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希

一只大可爱~PICK ME&点赞,评论,留言~谢谢!

【洛提】Rainbow(新年贺)

*大家好,又是我。我可能是贺文专业户(no

#「愛しいひと」的番外

#两个人有小女儿的设定,避雷注意!!!!!!







爱尔兰的天气总是阴晴不定。


墓园上方的天空刚才还是微晴,现在就已经落起了雨。莱尔往树下退了退,抱着双臂谨慎地观察着站在自己家墓地前的陌生人。那人异国的模样,鸢紫直发,酒红双眸,颀长高挑,却比他更像久居于此的爱尔兰人,熟练地撑开了随身携带的透明伞。站在墓碑前的人将怀中的一束百合花轻放在地上,静静地伫立在原地,凝视着墓碑。雨更大了,还起了风,那人拢了拢豆青色的薄针织衫,地面溅起的雨水打湿了白裙下露出的脚踝。莱尔皱着眉头思量,刚想再凑近一点去看,西装下摆就被用力地揪住了。


“不许你盯着妈妈看!就像……就像觅食的狼一样!妈妈只爱爸爸一个……”


有些委屈但又理直气壮的声音在他回头的瞬间没了底气,揪住自己衣服的小娃娃半张着嘴愣在原地,确切一点说,是两个人同时愣住了。莱尔看了看面前的小女孩,大概两三岁的样子,穿着浅黄色的连衣裙,紫发上还别了一个俏皮的发夹,手里举着一把儿童用的小伞,样貌和远处扫墓的人几乎一模一样,除了祖母绿的眸子,像他数年未见的亲人,也像他自己。


“你妈妈?”莱尔扬了扬头示意远处。


“嗯!特别漂亮对不对?”小姑娘回答得特别得意。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扫墓啊!爸爸来不了了,所以今天我们两个来。”


莱尔眼中的光暗了些,他还想再问点什么,但远处的人要走了,小姑娘见了也转身就要离开。


“我答应了不乱跑的,妈妈找不到我要担心了,狼叔叔回见!”她跑了两步又停下折回来,把伞递给他,“叔叔你都淋湿了,我的伞借给你吧。以后不许打扮成爸爸的样子了哦,妈妈就只爱爸爸一个!”说完,小姑娘举起两只小手遮住头就跑开了,留莱尔一人举着儿童伞摸不着头脑。


“艾米——艾米——”离开了肃静的墓地,提耶利亚压低声音喊着艾米。


“提耶!”


一个浅黄色的小身影从树林里钻出来,稳稳地扑进自己怀里。提耶利亚张开手臂去拥抱她,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去哪里淘气了?刚才还信誓旦旦地保证就在旁边等,转眼就找不到你了。”提耶利亚用手指轻轻捏了捏艾米的小脸蛋。


艾米自知理亏,撒娇似的在提耶利亚怀里蹭了蹭,又抬起头用乖巧地眼神望他。艾米知道提耶利亚很吃这一招,她觉得是因为自己的眼睛和爸爸像,而提耶利亚似乎格外喜欢爸爸的瞳色,她也就跟着沾光了。


“瞧你都淋湿了,你的伞呢?”


“嗯……刚才遇见一个没带伞的叔叔,我给他用了。今天艾米和提耶撑一把伞好吗?”


“好,看在我们的艾米这么善良的份上。”提耶利亚说着,把艾米抱起来,为了更好地利用伞下面积。艾米笑嘻嘻地搂住他的脖子,凑过来落下一个吻。“回家喽,我的小天使。”


“咦?咱们不是要去超市采购吗?”


“爸爸刚才发消息说提前到家了,今天他来做晚餐。”


“好耶!”


迫近傍晚,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幸好提耶利亚和艾米赶在雨势越来越大前回到了家。尼尔已经围上围裙着手晚餐了,提耶利亚和他交换了一个“欢迎回家”吻,然后领着艾米去浴室换掉淋湿的衣服洗个热水澡,免得着凉。


离晚餐还有一段时间,换上干衣服的艾米提着有些长的裙边在起居室里蹦蹦跳跳地和洛克一起玩耍,觉得无趣了,就拉着洛克一起,跑到厨房门口悄悄地围观做晚餐。


尼尔穿着一身浅灰色的居家服,颈间略长的头发扎在脑后,动作娴熟地煎着牛排。提耶利亚则在一旁打下手,有些笨拙地准备需要的酱料和厨具。


“是提耶一贯的风格呢……洛克,旁边的一定是真的爸爸。”艾米搂着乳白色金毛寻回犬的脖子,躲在它身后轻声说。洛克转过头轻呜了一声,似是在等小主人做进一步的解释。“嗯……因为嘛,爸爸总是趁提耶不注意的时候侧目偷看呀!只有爸爸会露出那种眼神,像柔软的泡沫一样温暖的眼神。”


