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提】梦途

*这篇是限定首尾写CP的小挑战,抽到了蛮有趣的挑战一下。




梦途


文/璟瑞希


梦醒了,什么都没有了。


他不情愿起来,裹紧被子躺在床上翻了个身,蒙住头试图理顺刚刚经历过的梦境。


有一个……有一个什么呢?想不起来了。每次都这样。


他在第二阶段的战争中夺回了VEDA,帮助同伴们赢了战争;他为此感到骄傲,可没有人因此夸奖他。听米蕾娜说,他伤重得能活下来就已经是奇迹了,他们都担心坏了。


奇怪,他想得到谁的夸奖来着?


头部受创,有血块压迫了神经导致他几乎什么都看不见。皇小姐放了他长假,为他联系了疗养院让他好好休养一段时间,一是为了身体,二是为了……他们说的“记忆”。他有认真地报自己的名字,然后把每一个同伴的名字流利地报了一遍。刹那·F·清荣,阿雷路亚·帕普提兹姆,和莱尔·狄兰迪……


可是每个人听了都或深或浅地叹一口气,至于为什么,却没有人告诉他。大家都说他失去了记忆,失去了,据说找不回来会后悔一生的记忆。所以他半信半疑地被按进疗养院休养身体。


也许是暂时性失明的缘故,失去了安全感心里没底的他经常缩在被窝里。睡眠的时间多了,然后,他发现自己开始做梦。第一次只有几分钟,之后隔了两天,延长为几十分钟,没过几天就由几个小时变成了一整晚。醒来之后,什么也记不住。心里像被掏空了一样,他开始觉得难受了,泪水经常会无法控制地落下来。 


他焦躁、不安,像一只抓狂的小猫。他讨厌疗养院,觉得这里就像牢笼一样,还有精神上不太正常的人,比如第一天住进来时,那个莫名其妙地哭着抱住他的疯子。当时由于伤刚好身上使不出劲,气急败坏的他只好照着对方肩膀狠狠地咬了一口。后来那个人怎么样了,他就不知道了。他问过负责他的看护师,说是抱他的那个人是个疯子,关起来了。


整个疗养院里他唯一觉得印象比较好的,就是这个新来的看护师了。


“那个人再来,我就帮你打跑他。”


好听的声音,幽默的谈吐,和自己同样是新来的人。想着人生地不熟的环境里还有一个人和自己一样,总是会有意无意地增加几分好感。人类总是如此。


那个人会安静地坐在屋里陪他,也会和他聊聊天;会温柔地从腋下抱起他放在轮椅上推他出去散心,也会牵着他慢慢地走一走来保持运动量。除此之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看到他泪流满面的失态样子时,从没嘲笑过他。他知道自己有很多个早晨都木讷地坐在床上流眼泪,敏锐的听觉告诉他,那个人很多次都正好也在屋里。


“不是挺可爱的嘛。人啊,要善于面对自己的心理,不舒服了流一流眼泪也没什么,就当是减压了。”


问起来时,对方便这样轻轻松松地回答了。看护师是义工的一种,负责帮助有需要的老人或是病人日常起居,以及心理辅导。


“我不是病人,眼睛也很快能好起来,只是丢了些记忆而已,丢在梦里了。”


“那和我说说你的梦怎么样?”看护师摸了摸他的头。


“不记得了。梦醒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就像这样,”他抓住对方放在自己头上的手,紧紧地握住,然后突然放开,“做梦时再努力抓紧,醒的一瞬间都会被放开。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了。”


出乎意料的是,对方突然反手握紧了他的手。


那之后,每天早晨醒来他都会努力复述梦境给对方听,大多时候都是几个破碎的音节,偶尔也能成词。“River”他总听见自己这样说。


视力恢复是一个多月之后的事了。他老实躺在床上装睡,等陪在他床边的人出去端早餐进来时,利索地从床上跳下来,径直跑过去抱住对方。能让他放下戒备去拥抱的人很少,拥抱他的人也很少。但这个在他重见光明后也只见过一面的人,却莫名令他觉得熟悉,觉得是可以拥抱的人。


看护师没有责备他险些打翻自己端着的热粥,熟稔地接住他,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夸奖他,孔雀蓝的左眸闪着细碎的光,被长额发遮住的右眼想必也一样。


被夸奖了,之前的遗憾似乎填平了些。他猛地想起来,但记不起他曾想得到谁的夸奖。


“洛克昂……”


“嗯?”


