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希

一只大可爱~PICK ME&点赞,评论,留言~谢谢!

【洛提】First Snow

*大家好我又来发番外了Orz

#「愛しいひと」的番外

#两个人有小女儿的设定,避雷注意!!!!!!



初雪


夜晚,尼尔坐在床头悠闲地读着一本小说。没有什么比工作了一天,回家洗过热水澡抱过可爱的女儿后躺进温暖的被窝读上一本书更令人身心愉悦的了。书是提耶利亚上周推荐给他的,书上一些页数上做了标记,写上了心得体会,而已经阅读过这本书的人此刻已经抱着他的身体睡熟了,像猫一样,枕在他柔软的腹部上。


尼尔注视着提耶利亚的睡颜,灯光柔和了轮廓,在夜色下显得更加温柔。他看得出神了,才意识到书正翻到一半,自己就举着书维持了同样的动作很久。这种事可不能告诉提耶利亚,不然一定会被严厉地瞪上一眼。尼尔在心中失笑。他喜欢看提耶利亚睡着后一脸放松的表情,也喜欢这样亲密的距离,被全身心依赖的感觉。


他放下书,抬头看了眼墙上的钟表,已经是十一点了。屋子里的体感温度变得有些凉,被提耶利亚抱住的身体倒是热乎乎的。他轻轻托住提耶利亚的头放他躺好,自己下地去把制暖设备的温度稍稍调高了一点。经过起居室的落地窗时,他发现外面下起了雪。


雪花洋洋洒洒地从天空飘落,有风吹过来就倾斜个角度,或者再打个转,最后优雅的落在地面上,铺成一片银毯。尼尔站在落地窗前看了一会儿,搓了搓手拉上窗帘,转身去了儿童房。摇篮里的艾米正睡得香甜,纤长的睫毛和提耶利亚一模一样。趴在地板上充当守护神的乳白色金毛犬抬眼瞧了一下,发现是尼尔后又趴下去睡了。尼尔给艾米掖好了被角,静静地端详着她,这个小家伙来到世上后还没看过雪呢。整座房子除了他都已经沉入了梦乡,夜晚那般宁静、祥和,而他心中却涌起一种孩童般的喜悦。尼尔轻手轻脚地退出去,返回卧室。不知道明天地上的雪能不能积得厚一点呢。他心里想着,关掉了床头的壁灯。他钻进被窝里,抱住了提耶利亚温热的身体。


晨间的阳光照在脸颊上时,雪已经停了。


尼尔睁开眼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才发现可能是夜里冷了的缘故,提耶利亚整个人都钻进了他怀里,想猫咪一样把头抵在他胸前睡得安稳。他伸出手顺了顺提耶利亚浓紫的垂发,凑近耳边用温润的声音唤怀中的爱人。


“起床了哦,提耶利亚。今天……下雪啦!”


“嗯……”温热的气流弄得耳朵痒痒的,提耶利亚从粉色的珊瑚绒袖子中伸出一只手遮住耳朵,“你又没看怎么知道……”


“那我们来打个赌好不好?我赌下雪,赢了的话提耶利亚要多给我一个早安吻。”


“哼……那你输了的话,等下雪时铲遍院子里所有的雪也要堆一个大雪人。”


“这可有些困难喽,毕竟都柏林每年就降那么一点雪,把邻居家的也铲过来估计都不够。”尼尔翻身平躺笑着说,“不过嘛,我觉得自己一定会赢的,所以现在就来揭晓答案吧。”


提耶利亚一听,立刻从被窝里爬出来,曲腿坐在床上等着看尼尔拉开卧室的窗帘。帘子哗啦一声被拉开了,窗外是一片银装素裹的景象。


“原来真的下雪了。”


“是啊。”


“我记得去年就圣诞节那天下了一点雪花。”提耶利亚凑近了窗边搂住尼尔的脖子,将下巴抵在手臂上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安静地欣赏起窗外的雪景来。


“我说,提耶利亚?”


“嗯?”