晚餐时,一家人聚在桌前,互相交换今天发生的有趣的事情。这是狄兰迪家一直保持着的好习惯,一家人总是通过欢声笑语连结在一起。


艾米小口咀嚼着自己盘中的沙拉,目光不断停留在在正笑呵呵地同提耶利亚说起托勒密的爸爸脸上。她知道托勒密是他们工作的地方。


“怎么了,艾米?”尼尔注意到艾米欲言又止的样子。


“爸爸我跟你说哦,今天我和提耶去给爷爷奶奶扫墓时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


“嗯?什么奇怪的人?”尼尔放下刀叉饶有兴趣地听。


“是个奇怪的叔叔,躲在树后一直盯着提耶看……而且他还打扮得很像——”


艾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门铃声打断了,接着又是一阵敲门声。“您好,请问有人在家吗?”敲门的男人高声询问,似乎很着急的样子。外面的雨一直在下。


“我去开门吧,可能是赶上了雨需要帮忙的人。”提耶利亚站起身,穿过起居室走向门口,谨慎地将门开了一半。“您好……”原本要问“是否需要帮助”的话语失去了声响,看清门口人的样貌,提耶利亚站在门口愣了一下。


“您好,我是莱尔·狄兰迪,来还这把伞的。”莱尔有些随意地站在门口晃了晃手中的儿童伞,“如果您没听说过我的话,我是尼尔·狄兰迪的双胞胎弟弟,我这次来顺便想了解一些关于我哥的事情……”


尼尔见提耶利亚还站在门口,有些不放心地起身前去查看。“出什么事了,提耶利亚?是不是雷杰尼来了?”


“哇!雷杰尼!”艾米喜欢雷杰尼来玩,跳下椅子一路拍着小手跟在尼尔身后去看,可到了门口才发现是下午见过的那个奇怪的叔叔,看着面前和爸爸一模一样的人,她下意识地往爸爸身后躲了躲。“爸爸,就是他!打扮成你的样子下午在墓园里偷看提耶的狼叔叔!”


“哈?原来是莱尔啊!”


“哥,你怎么在这里?我还以为你……”


“你小子说什么鬼话呢,这是我家我不在这在哪?”尼尔用胳膊揽住莱尔的脖子,“外面雨大,先进屋再说。”


莱尔松了松西装领带,暗自觉得自己真应该换一身平时穿的衣服再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街区里淋雨打听了很久,突然进到温暖的屋子里,眼眶都有些发热。下午见过面的小姑娘蹦蹦跳跳地跟在身后,刚才给自己开门的人却不见了踪影,抬头找了一圈才发现那个人从浴室里出来,手里拿了一条白色的干毛巾。


“你淋湿了,先去洗个澡吧。热水已经放好了。”提耶利亚将毛巾递出去,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莱尔接过毛巾,趁机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人,说不上平易近人,红眸里透着一股过于认真的气场,看久了觉得……有点可爱。他用毛巾胡乱擦了把脸钻进了浴室。哗哗的流水声响起来了,比起窗外的雨声多了些温度,过了一会儿,浴室里传出了莱尔的声音:


“哥,我忘拿换洗衣服了!借我件衣服,你的就行!”


“这不是当然的吗?你等一下啊。”


尼尔从起居室出来去给莱尔找衣服,回头看了一眼,提耶利亚抱着艾米坐在沙发上强忍笑意,眼神似乎在打趣他们不愧是亲哥俩。


嘛,这也没有办法啊,毕竟很多年没见面了。尼尔抓了抓头发心想。


一番折腾后莱尔才又较为得体地出现在一家人面前,尽管穿的是尼尔的睡衣。


“既然你们下午见过了,那我就简单介绍一下喽。这是我的双胞胎弟弟,莱尔。这是我的家人,提耶利亚和艾米。”


“哇!原来爸爸和提耶一样,有双生兄弟呀!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呢?”艾米歪了歪头,上前一步蹦到莱尔面前,“莱尔叔叔你好,我是艾米。”


“你好,我可爱的小公主。”莱尔握住艾米的小手,弯下腰轻轻地吻了一下,就像从前哄自己的妹妹开心那样。“你还真是念旧啊,哥。”


“嗯?”


“没什么。”莱尔没再多说,直起身来试图跟提耶利亚打招呼,小艾米一看就知道是遗传了这个人的好基因,于是他开口:“请过关照,可爱的提耶利亚。”


“我希望你不要和我开玩笑。”


提耶利亚挑了挑眉,声音严厉起来,完全不同于对生得同样一副面孔的哥哥那般亲切。莱尔试图再去攀谈,但被尼尔搂住脖子揽到了一边。


“你小子过分喽,挡着你哥我的面就敢这样?”尼尔用力地揉了一把弟弟和自己一样的棕色卷发,佯装生气地样子。


“只是赞美,赞美而已!老哥你抱得美人归,还不让我夸一下?”


