥去浴衣,看到里面自己送他嫩黄小短裙,以及大片暴露的美腿,暗叹这才最符合自己口味。果然用手办来激将,才能让他穿上自己送的短裙,也算不枉费自己辛辛苦苦维护VEDA的一个月工资。而被压在身下的雷杰尼早已一脸潮红,注意不到利本兹诡计得逞的表情了。

  所以说恶趣味什么的,还是一物降一物的事。

 

   >>>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进落地窗,尼尔在起居室发现了趴在茶几上睡着的提耶利亚,而他手边是已经拼好了的Dynames和Virtue的模型,没有拿任何武器,只是在晨光中安静相依。伸手理了理那有些凌乱地紫发,轻轻地将他抱起,准备送回卧室,怀中的人儿却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周末不多睡一会儿了吗,提耶利亚。”

“不了,难得的艳阳天,陪我去玩扭蛋机吧。”提耶利亚伸出手搂住尼尔的脖子,撒娇似的蹭了蹭。

 

  两人最初去的那家玩具店离他们现在的住宅并不远,步行15分钟左右就到了。这家店在战火中幸存下来,店主老婆婆依旧身体硬朗,温柔地笑着招呼他们。

“这位夫人,真是好久不见。”老人热情地握住提耶利亚的手,“啊、原来您姓狄兰迪啊,之前怀疑过您是恐怖分子真是失礼了,狄兰迪夫人。”

“几年前的事了,您不用放在心上。不过,您是怎么知道狄兰迪这个姓氏的?”

“嘛,这孩子真是拿老人家打趣,你的结婚戒指上不是明明白白地刻着Tieria·Dylandy 吗,我虽然年纪大了但这种大小的字还是能看清楚的。”

“结婚戒指?”

“难道不是吗?在我们这里只有结婚戒指才能刻上彼此的姓名,那可是相守一辈子的约定啊。”老婆婆将换好的硬币递给提耶利亚。

  提耶利亚瞪一眼身边的尼尔,还没来得及发问,就被对方拉进怀中。

“走吧,老婆大人。”

“哎呦,多令人羡慕的小两口,还是那么甜蜜!”老人家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街道上,尼尔怀中抱着数量可观的扭蛋跟在提耶利亚身旁。

“现在你是不是应该好好地解释一下这个结、婚、戒、指、的问题,尼尔·狄兰迪?”

“呃……如你所见,是情人节礼物,也是与你相守一世的约定。”

“虽然我不太理解人类所谓“结婚”的意义,但是说到结婚,要有一个正式的求婚、一张挂在家中的婚纱照、一场盛大的婚礼以及新婚旅行这我还是知道的。借着情人节送礼物的由头就省掉这些步骤尼尔·狄兰迪你简直罪该万死!”

  听到这一番话,尼尔愣在大街上定定地看了提耶利亚很久:紫色直发,红眸,不苟言笑的表情。再三确认不是雷杰尼假扮来捣乱后才自觉理亏地小声作答。

 “我是担心你不喜欢这些繁琐的步骤。”

“毕竟我也是人类啊。”

  提耶利亚笑着挽上尼尔的胳膊向前走去。

 

  如果没有战争的话此刻尼尔·狄兰迪会身在何处呢。

 

  明媚阳光洒在两个人身上,暖融融的,悄然回答了几年前提耶利亚在心中提出的问题。

  爱尔兰的街道上,物亦是,人未非,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后来,尼尔·狄兰迪按照提耶利亚当时所说的,一一补上了之前略去的步骤,当然这其中也就包括当时提耶利亚随口一说的“婚纱照”。如今它就摆在起居室的墙上,一进屋就首先映入眼帘。用弟弟莱尔的话来说,就是“老哥抱得美人归最有力的证明。”

 

  FIN

 


lo主有话说:

情人节到了想着写篇贺文撒点糖(应该还算甜吧w作为一个后妈我有些紧张)

这是一个架空的故事,是平行世界中同样经历过一场大战后幸存下来的洛叔与提子。

里面扭蛋的梗来源于之前和朋友去玩扭蛋机,她的扭蛋打不开就递给lo主帮忙开,真的是一个特别可爱的女孩子当时我内心就被萌化了,当天回家的路上就决定用这个萌萌的梗给洛叔和提子写篇故事。今天还特地自己去实地玩了一趟,其实扭蛋机确实蛮有意思的。

最后,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情人节ヾ(*ε*)ノHappy☆

 

 

 

 

 

 

 


评论(11)
热度(73)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