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希

一只大可爱~PICK ME&点赞,评论,留言~谢谢!

【同人】Memory of you -献予你的回忆-(CP:洛提 To昕昕 生快w)

  Memory of you -献予你的回忆-

 

  文/璟瑞希

 

  送给我亲爱的昕昕~生日快乐!

 

  1.

  寂静的墓园上方,天空飘洒着细雨。

  提耶利亚静静地伫立在狄兰迪家族墓前,轻声呢喃着并未埋葬此地的爱人之名。

“洛克昂·斯特拉托斯……”

  他翕动的唇还在向逝者倾诉着什么。躲在树后的莱尔·狄兰迪侧耳努力地想听清楚,却感觉到自己的西服下摆被轻轻拉扯着。

“叔叔……你……你别这样盯着我妈妈看,就像……就像……觅食的狼一样。”哭腔传来。莱尔低下头,发现一个大概两三岁小姑娘正举着一把小伞委屈地拉着自己衣角。她的面容与站在自己家族墓前的那个人相差无二,一身粉色的斗篷裙,与小斗篷相连的帽子上还有一对俏皮的兔耳,衬得圆圆的小脸稚气可爱。莱尔不禁感叹那位陌生的夫人品味还是蛮不错的。他仔细端详着这个小姑娘,觉得要硬说两人的不同之处,大概也就是碧色的瞳仁和眉宇间熟悉的感觉吧。

  莱尔刚想开口询问些什么,却被稚气的童声打断。

“妈妈要走了,我在这里会被发现的!狼叔叔回见。”小女孩向自己挥挥手,转身就绕路跑向墓园门口。

 

  2.

  墓园门口,提耶利亚看到一个小小的粉色身影在等自己。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尽量再柔和一些。

“妈妈!”粉色的小身影扑进自己怀里,“见到爸爸了吗?”

“嗯,见到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努力地学着人类母亲的样子去拥抱面前这个孩子。

“都和爸爸说了些什么?”

“说了、很多很多……”提耶利亚心里知道,面对着那样一座连他名字都不在其上的墓碑,自己的心情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传达给他。

 “妈妈,你的伞呢?”小伞高高举过自己头顶,一只胖乎乎的小手伸过来抹去自己脸上的雨痕、亦或是泪痕。

“我怕他冷,留在墓地里了。”提耶利亚叹口气,在心中嘲笑自己愚蠢,明明知道那个人根本就未长眠于此。

  不知道消散在宇宙中的你,是否会觉得冷。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去见见爸爸?”

“等你再长大一些吧。”

  提耶利亚接过伞,将那个幼小却温暖的身体紧紧搂在怀里,那是洛克昂留给他的,唯一可以触碰到的回忆。

 

  3.

  我、还活着……

  提耶利亚费力地睁开眼,全身传来的疼痛感无声地肯定着这个事实。他费力地用胳膊支撑自己坐起来。环顾四周,依旧是自己熟悉的环境。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耳边传来皇小姐的声音。

“其他的人呢?”

“刹那和阿雷路亚行踪不明……我们只找到了你。”

“怎么会!”尽管是意料中的完败,亲耳所听后,还是让提耶利亚感到无比的焦躁,甚至是目眩、恶心。

“不要勉强自己……”皇小姐扶住他,“万幸我们找到了你,救活了你们。不然……我真的会对他愧疚一辈子。”

“我们?他?”提耶利亚觉得自己大概是太过疲惫,大脑都跟不上皇小姐的节奏了。

“是他的吧……孩子、是洛克昂的没错吧……”皇小姐从桌上拿过一份血检报告给他。

  提耶利亚接过来却不知道要看哪一栏,皇小姐只得指给他看。他盯着“阳性”那两个小字定定地看了很久,然后脱力跌回床上。

“就是说,我有了‘宝宝’的意思?”他问。

  皇小姐点点头,嘱咐他要好好休息后就离开了房间。

  提耶利亚望着屋顶发呆,准确地说,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思考些什么。对自己,VEDA还有许多情报尚未告知就拒绝了连接。他甚至从未思考过自己的性别,更别说知晓自己的身体有怎样的功能。

