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希

一只大可爱~PICK ME&点赞,评论,留言~谢谢!

【洛提】Valentine's Day (情人节贺)

*趁情人节出来搞事

#「愛しいひと」的番外

#两个人有小女儿的设定,避雷注意!!!!!!





Valentine's Day


在一个与平日无异的午后,刚刚安抚艾米睡下的提耶利亚突然接到了尼尔的电话。尼尔很少在出任务的时候联系他,同样身为驾驶员的他知道,时间在任务中比在任何时候都宝贵。只有事出有因可能会晚回来的情况下,尼尔才会打电话告诉他,顺便报个平安,基本是在迫近傍晚的时候。因此,看到通讯设备上显示着尼尔的名字,提耶利亚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他怕听到……不那么好的消息。


但是按下接听选项后,设备另一端传来了尼尔精神十足的声音:“喂,提耶利亚吗?我打电话来是想告诉你……下午记得提前准备一下,我会早一点回去带你外出吃晚餐。”


“原来是晚餐的事啊……怎么了,今天突然?”提耶利亚觉得绷紧的背部一下子放松下来,他悄悄松了口气,仰面躺倒在沙发上。


“诶?提耶利亚没有什么兴趣吗?我在Chapter One餐厅预定了位置,想和你一起品尝一下这家的情人节限定烛光晚餐。”


“好。”


“是不是吵醒你午休了?”


“没有,嗯……没什么,我等你回来。”


“好的,那下午见。”


设备另一端的尼尔也没有再多寒暄,电话挂断后“嘟嘟”地响了两声就安静下来了。提耶利亚盯着天花板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刚才尼尔提到了“情人节”。对这个节日提耶利亚没有很清晰的概念,印象中去年尼尔在二月份因任务外出了一周,两个人并没有在一起庆祝。


那今年好好地庆祝一下吧。提耶利亚翻身趴在沙发上,伸手从茶几下摸出一包零食,一边小口吃着,一边上网搜索人们一般怎样过情人节。网上除了一些常见的介绍,偶尔也会有一两条过于私密的建议,看得提耶利亚举着零食的手顿在半空,脸颊染上了绯红。乳白色的大金毛犬凑过来,趁机吃掉了提耶利亚手上的零食,坐在沙发旁摇着尾巴,好奇地看着紫发的主人为什么突然捂住了脸。


很快,提耶利亚意识到还有小艾米。晚餐要带上这个小家伙,希望她不要在安静的餐厅里调皮或是哭闹。他看了一眼时间,起身去儿童房看艾米。小娃娃在婴儿床里睡得正香,一双小胖手搂着自己的小兔玩偶,粉嘟嘟的小嘴上扬了一个弧度,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么甜蜜的梦。提耶利亚倚在床栏边看着,忍不住伸出手指轻轻地爱抚小娃娃的脸蛋,软软滑滑的,温热的触感。去年“家”对于提耶利亚来讲还是没有什么实感的词,但转眼这个将他和尼尔联系在一起的小天使都快满一岁了,给这个家带来了无限的快乐。


门铃声响了,提耶利亚轻手轻脚地站起来穿过起居室去开门,走到门口才意识到应该不是尼尔,因为尼尔有家里的钥匙。说不上太意外,他打开门时,看到来人是雷杰尼。


“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看看你和小艾米喽。你晚上要出去吧?”


“你怎么知道的?”


“今天可是情人节,是最适合出去找乐子的日子。”


“那是对你来讲。”


“尼尔·狄兰迪一定约你出去吃‘烛光晚餐’之类的吧?不去好好打扮一下吗?”雷杰尼略带挑逗地用食指抬起提耶利亚的脸,不怀好意地笑着凑过来小声说:“我帮你带一晚上艾米,怎么样?”