“愿赌服输哦。”尼尔意味深长地指了指脸颊。


提耶利亚瞪了他一眼,最终还是蜻蜓点水似的在他双颊落下了柔软的吻。


“早安,我的提耶利亚。”尼尔轻吻提耶利亚的额头,然后把他揽近怀里。“不过话说回来,今年的降雪量算不少了,没想到昨晚那样的小雪能积这么厚的一层。”


“昨晚?”


“啊、哎呀……”


“原来你昨晚就看到下雪了,尼尔·狄兰迪!”


“抱歉,我……做你最爱吃的早餐,附加一个雪人赔礼。啊、艾米说不定醒了,我去看看她。”


尼尔见事情“败露”,跳下床一溜烟地消失在卧室门口,留下提耶利亚坐在床上气得哭笑不得。他躺倒在床上伸了个懒腰,雪后的阳光照在脸上暖融融的。难得的周末,带艾米出去看看雪,一起堆个雪人应该会很有意思。他将手臂搭在额头上,心想。


早餐后,提耶利亚给艾米换上了外出的小棉服。棉服是浅粉色的,帽子上有两只白色的兔耳朵,衣服的两侧也分别印有两只可爱的卡通小兔。艾米知道要出去玩了,乖乖地站好配合给自己穿衣服的提耶利亚。提耶利亚拿出帽子和围脖给艾米带好,帽子和围脖是一套的,是比棉服再浅一点的淡粉色,各有一个毛茸茸的毛球做点缀,艾米穿上这一身,活像一个粉色的小精灵。提耶利亚看了看,总觉得还少点什么。


“哦对了,艾米的手套。”提耶利亚回身从衣帽间里拿出了一双小手套,“是爸爸去年送给你的圣诞礼物,今年终于可以用上了。”


给艾米穿好了衣服,尼尔也收拾好准备好外出了,提耶利亚从衣架上去下自己的米色大衣穿上,牵起艾米的小手准备出门,但却被尼尔按住了肩。一条温暖的格子围巾搭上了他的脖子,尼尔从身后绕道前面,仔细地给他系好。


“提耶利亚自己也要注意保暖哦。”


提耶利亚低头看见本土的爱尔兰人“全副武装”的模样忍不住笑出来,帮尼尔把头上的线帽往下拉了拉——尼尔那样的卷发不太适合带线帽。在爱尔兰居住了将近两年的时间后,提耶利亚已经熟悉了这里多变的天气。


虽然这么说,打开家里门的一瞬间,外面的冷风钻进来提耶利亚还是冷得缩了缩脖子。艾米小姑娘倒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抬起小脚就敢往外走。松软的雪被踩出了“噗嗤、噗嗤”的声音,小姑娘摇摇摆摆地往前走了好几步才意识到周遭的景色好像不是熟悉的自家小院了。她左看看,右看看,这才发现在一片白色中迷失了方向;她蹲下身摘掉自己的小手套摸了一下地上白色的雪,凉凉的,冻得她一激灵。尼尔和提耶利亚站在门口,想看看艾米接下来会有什么反应,只见小姑娘站在雪地里愣了愣,突然扭过头,用绿宝石般的大眼睛委屈巴巴的望过来,看得尼尔心都化了。


“提……耶……”小娃娃一边奶声奶气地喊着提耶利亚,一边伸着小手往回跑。提耶利亚怕她摔倒了,往前走两步张开手臂去迎她。


“诶?我还以为艾米会来找爸爸呢。”尼尔夸张地做了一个失望的表情,但随后快速地掏出了相机,记录下了刚才可爱的一瞬间:提耶利亚抱起艾米,高高地举起来,小娃娃咿咿呀呀地叫着,举起两只小胖手又咯咯地笑出来,院子里落满了白雪的树为他们做背景,细雪被阳光照得发亮,衬托着眼前一大一小甜甜的笑脸。就像蜂蜜味的糖果一样,一下子,在心底融化了。尼尔坐在门前的台阶上,试图又抓拍了几张,然后便看见提耶利亚牵着艾米朝自己走过来了。