“没什么……”


他很少喊看护师的名字,他也说不清为什么,总之是不太喜欢这个名字,给人不太真实的感觉。面前的人浑身上下都让人觉得真实亲近,唯独这个名字……说到底哪有人会取名叫“锁定”呢?莱尔·狄兰迪都不会这样。


当晚,为了庆祝眼睛痊愈,两个人溜出去吃了晚餐,还顺路跑去利菲河附近闲逛。洛克昂换下浅蓝色的看护师服,穿上了笔挺的西装。


“累吗?累了的话我可以背你哦。”男人指了指自己的肩膀示意。


“不……不用了。”


他红着脸婉拒了。之前他因为眼睛迟迟不好躺在床上发小脾气拒绝出屋时,洛克昂就是这样背着他,哄着他,带他出去呼吸新鲜空气。现在想想会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除此之外,他觉得牵着手会更加习惯。


洛克昂还像他看不见路时那样牵着他,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洛克昂的手很温暖,右手食指有硬硬的茧子。他没去在意,因为握着洛克昂的手时,他总觉得心里某处缺失的遗憾又被填补上了一些。哪怕一点也好,他都希望能少一点遗憾。他的心这样告诉他。是不是和被夸奖一样,自己以前也有想这样牵住手的人呢?他突然问自己。


“提耶利亚,那是你经常梦到的河吗?”洛克昂指着桥下波光粼粼的利菲河。


“不知道。”


“我啊……”男人顿了顿,叹了口气,“我以前和我喜欢的人一起走过这里。当时是因为任务出差吧,被分到一起了。那个家伙可笨了,出门在外都不会照顾自己。有一天晚上下雨,他睡在靠窗的那张床上,害怕打雷也不说,结果深夜雨下大了,自说自话地换到我床上,把我挤到地上,还怪我睡得太实。”


他听了,不以为意地笑起来。


“对对,那个家伙当时就是你这种表情。不过还是很可爱呐……是个让人忍不住想去关心的人。出差最后一天我说去散散步,那个家伙也跟着去了。可惜我什么都没说出口,也没有抓住机会牵手。不对,应该说是没有勇气。告别过去开始新的生活什么的……”


“之后呢?”


“很多年没见了。之前出了些事,身边的人都以为我死了,就失去联系了。”


“这不是好好活着呢嘛……”他想说些什么给对方打气,缓和一下逐渐沉闷的气氛,但本能说出口的话,说到最后却成了呜咽。


“傻瓜,别因为一点小事就哭啊,你看我这不是好好活着呢吗?”洛克昂松开他的手,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发,蹲在他面前用拇指帮他把眼泪擦掉。


那句不搭逻辑的话听起来毫不违和。


之后的梦里,河流都被限定成了利菲河。他梦见了一个高大的人,那个人走在他身边,走着走着就不见了,而他也有没来得及说的话。


他明白了,他是忘了一个人。遗忘在梦里了,而梦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所以那个人应该已经不在了。再正常不过了,比起普通人之间的生离,他经历了太多死别。


“你说我应该想起来吗?我的同伴说,想不起来的话我也许日后会后悔。但想起来了那个人说不定也已经不在了。”


“听凭你自己内心的决定就好。后悔一说也只是指你日后想起来这件事,可能会因为没有亲自做决定而感到后悔吧。是自己决定去遗忘的话,无论怎样都不会后悔了。”


“那我想要记起来,不管是谁,我想记起来,然后和那个人,和过去好好告个别。”