原来这才是雷杰尼的目的。提耶利亚不悦地打掉雷杰尼的手,转身进了屋。


“艾米可不是玩具。”


“当然当然。”


顽劣如雷杰尼,只有在涉及艾米的事情上才会稍稍地服个软。艾米恐怕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雷杰尼说得上喜欢的人类了,要说具体因为什么,他本人也答不出来,再追问下去的话可能会得到一句“她的发色和我相同,所以我喜欢这个小姑娘。”比如利冯兹听到的就是这个答案。雷杰尼刚把顺道捎来的礼物放在起居室的茶几上,就听见有细微的哭声传来。他跟提耶利亚招呼了一声,就像在自己家似的,轻车熟路地去了儿童房。打开门一看,小艾米醒了见周围没有人,委屈巴巴地坐在婴儿床里哭得鼻子都红了。


“可怜的艾米,他们就把你一个人搁在屋里啊,今晚我来陪着你好不好?”


雷杰尼把艾米抱起来,一只手托着她,另一只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小娃娃搂住他的脖子哽咽了几声,渐渐安静了,后来还用小手玩起了雷杰尼的卷发,咯咯地笑出来。提耶利亚来不及放下茶壶就跑过来,站在门口看这一系列娴熟地操作,无奈地揉了揉眉心。前不久雷杰尼也来帮忙带过一晚艾米。但是说实话,提耶利亚再也不想一回家,就看到脸上贴满黄瓜片搂着艾米躺在沙发上的雷杰尼了。艾米到也真的喜欢雷杰尼,能啃着一片黄瓜能在他怀里乖乖地待很久。


“我们艾米长得真好看,是不是?”雷杰尼在旁边的床上坐下,拿过婴儿纸巾给艾米擦脸,然后用梳子帮她把头发梳顺,“嗯……除了眼睛。”


“哪有,艾米明明眼睛长得最漂亮,和尼尔的一样。”提耶利亚不服气,出声反驳道。


“因为我讨厌尼尔·狄兰迪呀。”


雷杰尼几乎想都没想,就给出了自己的标准答案。提耶利亚对于“雷杰尼式”的找茬也习以为常,不再试图和他讲道理了。他径自返回厨房,把泡好的红茶倒进杯子里,用托盘端进儿童房。他知道,雷杰尼一碰上艾米,如果没有什么突发事件,基本上是不会出来了。


“我说,你有没有考虑过回来?加入我们,成为我们的同伴。我会去和利冯兹说,让你带上艾米一起。”雷杰尼拿过自己那杯红茶,茶水有些烫,他握着杯子漫不经心地摇了摇。


“没有。”提耶利亚回答得没有丝毫犹豫。“艾米会想尼尔的,我也会。”


雷杰尼握着茶杯的手顿了一下,他本以为提耶利亚会说一些类似于“理念不同”之类的理由,想好了许多种对策,但事实上听到的回答过于简短,过于生活化,完全是他所不了解的领域。雷杰尼不知道“想念”是什么样的感觉。倒是艾米,不到一岁的她或许听不懂大人之间的交谈,却更擅长感知周围气氛的变化,只见她转过头,用她那双绿宝石般的大眼睛疑惑不解地望着雷杰尼,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看得雷杰尼只好放下手中的杯子来哄她:“说笑的,说笑的。艾米不用在意,我刚才和提耶利亚说笑呢。”他也不得不承认,艾米的眼睛确实是这可爱的小脸蛋上的点睛之笔。


“喏,时间不早了,不去准备准备约会的事吗?”雷杰尼用下巴指了指摆在柜子上的猫咪电子表,“好好打扮一下哦,今天不回来也没关系。”


“你!”


提耶利亚突然明白了雷杰尼话里的意思,从脸红到了脖子,慌忙躲了出去。但准备还是要准备的,因为从电话里都能听得出尼尔的期待。提耶利亚回到卧室,想起来尼尔昨晚睡得很晚,神秘兮兮地抱着PC等到零点预约了什么,想必是在预定Chapter One的位置。提耶利亚一边回忆着,一边打开衣柜选择外出的衣服。他换下了慵懒的居家服,套上一件长款的白色套头毛衣走到镜子前转了一圈,觉得还算满意便带上卧室的门,坐在起居室的沙发上等尼尔回来。