“来,艾米,咱们去看爸爸堆雪人怎么样?爸爸早晨打赌耍赖,说要堆一个大雪人哦。”


“是、是,爸爸来堆一个可爱的大雪人给艾米好不好?今年草坪上的雪就足够了。”


尼尔选了一个积雪比较多的地方开始着手堆起雪人圆滚滚的身子来。提耶利亚说是在一边看,但是没过多久就加入进来,忙着给雪人身上添雪,模样比谁都认真。艾米小选手呢,偶尔帮帮忙,偶尔捣捣乱,腻了就和自家的乳白色金毛在院子里追逐,又或是捏起一点洁白的雪花放进嘴里尝尝,然后冰得和洛克一样吐了吐舌头,玩得不亦乐乎。


很快,雪人的轮廓就拼出来了,尼尔找到了两块还算光滑的石子用来做雪人的眼睛,提耶利亚回屋切了一小段胡萝卜给雪人插上做鼻子,最后两人又找到了合适的树枝给雪人做胳膊和手,尼尔把自己的线帽摘下来给它带上,一个憨态可掬的雪人就大功告成了。艾米吃惊地望着面前比自己高的家伙,像是望着什么了不起的庞然大物,然后再雪人的肚子上落下了一个淘气的小手印。


“怎么样,爸爸厉害吧?”尼尔蹲下身问艾米。


“我觉得雪人先生要比爸爸更适合这顶帽子是不是,艾米?”


提耶利亚趁尼尔蹲着,俯下身帮尼尔理了理被帽子压乱的卷发。尼尔趁机抓住提耶利亚的手臂,大喊一声“起飞喽”背起他绕着院子跑了一圈,洛克见了像疯了似的追着尼尔身后跑,艾米看得笑个不停。树枝上的雪时不时落下来一些,落在了两人的头发上,点缀了一片白色。


尼尔稳稳地放下提耶利亚,看着他头上的雪花突然问:“你说咱们这样像不像你推荐给我的那本书里写的‘共白头’?”


“‘共白头’是说‘两个人头发都花白的时候也还在一起’的意思,我后面有做笔记,你没看到吗?”


“我好像还没看到那里。”尼尔回忆了一下,大概是在没有翻过去的那一页上。


提耶利亚顿了顿,提议照一张合影。于是,尼尔将相机架在雪人的前方,对好焦,设定了延迟拍摄后快步跑到提耶利亚和艾米身边站好,在闪光灯提示拍摄的前一秒趁提耶利亚不注意将其搂进怀里,凑在耳边快速地说了句什么。


他说,等头发花白时也请多关照。


FIN



瑞希碎碎念:

大家好,我是万年番外专业户瑞希。【我为什么2018年还没写完这系列的番外Orz

前些日子大范围降雪看到了一组很可爱的照片,突然就想到了这篇里的狄兰迪一家,想写很久了。觉得提子抱艾米那个场景一定特别可爱,虽然我笔力有限……和雪相关的以前也写过了,变相炒冷饭,实现一下《雪见》里提子堆雪人的愿望(巧合,纯属巧合)。试图多给可爱的艾米小姐姐一些描写,因为前几天和朋友聊天聊起来这里面艾米的形象不太好想象233嘛,大概就是和提子长得更像一点吧w

名字虽然是初雪,但是是对于艾米来讲的初雪啦,正篇里圣诞节下了雪来着,英文标题也不是为了摆上去洋气,就是和前面的保持队形Orz【这个系列有一个正经中文名吗???一直有在思考中文标题的事。

啊其实写番外也有番外的乐趣,很多东西和正篇里有联系,觉得很有意思,看着他们在故事里一点点靠近彼此很开心。回忆一下正篇里最开头再看看这个故事的开头就很感慨了。【其实我也觉得这个系列两人腻腻歪歪有些过分了(小声叨叨)

我今年的愿望是赶紧写完这个系列(远目)

以上,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2)
热度(22)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