“就知道贫嘴。”


“你的胃叫了,我去给你热些食物,你们两个慢慢聊。”


提耶利亚看了一眼兄弟俩,牵着艾米进了厨房。他以前听尼尔提起过弟弟,但没想到能见到面。虽然不喜欢莱尔跟谁都自来熟的性格,但他看得出尼尔因双胞胎弟弟的突然造访而格外欣喜。应该会有很多话要说吧,会有许多他不曾参与的回忆。所以他退了出来。


“提耶,我可以去和莱尔叔叔玩吗?”


“过一会儿吧,让他们叙叙旧。”


艾米搂着洛克蹲在一旁看提耶利亚在厨房里忙来忙去,觉得无聊了就和洛克玩起了游戏,玩腻了干脆就趴倒在乳白色金毛的身上。


“提耶……雷杰尼大姨[1]什么时候也像莱尔叔叔一样来玩啊?”


“嗯……我也不清楚。你当面可别这样喊雷杰尼哦,他会气歪鼻子的。”


“不会的!雷杰尼可喜欢艾米了!”


提耶利亚摇了摇头,不和艾米争论。雷杰尼疼爱艾米是事实,不过雷杰尼每次造访都令人头疼因此他不希望雷杰尼来也是事实,他只好闭口不言了。


临近入睡时分,艾米抱着绘本坐在自己的小床上等爸爸来给读睡前故事。尼尔去淋浴了,说马上就过来。小姑娘等着等着,突然灵机一动跳下床,悄悄地溜到了客房门口敲了敲门。


“莱尔叔叔,给艾米读个睡前故事好吗?”


正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回味这一天发生的事情的莱尔,听见艾米的声音下床走到门口给她开了门。小姑娘灵活地钻进来,笑嘻嘻地把自己的绘本高高举给他看。


“好嘞,艾米想听哪一个?”莱尔接过绘本,把小侄女抱到床上,自己也坐上去。


“嗯……这个吧,康拉与仙女。这个艾米还没听过。”


“没问题。这个故事我记得,是根据凯尔特童话《康拉与仙女》改编的。”


莱尔把绘本斜立起来,让和他对坐艾米能够看到。艾米理了理粉色的小睡裙坐好,眨眨眼睛,用祖母绿色的眸子期待地望过来。很久没有和小孩子接触了,莱尔有些拘谨地扣上睡衣最上面的扣子,清了清嗓子开始读绘本上的故事,努力地达到声情并茂。艾米听得认真,看得出来那份认真是来自于提耶利亚;但听到有趣的地方她也会拍着小手笑起来,或者模仿莱尔读过的句子,艾米笑起来的样子更像哥哥眉眼间自带的亲近。啊……她要是也能看一看就好了,大哥的小女儿。


“莱尔,艾米在不在你这里?”


“爸爸!”听到门外的声音艾米开心地答应了一声。


“你这个小淘气,不是说好等爸爸给你讲睡前故事的吗?”


“爸爸太慢啦!我来找莱尔叔叔讲,莱尔叔叔讲得可棒啦!”


“那爸爸坐在这和你一起听好不好?”


“好呀!”


见尼尔过来了,艾米利索地爬起来美滋滋地倚进爸爸怀里。尼尔一看就是刚洗了澡出来,半干的头发上还带着一点水汽,草绿色的睡衣有些随意地敞到胸口。


“哥,你把衣服穿好啊,艾米在这呢。”


尼尔听了愣了一下,随即笑出来,笑莱尔这么些年过去了还是老样子,看上去满不在乎却会在“小小姐”面前害羞。莱尔明白尼尔在笑什么,时光向前迈出了十多年的步子,兄弟两人对坐讲故事的场景却又一次出现在眼前,只不过当时是讲给他们的小妹妹听,现在是哥哥的女儿。同样是艾米,同样听着故事沉入了梦乡。


“真没想到哥你居然成家了。”莱尔见艾米睡熟了,将绘本轻放在一旁小声说。


“不然呢,你觉得我会去做什么?”


“嘛……”


“我先把艾米送回房间。”


尼尔低头理了理艾米遮在脸上的紫发,起身抱着她去了儿童房。主卧室里的提耶利亚已经睡熟了。尼尔轻手轻脚地进去,在提耶利亚额头上落下一个晚安吻,然后熄灭了灯光。


“要是没有遇见提耶利亚的话,也许会是你想的那样。从事一份危险的什么工作,为家人报仇,早早地埋进爸、妈,艾米他们睡得那片土地……之类的。”


“我可没说是这么想的。”黑暗中,莱尔顿了顿,叹了口气。“但下午在墓园时,看着艾米的眼睛和你很像,我真担心她们来看望的是你……”


“不会的。我啊,得好好活着保护提耶利亚和艾米。有她们在的小家这么温暖,我可不想早早躺到地下。”


“讲讲你和提耶利亚是怎么相遇的?”