可是明明说了早回家的人却没有如约。


五点了。提耶利亚从端坐变成了躺。半个小时过去了,他看了一眼表,蜷缩起了身子。然后,又是一个小时。其间雷杰尼出来了一趟,惊讶于他居然还没出发。他逞强说可能是堵车了,心里却没了底。直到过了七点,即使堵车尼尔平时也回到家了的时间。可是门始终都没有响过,也没有电话打过来。提耶利亚从沙发里坐起来,看了一眼通讯设备上的时间,然后抱膝缩成一团坐在沙发的一角。雷杰尼看不下去了,抱着艾米出来坐,好让起居室里不那么冷清。他张了张嘴,但不知道该说什么,绞尽脑汁思考后才冒出一句:


“要不咱们先吃饭吧,等那个尼尔·狄兰迪回来后我帮你收拾他如何?”


“不用了,他平安回来就好。”提耶利亚把头埋起来,不再说话了。


看着眼前这幅景象,雷杰尼觉得时间的流动都变慢了。这也是他所不能理解的事。不知又过了多久,门口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接着是敲门声。提耶利亚几乎是从沙发里弹起来的,连拖鞋都顾不上穿,光着脚跑到了门口。门打开了,外面站得是他等了很久的人,一束玫瑰举到他面前。


“抱歉,等了很久了吧。”男人还想再耍耍帅,但没等进屋就因为体力不支险些栽倒,额头抵在提耶利亚肩上才勉强维持住平衡。花束掉在了地上。


“尼尔?”


借着屋内的灯光,提耶利亚才看清尼尔苍白的脸。他伸手去扶尼尔,触摸到右臂的手上一片血迹。有殷红的血沿着结了痂的手背滴下来,刺痛的提耶利亚的眼睛。


“嘛……不小心受了点小伤。倒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开车回来太要命了。我去包扎一下咱们就出发吧。”尼尔试图站直身体,但长时间的失血导致他眼前发黑,扶着额头晃了两下好不容易进了屋,就差点直接躺在地上。是提耶利亚扶住了他。眼前一片黑的时候他能感觉得到是提耶利亚抱住了他的身体支撑着他。他觉得身体有些冷了,但提耶利亚的怀里很温暖。他觉得回家真好,想多赖一会儿,可是温柔地抱着他的人却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


“抱歉啊,让你担心了。我有努力早点回来的,但是右手使不上劲,不敢开得太快。”


“你手臂都这样了为什么还开车回来?”


“因为坐公交的话可能赶不上预约的时间……”


“晚餐什么的怎样都无所谓啊!”提耶利亚气得声音都发抖,“只要……只要你好好地回来了就好。”


“是,是。下次一定。”


“不要再有下次了……”


提耶利亚扶着尼尔在沙发上坐下,从柜子里找出医药箱帮尼尔包扎伤口。剪开袖子时看到胳膊上结痂的地方渗出的血迹,提耶利亚只觉得眼眶发热。他无法想象尼尔是怎么用伤成这样的胳膊驱车回家的。一定,在回来的途中,伤口裂开了许多次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有两滴温热的眼泪滴在尼尔手上。


“别哭啊,我的小傻瓜。我向保证还不行吗。”


“你这个人不懂得心疼自己吗?”


“我当时想到你和艾米还在等我,就想赶紧回来,赶紧回家,也就顾不上疼了。哎呦,疼疼疼疼!”


“你真是愚蠢。”提耶利亚赌气似的用力地系了下绷带,刚才嘴硬的人瞬间疼得龇牙咧嘴。


“对了,艾米呢?”


“应该在儿童房里,雷杰尼陪着她呢。”提耶利亚回头看了眼,刚才还在起居室里的雷杰尼已经不见了踪影。


“哦,雷杰尼来了啊。那咱们现在出发吧,现在是七点四十,预定的位置会一直留到到八点,咱们现在去还来得及。”


“那走着去?”