  在一阵翻江倒海的干呕后,提耶利亚像想到了什么一样猛地从床上爬起来,扶着墙一步一步吃力地挪到另一个房间门口。输入曾被自己篡改的密码,毫不费力地将门打开。屋子里空荡荡的,床上只有被褥,和他平日常穿的便服。他缓缓地蹲下身,将脸颊贴在那件绿T恤上。上面没有一丝温度,只有钻心的冰凉。

  泪水从眼角漫出,划过鼻梁,最终渲染在那绿色之上。提耶利亚记得,洛克昂放弃治疗眼睛走出治疗舱的那晚,自己紧紧依偎在他温热的胸膛,耳边传来律动的心音使他安心。而那一夜,那个人,将那些自己未曾体验过的欢愉与痛苦都悉数铭刻在他灵魂之上,永世难以消弭。

  他轻轻地将手覆上小腹……

 

  4.

  等你再长大一些就可以去见爸爸了,那个人如是说。但却不断地食言。

  那个人让我用“妈妈”这个称谓称呼他——这还是我小时候他皱着眉对着一本育儿杂志纠结了很久研究出来的——自己却总是用男性的自称。而后来更多时候我都赌气直接喊他“提耶利亚”。

  我讨厌提耶利亚再也没带我去过父亲的墓地看他,甚至不告诉我父亲的名字与样貌只说他很年轻就去世了;我讨厌提耶利亚总是把我一个人关在房间里,自己去忙那个什么天人组织的任务;我讨厌提耶利亚每天穿着一身紫色制服的样子,说实话我都不记得小时候看他穿粉色针织衫的模样了。记得有一天他好不容易穿了次酒红色的晚礼服,听阿雷路亚叔叔说,还是为了执行任务去和一个绿头发的人跳舞。我甚至讨厌提耶利亚的种族——原始变革者,那使得我现在连触碰他都无法做到。

  但是最近,我却常常梦到小时候去爱尔兰给爸爸扫墓后,提耶利亚陪我在公园喂鸽子的场景。醒来之后,一边怀念他手心的温度,一边哭着骂自己不争气。

 

  5.

  与儿时记忆不同,今天的爱尔兰是一个难得的艳阳天。我站在狄兰迪家的家族墓前,将一个小木盒轻轻地放入工作人员打开的石穴中,那盒子里并不是谁人的骨灰,只是提耶利亚的记忆芯片罢了,是他在ELS事件回归后交给我的。

  当时看到许久未见的提耶利亚,我还是忍不住去拥抱他。尽管,他现在的身体上没有了那道证明我们之间联系的疤痕,但我仍旧舍不得他。

  那一晚我赖在提耶利亚久违的怀抱中很久很久。他轻轻抚摸着我紫色的长发,夸我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后来,有一滴温热的眼泪砸在我脸颊上,一滴又一滴,我知道提耶利亚在哭。自我有记忆以来就从没见他哭过,他总是一副坚强的面孔,虽然我不知道那样的坚强是否是他苦心经营的,但在我记忆中他一直是这样。

  我坐起身轻轻地搂住他,他比我记忆中瘦多了。

  提耶利亚向我说起父亲,说他曾想去父亲身边,而如今却只能在VEDA中守护着父亲长眠的世界;说他明明努力地像父亲教给他那样作为人类而活,却不得不作回变革者。然后,他一遍又一遍地、对我说着“抱歉”。

  我觉得自己头一次真正体会到什么是“事与愿违”,而且是在我最亲的人身上体会到的。

  后来,他交给我这个芯片,告诉我这是他全部的记忆。如果他再次失去身体,还于VEDA,就让我将这个芯片葬在父亲身边。

  一语成谶。

  那晚,是我最后一次触碰提耶利亚。

 

  6.