“太长了,你不会有兴趣的。”


“分明是不想讲。”


夜深了,时不时有几声虫鸣,从窗外悠悠传来,和他们小时候躺在儿童床上听到的相差无几。


“哥。”


“嗯?”


“你放下了吗,家人的离去……”


“没有。但我找到了重新想守护的人们,也有了新的家。”


“那就好。”


“什么?”


“没什么,提耶利亚真的很可爱。”


“啧,你小子……”


平稳的呼吸声传了过来,刚才还说着跳脱的话的莱尔,转眼沉入了梦乡。



转天早晨,莱尔和尼尔一家一起吃过早餐后就谢绝了再住几天的提议,说是还有工作,告辞离开了。雨在清晨早早地停了,阳光借着湿润的空气,在远处架起了一道彩虹。莱尔站在门口,和尼尔他们告别。小艾米舍不得他走,拽着他的衣角悄悄地把自己心爱的糖果塞给他。莱尔摸了摸小侄女一头漂亮的紫发,答应她有空会常来坐坐的。抬起头时,不小心和提耶利亚对上了目光,那对红宝石一样的眸子注视着他却没有什么感情。初次见面就严厉地告知他“不要和自己开玩笑”的人,会对有着相同面容的哥哥露出温柔的目光,对他却连亲近都说不上。一个鬼点子冒上心头,莱尔站直身体凑近提耶利亚,轻轻贴上他的脸颊,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再见,可爱的提耶利亚。”


“何等失态!”


“喂!莱尔,你小子……”


莱尔转身挥了挥手,推开门便大步离开了。看着远方的彩虹,他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



爸,妈,艾米,我和哥现在都过得很好,你们不用担心。老哥组建了新家庭,看着就很幸福的样子。对了艾米,你当姑姑了哦,哥哥的小女儿和你一样,非常可爱,你看见的话一定喜欢。

愿他们一切都好。


FIN

__________________

[1]Aunt Regene(对不起我想在这个称谓上皮一下很久了233)



后记:

    这篇是呼应我入坑是的第一篇文来写的。前月惊觉时光匆匆,一晃两年就过去了,当初在那篇下写着“要写一个幸福的一家三口的故事”还真的去写了。要说的话,那篇文应该是「愛しいひと」整个系列的前身和动机,虽然是不同的故事。于是上个月就在想,干脆写一个甜甜的扫墓梗吧,写一写如果洛叔健在,小叔在墓园偶遇提子和艾米的故事。我看原作每每看到小叔出来和提子有一些互动时都忍不住想“提子现在心里是什么感受呢”“如果洛叔在又会是什么样的故事呢”,现在终于有机会写了。

    原本会以为很简单,不过是把悲伤的气氛换一换,但真的写起来发现还是有一定的困难的,洛叔健在就意味着很多走向都不同了。比如这篇里的艾米性格就要比Memory of You里更开朗一些,语气上也会不同,所以她直接说“不许你看”。我总觉得MoY的故事实在是太过悲伤,所以很喜欢这篇里小艾米神气十足的样子。

    读绘本的片段是从小视频里积累到的,视频里是大伯给侄子讲故事,爸爸就很随意的光着上身,大伯呢就把睡衣扣得严严实实。我并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拘谨,但觉得用在小叔身上挺可爱的,他给我的感觉是个比较随性的人,撩的一手好妹,却在小姑娘面前害羞了。当然这一部分只是我的妄想。

    我想很多伤痛是无法一下子就放下的,但如果能遇到想要珍惜的人,也会多多少少更爱自己一点吧。我希望提子的感情能得到回应,希望他能成为洛叔珍视的人,希望洛叔能遇到对自己重要的人,希望他好好活着,活得快乐。这便是这篇文,以及「愛しいひと」整个系列的初衷了。

    如今回头整个系列已经洋洋洒洒写了近9w字,超过了我写过的最长的一篇文。和它一起成长的时光总是非常快乐,也谢谢一直追更评论、点红心蓝手的你们一起见证它的成长。这篇文让我交到了一些朋友,收到了许多温暖的陪伴。

    真的非常感谢。

    

                                                                       瑞希

                                                                       2018.02.14



————————————

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来读一下Memory of You:戳我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欢迎评论留言哦~

祝小可爱们新年快乐💖

    





评论(5)
热度(26)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