“好,都听你的。”尼尔看见提耶利亚蹲在沙发旁仰头望着自己,因为刚流过眼泪鼻尖还是红红的,便伸出左手宠溺地捏住晃了晃。


雷杰尼躲在通往起居室的过道悄悄地看着,一直看到两人出门,又跟到窗前去观察。窗外的小路上,提耶利亚小心翼翼地牵着尼尔缠了绷带的手,两个人正有说有笑地交谈着什么,而随后尼尔将提耶利亚从右手换到左手上,揽住了他的肩。雷杰尼觉得好像有一点能理解什么是“想念”什么是“依赖”了,就好像面前这副景,画面里少了谁都不行。但随后他很潇洒地一把拉上了窗帘,心里想着“管它呢”,回身去儿童房里逗艾米去了。


回来的时候,虽然时间已经不早了,但都柏林的主街上仍旧洋溢着热闹又甜蜜的气息。和许多恋人一样,尼尔和提耶利亚也悠闲地漫步在街上,听一听街头艺人的小曲,讲一讲甜蜜的话语。当然,后面半部分只是尼尔的妄想,因为提耶利亚过于认真的性格似乎不太好实现。


“手臂,还疼吗?”


“有提耶利亚在就不疼了哦。”尼尔用左手揉了揉提耶利亚的头发。也许是信以为真,也许只是因为夜晚冷了,提耶利亚犹豫了一下,随后挽住了尼尔的手臂,将头轻轻地靠在他肩上。


“你笑什么?”


“嗯?没有哦。提耶利亚在这里等我一下好吗?”


路过拐角的商店时尼尔像是想到了什么,和提耶利亚说了一声就又折回去,留提耶利亚不解地站在原地。过了一会儿,只见尼尔把手背在身后,站到提耶利亚面前。


“送给提耶利亚的巧克力。”面前朝夕相处的人像个大男孩一样有些害羞地把包装精美的星星状盒子递了过来,“最后一盒,还好被我买到了。”


“谢谢。情人节都会送巧克力吗?”提耶利亚接过来,一边拆包装一边继续向前走。


“大多数都会送的。小时候我爸爸每年也都会送妈妈巧克力,妈妈就会分给我和莱尔,还有艾米。”


“这样啊。”提耶利亚打开盒子,取出一块星星状的巧克力放进嘴里,慢慢咀嚼。巧克力是薄荷味的,融化在口中凉凉甜甜的。


“怎么样,好吃吗?”


“嗯,很好吃。尼尔要尝尝吗?”


“好啊。”


提耶利亚说着,从盒子里拿出巧克力,刚准备转身,却被悄然凑近的尼尔吻住了唇。他发现自己上了当,但一手举着盒子,一手举着巧克力根本动弹不了,只得任由尼尔加深这个吻。不知道是因为巧克力的甜味,还是因为尼尔太过温柔,夜已经有些冷了,他却觉得周身都格外温暖,令人流连。


“我爱你,提耶利亚。”尼尔抵着他的额头说。


“你,耍赖。”


“哈?我……唔……”


尼尔刚想再说些什么,但一块薄荷味的巧克力堵住了他的声音。提耶利亚踮起脚尖,搂住他的脖子,不发一语,直到他把巧克力咽下去才轻声开口:


“我也一样。”


FIN



瑞希碎碎念:

不知道你们有木有看出来……我其实写约会情节苦手(紧张兮兮)。

很早之前就有想写个让他们出去约个会,R姐来带娃的番外(其实R姐才是主角 x)说不定他们回家一看R姐又一边带娃一边贴黄瓜片呢(大概是学着人类护肤了吧,R真可爱。)这个情节原本就是放在最后的,后来为了气氛调到中间了。然后发现中间根本没有情节可以填充,洛叔受伤那里是后想到的,还是和正篇间给一个对比吧。最近追剧看到一个父亲过劳回家路上汽车摔倒了,躺在地上还想着要赶紧回家,看得哇哇大哭。就是从那里来的灵感,想给洛叔一个更普通人的变化(一个受了伤也急着回家的父亲形象……你够了)。

这一家子老出来晃好烦惹233大概还有一两个就全部写完了。

嘛,这篇也不是啥很有营养的故事,看看开心一下就好啦~

情人节快乐呀!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欢迎留言哦💖



评论(9)
热度(32)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