  未婚夫说,无论如何也想见一见我的父母。我只得告诉他,他们已经去世了,如果他愿意的话可以见一见我父亲的照片,以及……提耶利亚的数据成像……

  父亲的照片以及他的各种信息都是在提耶利亚的记忆芯片里找到的。他的本名是尼尔·狄兰迪,和未婚夫一样是爱尔兰人。托勒密上的莱尔叔叔是他的双胞胎弟弟,我记得莱尔叔叔刚来的时候提耶利亚总是凶他。每天对着那张和自己爱人一模一样的面孔然后告诉自己“那不是他”是怎样的感觉我不敢去想。说来小时候我还曾在墓地偶遇过莱尔叔叔,给他起了“狼叔叔”这样搞笑的外号。看了照片我才发现我的瞳色与眉宇都与父亲十分相像,难怪从前提耶利亚总是看着我的眼睛出神好久。

  埋掉那个芯片前,我私心拷贝下了父亲这张照片,是他和提耶利亚的合照。照片上高大帅气的父亲搂着提耶利亚,提耶利亚一副半推半就的别扭样子却还是笑弯了眼睛。说实话我从小到大都没见他这样笑过。

  我抬头看向VEDA终端屏幕,上面的提耶利亚正面无表情地注视着我们。虽然有一半原始变革者的血统,我的脑量子波仍然无法支持我连接VEDA。VEDA中也不存在关于我的任何信息,我知道那是提耶利亚为了保护我。我输入了密匙口令,这样我说的话就可以转化成数据传递给他。那是我与提耶利亚交流的唯一途径,尽管他由于与VEDA同化已经完全成为了其一部分,失去了人格与记忆,再也不认识我了。

  大概这就是提耶利亚让我把记忆芯片葬在父亲身边的原因吧。

  无论如何都想与之相伴的人永远无法相伴,无论如何都想作为人类而活的愿望不得已被抛弃,最后连作为人类努力活过的记忆都要被剥夺,他却仍然渴望着拥有那份记忆的自己能够去到父亲身边,如此地渴望……

  我觉得心里堵得难受,简单地介绍了我的未婚夫后就背过身去不再看那个屏幕。

  未婚夫恭敬地鞠了个躬,对提耶利亚说,我一定会守护好您女儿的,狄兰迪夫人。然后将我揽入怀中,走出了VEDA。

  狄兰迪夫人。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这样称呼提耶利亚,让我想起来,我私心存下其实还有一张数码合成的图片:上面有父亲,有提耶利亚,中间站着小小的我,被他们拉着在蓝天白云下奔跑。

  这应该是你一生最大的奢望吧,提耶利亚。

  我在心中重复了一遍又一遍这个名字,最终没再回头。

  我知道自己以后再也不会来VEDA里了。

  因为在那里的,早已不是我亲爱的提耶利亚。

 

  #.

  对外开放的VEDA中,走出一对十指紧扣的恋人。

  女孩有撩人心魄的紫发与碧瞳,而与她相伴的是一位英俊的爱尔兰男子。

  谁也不曾知道,终端屏幕上的那个人悄然落下一滴泪水。

  不知是欣慰、还是向往。

 

  FIN


  lo主有话说:

  这篇文是12号送给舍友的生贺,后来她同意了我就发上来了。

  然后关于本文内提子的性别设定......并不是女体......提子的性别就是提子啦(   喂!)对碰巧踩进来看了并感到不适的的亲说声抱歉QAQ

  其实这个脑洞的灵感就是有天高数课前舍友提起太子妃结局两人有了小宝宝我当时就惊呆了问那女主实际上不是个汉子本质吗两个人就开始聊起来了,后来她突然冒出一句“洛叔和提子的孩子......”于是就把我脑洞炸出来了。所以这大概就是一篇回答“洛叔和提子的小宝宝是什么样?”的文(够了!)第一次尝试在同人中加原创人物并使用第一人称,本来是想要一个幸福的一家三口的然而并木有成功,变成了从他人视角看提子的感觉......以后有机会还是想再尝试一把“幸福的一家三口”w

  最后,感谢大家能够阅读到这里~

 

 

 


评论(5)
热度(32)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