“无论你做怎样的决定,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 


但他瞒着说了支持他的洛克昂,独自溜出了疗养院。他去找了有印象的街区,去走了利菲河上的大桥,甚至去了墓地,但哪里都找不到那个人的痕迹。


他深夜拖着疲惫的脚步回来时,洛克昂已经不在了。房间没有开灯,漆黑一片,窗户是开着的,风卷着窗帘直往里面吹。看着眼前的情景,他突然意识到,也许自己醒着的时候,才是一个梦吧。他摸黑走进去,关好了窗户,带上门准备离开。他该离开这里了,他该回去了。


他找到了那个人。那个人,确实已经不在了。


“怎们能忘了呢……被子弹打穿身体的时候疼极了,但想到他就觉得还能咬牙坚持下去;头盔都磕碎了的时候以为自己不行了,但他出现在视线里,还是原来的模样。


“抱歉呢,又没能去你身边,还差点把你忘了。可能是这次任务完成了自己就能去找你了的愿望没实现,失望有些大吧。


“不过多亏了你,至少任务顺利完成了呢。我也很想见到你,听你夸奖我一下。你会的吧,摸摸我的头,说句‘真了不起’就好。


“我也很想再和你一起出任务,再一起去利菲河的桥上散步,可以的话……牵着手。真遗憾,你在时没能跟你多聊聊天,早知道的话多留一点回忆该多好……


“洛克昂·斯特拉托斯。”


夜深了,走廊里没人去倾听他低声的呢喃,他也没打算与人分享,只是想出声和过去告个别而已。一度的失明使他有了敏锐的听觉,前面有细微的呼吸声传来,他习惯性警惕起来。


黑暗中,有人抱住了他。啊……又是那个精神不太正常的人跑出来了吧。下巴抵在对方肩膀上时他想都没多想就狠狠地咬了一口。


“疼!提耶利亚,是我!洛克昂啊!”


“你凭什么用他的名字!你凭什么!”


他一瞬间变得怒不可遏,抱他的绝对是之前的人没错,因为姿势都是一模一样的。一定是因为疯子在黑暗里听见了他说的话,才借用洛克昂的名字来戏弄他。他像个气得跳脚的小孩子一样,扑过去和对方扭打在一起,打算连带上次的份一起,好好教训对方一顿。


“上……上次的……也是我……”


“你说什么?”


“我是……尼尔·狄兰迪。那个看护师……也是我……”


“罪该万死!”


“你先别生气,咱们进屋看一眼就知道了。嘘——小点声,隔壁都睡了。”


“疯子”把他从地上拉起来,牵着他摸索着回了房间。他摸到了那个人食指上的老茧,不再出声了。灯亮起来时,眼前真的是之前的看护师,他颤抖着手拨开对方的额发,右边的眼睛上有一道难看的伤疤。


“尼……尼尔·狄兰迪?”


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掐了自己一把,确定不是在梦里,然后又给莱尔打了电话,得到睡眼惺忪的一句“那是我老哥,没错。”


“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


“嘛……毕竟当了这么多年死亡人口,当时你头又受伤了……猛地晃出来会吓到你吧。只好一点一点地接近你喽。”


“那我之前有没有咬伤你?”他猛地想起来,凑过去拉出尼尔左肩处的衣料,“给我看一眼,给我看一眼你的肩膀……唔……”


百般推脱无效后,男人只好顺势吻住他来分散他的注意力。吻很深,夹藏着数年的思念,和太多的言语。被男人压在身下时,他红了眼圈。


“怎么了?”


“你……你你你不夸奖我一下吗?”舌头有些发木,他紧张得无法清晰表达自己。


“提耶利亚真了不起。”


“嗯。”


他闭紧眼睛,横了横心。但男人没再做什么,只是抱住他,轻轻地吻了他的眼睛。他等了一会儿,又等了一会儿,但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又等了等,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不是要做什么吗?”


尼尔笑了,凑近他耳边轻声说:


“我等你长大。”



Fin




瑞希碎碎念:

N久没写过一发完结的小短篇了,感觉自己都生锈了Orz

这篇是原作下的if(if两人生还)失忆梗来源于小伙伴~

开学前能挣扎出来真是太好了(躺)

感谢阅读!

【如果有没看懂的地方可以在下面留言哦!













评论(3)
热度(44)
©瑞希 | Powered by LOFTER